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曰黄片

      小男孩哇哇惨叫的坠入了黑暗的深渊中,黎婆婆将洞口关闭,木然的看着黄昏的落阳。

      “这是什么地方?”小男孩呲牙咧嘴揉了揉快要摔成两半的屁股,眼神茫然的观察着漆黑的四周,双手随意摸索,当摸到一样冰凉的东西时,毛骨悚然的感觉刹那间传遍全身。

      牙齿摩擦,牙关紧咬,右手在那样东西上进行全方位的抚摸,脑子里轰然一声响,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一瞬间崩塌,他猜的没错,他摸到的是一颗白森森的头骨。

      头顶上方落下了某种液体,黏黏糊糊,又湿又咸,直接灌入小男孩微张的嘴巴,喉咙猛然堵塞,差点没将他呛死。

      小男孩双手齐用,一手疯狂的抹去脸上的污秽,一手用力的抠着嗓子,直到将那股黏糊糊的液体全都吐出来。

      黑暗中亮起了一点微弱的星光,第二点、第三点、第四点紧接着亮起,无数点星光连成一条线,释放的大量光芒照亮了深渊。

      小男孩瞳孔凝缩,险些就大叫出声,他刚看清,这亮起的点点星光,竟是数不尽的吸血光虫,它们的眼睛像是璀璨的黄宝石一般闪耀。

      吸血光虫,形似蜜蜂,喜好吸血,长相美丽,却生性凶残,犹如蛇蝎心肠的美貌女郎,体长微小,只有一到两厘米,族群生殖繁衍能力超越某种大型异兽,正因如此,这种本领低微的畜生也是一般强者不敢轻视的存在。

      它们的嘴角长着一根尖锐的倒刺,里面蕴含着猛烈的毒素,只要刺破猎物的皮肤,倒刺中的毒素就会跟随着流动的血液输入到猎物的身体里,最多几天时间便能够致其死命。

      它们的歹毒和可怕绝对超乎人的想象。

      小男孩谨慎的看着这群以暴虐成名的异兽,眉头几乎快要拧出一个疙瘩,黎婆婆对他讲过,吸血光虫虽然数量繁多,可一般并不会出现在人类的眼前,它们只存在于流离秘境,不,等等,难道这鬼地方就是传说中的流离秘境?

      小男孩表面冷静,实际上脑子快要炸开花了,流离秘境是出了名的死地,这里面不光孕养着吸血光虫的族群,还有十几种凶戾的异兽在这里栖息,可谓步步杀机,不要说他只是一个弱小的炼体期武者,就是强大的淬灵境强者在这里活着出去的希望也小的可怜。

      弄了半天,黎婆婆这是来给这群畜生送干粮来了。

      最前方的一只吸血光虫体型比普通的吸血光虫更大,足有一米的高度,嘴巴上长有的倒刺更大,更为尖锐,应该是族群的领导者。

      它嘴巴里突然发出呜呜的声音,鼻孔里喷出两道乌黑的雾气,就像是下达了攻击指令般,吸血光虫族群发动了最强悍的攻击。

      “去他的,不管了,拼了。”小男孩心里一发狠,脚尖勾起一根惨白的骨棒,咬牙向吸血光虫首领死力的砸去。

      一朵血花在吸血光虫头领硕大的脑袋上爆裂开来,数十道小伤痕化得小男孩手臂鲜血淋漓。

      小男孩俊俏白净的脸蛋登即扭曲,稚气的声音转化为悲惨的嘶喊。

      洞口的黎婆婆听见了小男孩歇斯底里的惨叫,干巴巴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当然,这笑容恐怖又丑陋。

      阵阵的阴风吹得两旁树上的叶子哗啦啦的抖动,一道黑影鬼魅般的从黎婆婆眼帘里飘过。

      黑影立在枝头,同样冷漠的说道:“流离秘境是死地,你就不怕他死在里面。”

      黎婆婆咧开嘴巴,呵呵的阴笑两声,说道:“他要是死在里面,那就不配当我的徒弟。”

      “那就祝你的徒弟好运吧。”黑影戏谑的说道,随后像是一道黑色的流星般划过峡谷的天际,消失在了荒原之中。

      随着黑影的离开,那呼啸的阴风也停止了,可怕的死寂再一次笼罩了阴森森的峡谷。

      小男孩拼命的挥动着骨棒,上千只吸血光虫围绕着他,堵截他所有逃走的道路,他每挥动一下骨棒,就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吸血光虫的攻击刁钻又残忍,受伤的地方皮肉第一时间就会发生腐烂,紧接着冒气浑浊的黑烟,撕裂般的痛意胜过刀剜斧劈。

      吸血光虫首领摆动着一对明亮的光翼,盘旋飞舞,在与小男孩身形交错间,光翼振击,两道炫彩的厉芒像是刀锋般划过其后背,噌蹭,接连两声闷响,刚刚愈合的皮肉便被无情的撕裂,发黑的血液像是绝了堤的江河般向两边源源不断的奔涌。

      小男孩张口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疼的差点就昏迷过去,冷汗爬满整张脸庞,骨棒从手中滑落在地,双臂青筋暴起,条条血管狰狞如蛇。

      吸血光虫首领口吐人言,只是音调怪异,音色难听。“小子,看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我今天可以破例一回,你走吧,以后再也不要来了。”

      “老东西,你未免也太小看小爷了吧,若是被你们这些这小小的虫子吓破了胆,小爷日后拿什么来争那战兽榜的排名?”

      小男孩冷笑两声,不肯服输。

      吸血光虫瞳孔冷芒愈盛,瓮声瓮气的说道:“好个不识好歹的小子,老子好心饶你一命,你却不识抬举,也罢,既然你想死,今天就把这条小命留在这吧。”

      嘴巴上抬,那根倒刺上旋绕凛冽的杀戮之气,一层层的声波震碎坚硬的山壁,破碎的石块雨点般从石壁上滚落,朝着小男孩的脑袋铺天盖地的砸下去。

      如若男孩防不住这一招,就会被活生生的埋死在这流离秘境之中,同样化为一缕幽魂,永远都会飘荡在这冰冷的世界里,找不到回家的路。

      小男孩先是惊愕,随即转化为满脸决绝,左手食中两只果决的割开了右手掌心,鲜血像是不要钱一般的向上空洒落。

      小男孩修炼的一门武法名为《血尸引元功》,总共具有三重魔功,修炼此武法的前提条件是武者必须到达炼体五重天,且修炼难度前所未有,他自恃天赋异禀,可花费了数年时间琢磨探索,如今也只是刚刚摸到了第一重的门槛,其困难可想而知。

      第一层血之防御,防御技能,伴随着使用者的实力上升而愈加强大,假如使用者是炼体期强者,那施展而出的第一重至少能够抵挡淬灵三重天强者的全力一击。

      小男孩使用残余的元力运起了第一重的雏形。

      他以血液为梢,元力造腰,生命作为输送能量的源头,在自己的头顶上方布置了一棵浴血展翅的参天大树,浓密的树荫成功的挡住了力道十足的乱石轰砸。

      尽管他成功的躲过了一劫,可这第一重的使用燃烧了他大量的鲜血与元力,就连他的生命之力也在逐渐消耗,现在看上区就像是即将烧尽的蜡烛,随时都会有熄灭的可能。

      “哈,你这小子是我见过最不要命的人类,我就让你死的痛快一些吧。

      我的孩儿们,上吧,饱餐一顿。”

      吸血光虫首领放声狂笑,满口杀伐,兽力徜徉,激荡空间,整个流离秘境都在微微的颤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