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人田小说5

      还没做从床上爬起来的王志涛,就感觉自己脖子上面架着了什么东西一般,而且自己的嘴巴也被人捂住了。

      “不要叫,不然你的小命就没有了。”一个低沉的女声出现在王志涛的耳边,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王志涛点了点头。不过也准备随时跑路了,毕竟自己的小命重要。

      这时候,门外陆陆续续的有些人影逛过,王志涛能够感觉到自己身后的女子十分紧张。

      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客官,客官。”

      感觉到对方捂着自己嘴巴的手松开了。王志涛也明白了对方的意识,毕竟刀还架在自己脖子上面,只要自己说错一句话,估计自己的小命就保不住了。等了一会儿后,王志涛才不耐烦的说到“大晚上的,叫什么叫,催命啊。”

      “客官,不好意思,因为城里出了问题,官差需要对您的房间进行检查,麻烦您开一下门。”小二十分客气的说到,但是王志涛知道如果自己不开门,对方只会更加怀疑自己,到时候只怕会直接冲进来。

      “行,我知道了,等我穿好衣服。”王志涛不耐烦的回了一句。然后小心翼翼的低声说到“大侠,如果不给他们进来搜查一番,到时候他们只怕会更加怀疑的。”

      “那你说怎么办?”女子说到。

      “我也没有办法,这房间里面也没有地方躲藏。”王志涛自然知道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客房,连家具也就那么一张床,一张桌和两把椅子,根本没有其他的东西。而且小二哥掌柜的都知道自己是一个人进来的,要是自己房间里面多了一个人,不怀疑白市驿真的有问题。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偏偏是自己遇上了。

      “你可要想好了,你的小命现在还在我手上。”女子低声说到,不过王志涛却觉得自己身后的这个女子似乎越来越虚弱了。

      “行,你等一下。”王志涛想到了自己穿越的大门,虽然不确定能不能够带着活人过去,但是现在只能够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随着王志涛把大门打开,女子依旧咬着牙问到“你到底在干什么?”

      “你把刀放下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听到了王志涛的话之后,女子放下了手中的刀,王志涛动了动脖子,终于感觉到了自己小命算是保住了。然后看着自己身后的女子,拉着对方直接朝着门中走去。就在过去之后,王志涛发现对方居然直接昏迷不醒了。不过这也正好,王志涛直接回到了客栈,穿好了衣服之后,打开了房门。

      “这大晚上的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志涛走到了门口不耐烦的说到。

      “让开,我们要进去搜一搜。”一个官差直接挤开了王志涛,朝着房间里面走去,摸了摸床上的温度,看了看床底,然后还摸了摸窗户,然后就走了出来。看着王志涛问到,“你是哪里人士?”

      “荆州武陵人。”

      “最近有洞庭水匪出没,自己最好小心一点。”官差看了王志涛一眼之后,就离开了,因为他看的出来,王志涛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虽然不知道王志涛的身份,但是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家,能不得罪尽量别得罪为好。

      “不好意思,客官。”小二也只能够陪着笑然后道歉。

      “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志涛看着小二询问道。

      “听说是县太爷被洞庭水匪给杀了,外面已经封城了,不过最多后天就会没事了。”小二笑着说到。

      “县太爷被杀了?”王志涛吃惊的说到。

      “客官可能不知道,我们这里的县太爷从来没有活过一年的,基本上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最近上任的这个可是是不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才会跑过来上任。不然也不会才上任不到五天就死在了衙门里面。”店小二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毕竟这里自古以来就是民风彪悍,汉蛮杂居,更多的也是因为洞庭大泽中的水匪,还有山中的土匪。虽然以前朝廷也派兵镇压过,但是根本没有什么作用,因为等到大军过来,不管是山匪还是水匪你根本不可能找的到,而且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路,大军根本进不来。

      开着离开的店小二,王志涛关好了房门,然后来到了现代世界中,看着昏迷不醒的这个女子。把对方手中的刀拿走了之后,王志涛推了推身边昏迷不醒的女子,但是这个女子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摸了摸这个女子的鼻子,感觉到还好呼吸之后,看着这个女子的外貌,王志涛也只能够说是长得一般,而且再因为受伤了之后,脸上没有一点点血色。

      等了三个时辰之后,这个女子依旧没有醒过来,王志涛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女子,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之后,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子昏迷的太安稳了,完全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抱起这个女子,再次回到了第二世界中,这时候外面已经天亮,王志涛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门口,听了听外面,没有其他的声音之后,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这时候对方居然已经爬起来了。

      “多谢了。”那个女子艰难爬起来说到。

      “不用客气。”王志涛摆了摆手,只是希望对方早点离开,他不想惹麻烦。

      “你放心,等会儿我就会离开。”似乎察觉到了王志涛的不安,那个女子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刀不见了,然后看着王志涛问到“我的刀呢?”

