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不要了太深了

      人畜无害这个词儿,不一定是褒义词,比如对于玄乐兮这种不要体统和脸面的人来讲,这个词儿只是一个摆设……

      她是这六界之中唯一的上神。

      掌管着这天下苍生的女上神。

      神魔仙人妖鬼六界皆对她敬而远之。

      传说,九重天上住着一个不老不死的怪物。

      太上老君又带了一大批神仙,

      第七万九千六百二十四次来找她了。

      “小仙恳请上神移驾凌霄殿。”

      “上神,六界需要您主持大局。”太白金星跟着附和。

      “上神,六界的安危需要您。”西王母操碎了心。

      她这些话听了数万年,

      耳朵都起茧子了。

      她捻了一缕香,

      轻吹一口气,

      幻化出一个小仙婢前去回话。

      小仙婢的模样清秀俊俏,看不出有何异样,“众位仙家,我家上神说,她年事已高,恐无暇顾及,这六界之事,还望众仙家多多费心。”

      太上老君还不死心“上神,天帝已失踪百年有余了。”

      托塔天王李靖,托着塔,微微揖手,“上神,六界之事,群龙无首啊,还望上神替六界苍生着想……”

      她挥挥衣袖,那小仙婢化作一缕烟消失了,她声音悠悠从九重天传来,饱经沧桑的嗓音回荡在整个九重天,她轻咳了两声,“老身近来身体抱恙,速去西天请回止戈仙尊,六界之事交由止戈仙尊暂代。”

      太上老君颤巍巍地回答“上神,此次便是仙尊让我们前来请您出山。”

      她咬了咬牙,好啊,这止戈不帮忙就算了,还想让自己去管这烂摊子。

      她清了清嗓,“众仙家莫急,我这便去凡界,将天帝寻回来。”

      她还未等众神仙反应,轻轻挥了挥衣袖,就入了凡尘。

      她嗑是这六界之内,唯一的上神,太上老君根本拦不住。

      别说是拦住了,太上老君和在场的众位神仙,除了感受到她衣袖带起的一阵风,连她的影子都没看到。

      她前脚刚入凡尘。

      太上老君一转身,就看到了身后突然出现的某一位。

      太上老君对着身后的止戈微微福身“仙尊,我等无能,劝不住上神。”

      止戈回应,言语中都是宠溺“无妨。”

      她一向爱闹,随着她去也好。

      她身着一袭白衣,烟色轻纱,凌风而飘,缓缓落在男子面前,夺了男子手中的酒壶,喝了一口,辣得泪眼汪汪。

      她一脸嫌弃的将酒壶还给他,丹唇轻启,似嗔似怒,“还不如西王母的琼浆玉液。”

      帝战看着她,谁能想到,这六界之中,神秘莫测的,唯一一个几万万岁的女上神,也不过只是豆蔻年华的少女模样,哪有这六界传得沸沸扬扬的凶神恶煞。

      帝战摇了摇手里的酒壶,将烈酒换成了桃花酿,拂了拂手,借微风轻送到到她手里“上神亲自下凡,这是要将小人捉拿归案吗?”

      “小道士,你身为六界之主,堂堂天帝,怎么能如此任性呢?”她抿了一小口壶里的酒,酒香温润,入喉清冽,丝丝微甜,她觉得甚是不错,就忍不住多喝了两口,“快随我回九重天,咱们凡事好商量嘛!”

      这桃花酿虽不如烈酒的酒劲儿烈,可是也算是后劲十足,她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小道士,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你也不能说不干就不干呢。”她承认,帝战是被她忽悠到天上,稀里糊涂当了天帝的。

      帝战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她晃了晃脑袋,怎么感觉有点儿晕乎乎地,帝战这厮,不会是给自己喝假酒了吧?!

      “小道士,你这么做,可不太厚道……”

      帝战伸手夺了她手里的小酒罐儿,开口道,“这次又打算用什么招数,把我忽悠上天?”

      她谄媚地笑笑,“怎么能叫忽悠呢?你看多少人想得道修仙,都没能成功。”她眼神四处张望,煞有介事,“我可是给了你一份好出路,堂堂天帝,六界之主啊!”

      帝战饮了一口酒,“上神大人,我只是一介凡人,恐难当大任,您另请高明吧。”

      “别啊,小道士。”她的脸颊微微透着少女的独有的粉色。

      帝战刚要走的时候,就被某位不要脸的上神抱住了大腿。

      帝战无奈地蹲下身,一脸嫌弃,“玄乐兮,你好歹也是堂堂的六界唯一的女上神,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你抱着一个成年男子的大腿,成何体统?”

      “体统?”玄乐兮抱着帝战的大腿不撒手,“我要那玩意儿干嘛?我都几万万岁了,盘古哥哥开天辟地那会儿,我就在这无趣的天地之间了!那时候,还没有这玩意儿呢!”

      “松手!”帝战也是服了,玄乐兮这厮,算是把死缠烂打这一招练到了炉火纯青,这样一看,这丫头片子,这几万万年估计也没干什么正事儿。

      “不松!”玄乐兮抱得更紧了,“小道士,你不能撂挑子不干呀!你要是不干了,我的快乐就没有了,太上老君他们几个会把我绑去凌霄殿,我不想处理这六界乱七八糟的一堆事情啊!我真的不会啊!”

      “你不是还有止戈吗?”帝战就知道,玄乐兮这丫头片子,就是想偷懒。

      “止戈,他不听话……”玄乐兮回复帝战,随后又小声嘟囔了一句“再说了,止戈要是愿意当天帝,当年我也就不会下凡,随便逮个凡人上天做天帝了。”

      帝战就知道,“玄乐兮,我在你眼里就是随便的一个凡人,对吗?”

      玄乐兮本来是没有名字的,她就是这六界唯一的上神,对她而言,只有上神这个称号,毕竟也没有几个人敢直呼她的名讳。

      当然,除了帝战这个不怕死的。

      乐兮这个名字,还是当年下凡为了忽悠小道士,临时让小道士帮忙取的名字。

      可怜帝战当时单纯,还真以为玄乐兮是被人骗了的无知少女。

      那个时候,谁能想到这个长得人畜无害的少女,居然是那个六界之中,让人闻风丧胆,独自九重天活了几万万年的老怪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