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米天堂加草莓

      “知道你的针为什么会被限制在我身体外吗?”夏至把龙须针拿在手上把玩。

      “你连我穿没穿护甲都不清楚,还敢拿暗器往我身上凑,感觉你太过天真了。”

      “护甲?”

      众人听闻,眉头不由一皱,只有钟无常一副就这样的表情。

      他解释道:“夏至是辅助魂师,自身素质差,只能靠锻炼提升,但身体素质和抗伤能力是两回事,所以他一般情况都在衣服里穿了一件护甲,只要出门就会穿着,从不离身。”

      马红俊一脸不解:“但他的护甲太变态了吧?小三用的金针可是破开过赵老师部分魂力护体的武器,他一件护甲就能挡住?”

      当初在与赵无极的对战中,对方尽管没用全力,但魂圣的部分魂力都能破开,确实非同寻常。

      玉小刚沉声道:“小三的暗器固然强势,但不至于是无解的武器,能破开赵无极部分魂力护体,挡不住物理防御也正常。”

      龙须针的强势在于无视魂力护体,当初又恰逢赵无极小瞧几人,让唐三趁机偷袭成功,否则魂圣的魂力护体说破就破,那么大陆的地位就要往暗器方面靠了。

      夏至一没用魂力护体,二是用纯物理隔绝,显然把龙须针的优缺点把握住了。

      “好像变得麻烦起来了。”众人把目光看到场地上,目光凝重,谁胜谁负很难抉择。

      场地上,

      唐三的身影在四周徘徊,他不会与夏至近身,后又听闻夏至穿有一件护体甲,感觉非常棘手。

      夏至抬头道:“你不主动上前,那么我来了。”

      虚步在他脚下生出,从太极招式中衍生出的追逐技能,让他的速度在这一刻增加数倍。

      “还跑,跑得掉吗?”

      夏至凝神,眼中技能放慢他的移动轨迹,太极图刹那便覆盖在地面,阴阳合并。

      随后四卦在四个方位生出,逐渐浮现四神兽的幻影,这些幻影无法实体,外人看不到。

      却有奇效,在短时间封印住敌人的路数,并且提供部分帮助。

      在四卦之上,有两头龙象镇压。

      但凡有强势的武魂,或者超出夏至的魂力,龙象便能虚幻镇压,削减敌人的实力。

      夏至虚步速度再次提升,气势是史无前例的迈上,几乎以压倒式般的力量靠近唐三。

      “正是时候,暗器,袖镖!”

      唐三身上浮现第三魂环,从寄生在自己身上的种子生长,喷出第三魂技蛛网束缚。

      在这期间,他的袖镖扔掷,运用特殊手法攻击夏至的腿部。

      夏至食指和中指金属化,提前一步从地面借力,突破蛛网束缚的袭击,尔后右手提起阻拦:“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他本体武魂模板的能力,让皮肤金属化攻击,在此过程,他无需使用本体武魂的魂技就能挡住某些攻击。

      就比如这次的袖镖,在夏至双指之下,叮当作响,被两根手指给抵挡,没了后文。

      夏至道:“没用的,你速度对我而言太慢了,你的魂技除非突破蓝银草的的限制,否则会被我死死拿捏。”

      跟去唐三身前,他手臂金属化,一拳轰出,两人高速移动中,唐三被捶翻在地。

      足足在地面滑出数十米。

      “小三!”

      “小三你没事吧?啊,你受伤了,不要紧吧!”小舞紧张兮兮的去到唐三身边。

      唐三在地面摩擦,衣服破损,皮肤渗透丝丝鲜血。

      “只不过一场比试,你用不着这么认真吧?”

      夏至冷着脸道:“我对我的对手都很敬重,所以才拿出我的全部实力,我也从不给我的对手任何机会,哪怕他跟我熟悉。”

      “现在认真比斗只是受伤,若是与其他魂师也这样,那么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玉小刚沉声道:“有些事情需要较真,之前我也说过,在这场比试中尽量尽全力,我要你们的优缺点资料,夏至尽了全力,自然没什么过错。”

      “下一场,宁荣荣、朱竹清。”

      严苛的程度过于真实,即便自己的弟子也容不得半点沙子。

      但话是这么说,有些隐晦的东西却需要细细琢磨。

      小舞扶着唐三在一旁休息,在奥斯卡那里拿了一根香肠,唐三坐在地面恢复。

      “太奇怪了,无论速度、力量、反应,夏至的表现都不像一个辅助魂师,给我的感觉更像一位武道宗师。”

      然而太极在他们原来的世界并不存在,纵然他思索千百遍,依旧对夏至没影响。

      “夏至还真是武道宗师,难道你们看不出来?”