      “这个因为昨天时间紧急,我也不知道你的刀去了哪里。”王志涛虽然不确定对方是否记得被自己带到过现代世界中,但是现在只能够一口咬死自己不知道了。

      “行。”那个女子也没有多问什么,毕竟一把刀而已,并不重要。

      到了快到中午的时候,外面一声声叫卖洞庭甲鱼的叫卖声,引起了王志涛房间女子的注意,推开了一点点窗户看了看,然后对着王志涛说到“多谢了,我要走了,如果有缘,以后必定重谢。”

      然后看着女子打开窗户招呼了一声之后,就从房门直接走了下去,果然客栈之外的人很快的就把这个女子接应走了。

      “这里的匪徒胆子都这么大的吗?”王志涛看着直接大摇大摆走出去的女子,心中纳闷到。

      “王公子,这是凭信,等会儿小二会送您去船上。”掌柜的看着王志涛出来之后,给了一块木牌放到了王志涛手上,王志涛自然也把剩下的船费给了掌柜的。

      上了船之后,王志涛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虽然不确定,但是王志涛还是有种不好的预感,这艘船上面的人看起来很有问题,但是自己都已经上船了,也只能够希望是自己看错了。

      很快随着夜色将近,王志涛也不敢睡觉,更不敢回到现代世界,因为这船只是动着的,万一自己从这里回去,天知道下次过来时回到原地,还是出现在船上。

      等了一夜,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王志涛实在是撑不住了,然后睡了过去。等到王志涛再次醒来的时候,风平浪静。在船上安安静静的待了三天,王志涛终于到了荆州州府襄阳。

      看着诺大的港口,王志涛下了船之后,独自朝着城中走去。

      车水马龙,王志涛进入到城市之中后,看着大街之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走进了一家酒楼之中,虽然在船上每日都有吃食送过来,但是在王志涛看来真的太难吃了。

      “听说了吗,洞庭十八水寨追杀的那个年轻剑客已经被围困在了一个岛屿之上。”酒楼的大厅之中一个中年男子大声的说到。

      “你这都是什么时候的消息了,根据我得到的消息那个年轻剑客是杀了流云水寨寨主的独子,昨天就被十八水寨的高手杀了。”另外一桌的男子接过了话题说到。

      “客官,请问几位?”

      “就我一个人,给我找个安静一点的地方。”王志涛虽然知道坐在楼下得到的消息可能更多一些,但是没有必要听太多的小道消息。

      “楼上有雅间,不过价格自然贵一些。”店小二盯着王志涛的打扮,毕竟在船上待了三天,也没有梳洗打扮,看上去有点穷酸。

      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块一斤重的银子,王志涛看着店小二问道“这些够不够?”

      “够了,够了,客官楼上请。”店小二没有伸手接过银子,毕竟只有掌柜的才有资格接触财物,他们是没有资格的。

      美美的吃了一顿饭之后,王志涛结了帐,发现大城市就是大城市,物价真的贵,一顿饭吃了他五两银子。离开的时候,找掌柜的打听了一下,附近哪里有房子出售。

      很快王志涛就找到了这个时代的中介机构,牙行。

      “这位公子需要一些什么?”看到了王志涛走了进来之后,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问道。

      “我想要购置一处房产,最好是临街的,一楼可以作为店铺的那种。”王志涛直接说出来了自己的来意。

      “有但是有,不过价格有点贵,最便宜的一处也需要两千五百两银子。你确定玩吗?”牙行的人看了看王志涛,虽然没有狗眼看人低的表情,但是也不相信王志涛这种打扮能够一口气拿出这么银子。

      “能不能带我过去看看?”王志涛看着这个牙人问道。

      “这个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您需要出示一下,您确实有购买的能力。”牙行的牙人微笑着说到,语气十分平淡。

      王志涛拿出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珠,放到了牙人面前,问道“这个东西值不值钱?”

      虽然有些不确定,但是如果玻璃制品真的值钱的话,那么王志涛就决定还弄一些玻璃制品过来。

      看到了王志涛手中的玻璃珠之后,牙人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又恢复的原状。拿了一个盘子出来,放到了一个桌面上,让王志涛把玻璃珠放到了瓷盘里面,然后小心翼翼的观察了起来。

      “还未请教公子贵姓?”

      “免贵姓王,名志涛。”

      “王公子,不知道此物从何而来?”

