草莓视频的配置文件怎么删

      医院

      “姜越,姜越!”

      南玲唤着姜越的名字,终于从睡梦中醒来。

      “小祖宗,你可算醒了!”金姐跑过去,听到南玲昏迷的情况差点吓得她心脏跳出来,这可是老总的千金,出点岔子让他们这些人怎么活?恐怕连饭碗都没得了。

      南玲虚弱的靠在枕头上,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祁岚,他喜欢的人是祁岚。

      为什么?为什么要给她这样的打击?!

      她一直以为姜越会慢慢喜欢上她,可祁岚算什么?不过是姜家的养女!连半个名媛都算不上,她拿什么去配姜越?

      见女人一言不发,金姐慌张的捏了捏她的肩膀,“小祖宗你别吓我啊!你跟我说说,到底受了什么打击?”

      医生说了,南玲没什么大碍,只是受到打击还有不吃饭才导致昏迷。

      “滚。”

      南玲平淡地开口,手指也朝着门的方向指过去,“你出去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她接受不了姜越喜欢祁岚的事实,真的接受不了。

      可这在姜越的嘴里,只是说出一句话那样简单。

      他并不知道她的痛苦,已经痛到心脏深处。

      上天像是给她开了一个大玩笑,居然把她耍得团团转。

      金姐无奈,拍了拍她的肩膀后离开,“哎,不想说就算了。”她没资格过问,经纪人也只能做好分内的事情。

      打开微博,评论区的粉丝吵得沸沸扬扬。

      关于南玲昏迷之事,一直有小道消息说她是为情所伤,很多人不信,尤其是粉丝,所以才会在这个博主的评论区撕起来。

      南玲看得头痛,关掉后台点开通讯录。

      里面躺着一个很久没联系的号码,是姜越。

      她好不容易从姜夫人那要来的号码,只是不知道该怎样和他联系,在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并不像荧幕里自信的样子,反而有些自卑。

      因为喜欢姜越的女人实在是太多太多,比她优秀的也不在少数。

      可为什么偏偏是祁岚?

      南玲想不通,胸腔迅速翻滚着怒意,她再也忍受不了,直接滑到J开头的备注,“贱人。”她跟着念出来,毫不犹豫选择拨号。

      接到电话的时候,祁岚刚好在片场休息。

      三场吻戏已经全部按姜越的要求拍好,今天倒是没什么其他戏份了。

      “南玲?”

      祁岚看一眼备注,细眉迅速拧在一起。

      她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带着疑问,祁岚滑动接听,“有事吗?南小姐。”她早看到网上的消息,只是不知道南玲为什么会昏迷,地点还在姜氏集团的楼下,这难免会让人怀疑。

      “祁岚,你来医院一趟好不好?”

      南玲第一次用祈求的语气同她讲话,尽管她再讨厌这样的自己,可她还是要一步一步逼走祁岚,然后慢慢得到姜越的心。

      对她来说,演戏并不困难,只要主角到场。

      “我和南小姐并不算熟,医院我就不去了。”

      祁岚婉拒,总觉得南玲不安好心。

      事实如此,南玲的心思她大概能猜晓到。

      “收工了,收工了,辛苦祁小姐和我们阿良。”

      导演喊了一句,接着拍了拍阿良的肩膀,“晚上去新天地喝一杯?”

      他是男主角,演技方面毋庸置疑,导演也愿意同这样的人合作,更愿意私下做朋友。

      南玲咬唇,用力的程度几乎要破皮,她眸中深沉,心机恶毒涌入心头,尽管如此,她还是用着最甜美的声线发音,“不仅有你,还有夏茹茹也在!”

      为了让祁岚放下警惕,她不得不这样说。

      夏茹茹?就是上次和她一起试镜抑郁症女主的小明星?

      祁岚越发怀疑南玲的话,简直是漏洞百出,大家都是明星,每天有拍不完的行程,哪里有时间去看她?

      不过她倒是很好奇,南玲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祁岚,我要为上一次拿走《朝暮》剧本的事情向你道歉,记者我已经找好了,因为我觉得我这样做真的不对。”

      南玲换了一个说法,随即任性地在社交平台发表这件事。

      她当然不会蠢到要说自己抢了《朝暮》,她要用最可怜的身份来阐述这件事,把所有不好的因素强加在祁岚身上。

      这件事虽然过了很久,但上次南玲刚因为《朝暮》得奖,现在以受害者的身份来说这件事,一定能唤起网友的记忆力,不过她今天让祁岚过来不单单是因为这个。

      还有她深埋在心底很久的诡计。

      南玲已经昭告圈内人,还找好了记者去医院拍摄道歉视频,祁岚作为真正失去剧本的受害者自然要过去一趟。

      可真有她的!

      祁岚心想,捏着手里的包包淡定自如。

      她去了,前方不知是何深渊。

      她不去,网友一定会骂她不大度,毕竟事情过了这么久。

      罢了罢了,她倒要看看南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来到312病房,祁岚握住门把手将门打开,她本想带林初一起过来,可那个丫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一收工便不见人影。

      “祁岚,你来了?”南玲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不是说请来了记者吗?怎么没有?”祁岚环顾四周,她靠在门上,并没有要走过去的意思,在只有两人的情况下,她觉得保持一点安全距离比较好。

      南玲勾唇,不屑地笑了。

      “记者马上就来,不过我想和你说一点私人的事情。”

      “嗯?”

      祁岚微挑眉,看不透面前的女人。

      “别装了!我知道姜越喜欢你,你们早就在一起了是吗?”从第一次给姜越送饭,他的区别对待她到现在都还记得。

      “你都知道了?知道也好。”祁岚面无表情,吐出的话像夹杂着寒风,一点一点吹到南玲的心里。

      她这么轻易地承认?可在媒体面前还是守口如瓶,不过是想借姜越的势力爬上娱乐圈的顶端!

      南玲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

      一只小小的麻雀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能让她祁岚做姜家养女,已经是对她最大的宽容!

      “你放心,姜越哥哥说了让我保密,我是不会泄露你们的关系。”南玲微微扬起下巴,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揣测祁岚。

      “好,我也相信南小姐会守口如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