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议政院长王绾的府宅

      李斯看着已经年满六十的王绾(这个岁数在秦朝的时代已经算是高寿了,年龄是杜撰的,为的是剧情需要)说道,王院长,你认为司徒找我说这件事是为了什么?

      王绾听完后佝偻的腰背缓慢的挺直,原本随着腰低下的头颅也随着腰的挺直抬了起来,随着头微微的转动,眼神看向李斯,直白的说道,无非就是想要找帮手而已。

      李斯虽然想到了这个答案,但还是配合这位为帝国工作了四十多年的老人而疑惑的说道,凭借他现在在皇帝面前的重要,他怎么不依靠这个更加的往前走一步,反而是要找人来分担他的,说到这里李斯没有说下去,而是伸出右手在身前虚握,好像握住了什么东西一样。

      王绾那看着李斯的手势,抬起右手把李斯虚握在身前的右手按下去,接着说道,按照你对我说的情况来看,这件事一个人可不是一年半年就可以完成的,所以他知道嘴角的能力是有限的,而皇帝知道这一方面有问题,那么就像长城一样,就必须提上日程。说道这里王绾看着李斯,缓慢的伸出自己的右手,目光从李斯的身上移到伸出的右手上,接着说道,到时由皇帝下令命人来解决就没有他什么事了,相反,说着就把右手翻过来说道,由他提醒而知道消息的我们就要欠他一个人情了。

      李斯看着王绾那翻转过来的右手,说道,我们可以当作不知道啊。

      王绾看着自己的右手说道,这句话呢自己都不相信吧。

      李斯听完就知道这位老狐狸看透了自己的心思,于是说道,真是啥事都瞒不过你老的眼睛。

      议政院长的府宅里两位老狐狸的斗智斗的你来我往、又来又回。最后两人都算是各得其“意”的道别。

      ————

      司徒看着紫鸢收下金印之后那上扬的嘴角,脸上露出的笑容驱散了今早凌晨关于“光的巨人”所带来的一点点伤感。

      之后司徒对紫鸢说道,等我写完奏折陪我去工部一趟。

      紫鸢听完疑惑的问到,工部?

      司徒说道,是的,有一件物品需要工部的人帮我做出来。

      紫鸢听完没有问是什么,只是收起刚刚的喜悦回答道,好。

      司徒花了一个上午把有关于统一精神文化的奏折写在竹简里,司徒看着竹简,光是目录就写了两筒竹简,再看先桌上那一堆竹简,就知道要把那样东西面向世人了。“纸”和它的制作方法。

      简单的和紫鸢吃完午饭,紫鸢驾驶者马车前往工部的地址。位于城北的一座由墨家机关术和公输家机关术组成的石木机构的一座城中城。光是正门就占地约半亩地,司徒也没有时间去问具体占地与多少亩,就直接让门卫小斯进入禀告到,就说司徒来了。

      小斯走到门墙的一边,拿出一只机关鸟放飞而去,不一会儿就见一大帮人簇拥的一个老头子往司徒而来。

      司徒看着机关鸟的飞远,内心里感叹着这个世界的神秘。(封建的朝代却拥有着比后世更加出奇的机关术和武学,既玄幻却又带着真实历史上所发生的情况)。随着机关鸟的飞远,不一会儿,工部的部长原先墨家的首领之一李老头来到门墙前,当看到机关鸟写的司徒是司徒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怠慢了司徒院长,连忙行礼到,工部部长李伫见过司徒院长。

      门卫听到和看到自己的头头都行礼见拜,连忙行礼到,见过司徒院长。

      司徒看着眼前的工部部长,一幅木匠的打扮,又见诸多门卫行礼见拜,连忙叫众人免礼,之后拉起木匠打扮的李伫,说道,难道工部不欢迎我进去坐坐。

      李伫听后连忙说道,请,司徒院长这边走,说完就子啊前方带路往这座号称城中城的工部衙门。

      司徒一路行来,看到诸多正在做工的工人木匠,有拉锯的、刨木的、劈砍的,总之,整座“城”都在忙着自己的事。

      李伫带领着司徒和紫鸢来到一处房间前,李伫打开房门之后就只有四五张座椅板凳在正厅之中,其余所有有空隙的都是塞满了刨花,见客的位置就只有正中间的几张桌椅板凳。

      司徒走进房间,坐在了主家坐的中心位置,而紫鸢则是再次在门口无聊了起来。

      李伫问到,不知司徒院长前来工部是为做何事。

      司徒看着李伫说道,不要急,你先看看这样对你有没有帮助。(其实就是一些现代的机械书)

      李伫结果司徒手中的竹简,翻看了一筒竹简之后就导致李伫再也没能去关注其他。

      司徒看着李伫说道,你认为竹简上所书的内容可以做的到吗?

      李伫没有回答,而是抱着竹简往房间的工具台走去。

      司徒看到李伫没有回答,目光跟随着李伫往工具台而去,司徒就只是期待一个回答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