      “家中祖传,如果不是因为家中破财,我也不会拿出来。”王志涛叹了一口气,自然知道对方已经看上了这枚玻璃珠,不然也不会这么打听,剩下的就是谈价钱了。

      “原来如此,不知道王公子想把这枚珠子作价几何?”牙子看着王志涛的表情,低声询问到。

      “当初家中长辈购买这颗珠子的时候,花费了纹银五千两,今日我也只想要纹银五千两就行了。”王志涛摇了摇头,低声的说到。

      “贵了,虽然这颗珠子看上去不错,但是已经有了一些磕碰,产生了一些瑕疵,现在最多价值五百两。”牙子仔细看了一遍这颗珠子之后,摇了摇头。

      “四千八百两,这是我的底线,我也只需要给我找一个价值相等的店铺就行了,我不需要现银。”王志涛这一刻如同影帝附身一般,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确实不值这么多。”只看见牙子摇了摇头之后,把珠子小心翼翼的放到了瓷盘中,然后对着王志涛做了一个请的收拾。

      王志涛直接把珠子拿了起来,准备直接走人了,毕竟这种生意从来不是一次就能够谈好的。

      离开了牙行没有多远,王志涛就听见了后面牙子追过来的呼喊声。停下身来的王志涛问道“还有何事?”

      “王公子,刚刚我们掌柜的听说了这件事情,想要再看看这颗珠子,劳烦您再移步到我们牙行中一趟。”

      “行。”王志涛点了点头。

      再次从牙行中出来的时候,牙子陪着王志涛到了衙门办理了房产过户的手续,一家价值三千五百两的店铺就到了王志涛名下,并且还有一百两纹银。

      牙子陪着王志涛到了店铺中,并且把钥匙交给了王志涛,“王公子,需不需要请人打扫一下?”

      “什么价格?”王志涛当然不相信天上会有馅饼掉下来,这群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人。

      “只需要二两银子,保证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行。”王志涛也乐的安静。

      果然没过多久,牙子就带着几个中年女子过来了,看着几个中年女子快速的打扫起来。

      “王公子,需不需要几个奴仆?”牙子继续介绍着自己的业务。

      “直接说价格吧。”王志涛也懒得问太多了,毕竟钱能够搞定的事情,都没有必要弄的太麻烦。

      “那要看公子需要什么人?聘请的和卖身的价格自然不同,男人和女人的价格也不同。”牙子耐心的介绍了一遍所有的奴仆价格之后,王志涛也没有太多的想法,毕竟如果是卖身的价格基本上都是在三十两往上了。

      然后陪着牙人到了牙行的一处地方,王志涛看着不同的人,皱了皱眉头,这个世界叫做大楚,虽然没有了奴隶制度,但是卖身的人是没有自由的,就算是奴隶被主人打死,主人也不犯法。

      “王公子,这母女两个比较适合您现在的情况的。”牙子拿着名册,找出了两个名字,然后让人把人带了过来。王志涛看到了人之后,点了点头。不过就是价格有点贵,花费了王志涛九十五两银子。

      估计也是计算着王志涛的银子来的,看着王志涛给了银子之后,牙人把两份卖身契给了王志涛,并且带着王志涛到了衙门办理了登记。

      带着母女两个回到了自己的房子之后,王志涛看着这对母女说到“我这里规矩不多,我也已经知道了你们的情况,以后跟着我自然不会苦了你们的。”

      “多谢,公子。”母女两个直接跪了下来。这对母女,母亲叫做李翠花,女儿叫做杨燕子,杨燕子的父亲在赌场输的倾家荡产,把妻子女儿也输了,还是因为欠赌坊的钱自己也被赌坊直接卖了。

      “起来吧。”王志涛看着两个女人直接跪在了自己面前也有着不好意思,连忙扶起来了两人。

      “公子,这家中似乎空荡荡的,是不是需要购置一些东西?”李翠花看了看这个房子里面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时候王志涛才想起来,好像整个房子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说桌椅,就算是二楼的住处,连一张床都没有,今天晚上睡在哪里都是一个问题。

      “李姐,确实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我出去一趟,等会儿就回来。”王志涛直接走出了大门,朝着牙行的位置走去,找到了一开始接待自己的那个牙人之后,让对方给自己把家具弄好。

      “王公子,这些东西需要钱啊,而且特别是床之内的东西,都很贵的。”牙人面露难色的说到。

      “直接开价。”王志涛不耐烦的说到。

      “三百两,东西我都可以立马给你送过去,如果您愿意多等一阵子,只需要两百三十两左右。”牙子咬了咬牙说到。

      “算了,我自己想办法。”王志涛直接离开了牙行,不过牙人也只是看了看王志涛,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要一下子筹够家具,在这个时代还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