      众人目光落在钟无常身上,非常不解。

      他解释道:“别看我,就算看我我也只是知道夏至是武道宗师,至于武道宗师是什么,他没给我明说。”

      不明不白,众人没放在心上。

      唐三却迈着头,似乎在沉思某些东西。

      “好好休息,等会给你报仇,我不信他真的无解。”

      唐三抬头,摇头道:“你别逞强,从戴沐白和我的对战中,你应该能看出来,他对战一般不留情面,尤其别跟他玩近身作战。”

      战魂师不近战,辅助魂师不辅助,你特么是个人才啊!

      “不近身就没办法击败他,除非能打破太极的不败神话,但现在的我们太勉强。”

      钟无常道:“练了几年太极,我对夏至的实力都感到模糊,除非能在瞬间击破他,不然就像泰坦巨猿拥有的无敌力量。”

      现在的他们又怎么可能与泰坦巨猿比较啊!

      另一边,

      自朱竹清和宁荣荣上场,已经有一段时间。

      但很显然,

      这对组合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强大。

      夏至照面功夫就把宁荣荣击飞,不给她丝毫辅助的机会,转身又与朱竹清进行速度测练。

      不到两个回合,朱竹清就被夏至击飞在一棵树的树干上。

      夏至就是无情哈拉少:“辅助魂师就要有辅助魂师的觉悟,没人保护你就想办法让自己变强,要是像你爹那样,依你的个性会有人保护你吗?”

      “还有你,速度太慢了,我一个辅助魂师靠自学魂技就能追上你,你想想自己有多拖垮。”

      夏至的实力太过强势,无论哪个方面,在一定程度都形成碾压气势,很难让人不觉得害怕。

      该奥斯卡和马红俊了。

      马红俊打点关系,笑呵呵道:“夏哥,等会下手轻点,我怕疼,你是知道的。”

      “怕疼?我明白。”夏至脸色更冷了。

      两人意识不妙,开场就用奥斯卡的飞行蘑菇在天上,利用马红俊的草鸡火焰给夏至送礼。

      夏至道:“说实话,你们两个真是蠢得无可救药,真以为飞在天上就能躲过一劫?”

      旋即,他拿出放在长空和逐影,给两人上了一课。

      “我的脚,我的脚,被射穿了。”

      马红俊两人大喊大叫,在逐影对两人发动射击时,他们在那一刻小命已经不保了。

      “逐影会幻化,插在你脚上的知识虚影罢了。”

      马红俊一看,胖乎乎的脸像是得到解放了一样。

      “没事,吓我一大跳!”起身,正好看到玉小刚和弗兰德冷若寒霜的脸,都是冷不丁的一激灵。

      这两人的配合比朱竹清和宁荣荣都要差,差出极点就是奇葩,不到一分钟解决。

      众人看了微微摇头。

      这不,作为老师的弗兰德看到亲传弟子蠢成这样,他杀了马红俊的心都有了。

      含辛茹苦六七年,结果养了个大白痴,任谁心里都不好受。

      “下一场,钟无常、小舞。”

      这一场比较让人好奇,钟无常和小舞的搭配只能算做是只剩下两人,勉强组合。

      但钟无常也会太极,在一定程度上有部分心得,不知道在组合对战上会不会给他们惊喜。

      “被一个辅助魂师横扫,这届学员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弗兰德在之前马红俊出丑时,他的脸色就没开始时红润。

      玉小刚反问道:“一个辅助魂师就能横扫学院,难道不能说明史莱克真的招收了一个怪物学员吗?”

      弗兰德苦笑:“这…确实如此,但说出去谁信?”

      “不需要让人信,展示给他们看就可以了。”

      场地内的较量开始了。

      率先是钟无常和夏至的太极推搡,谁的基础好,感悟深,力量强,谁就有胜算。

      钟无常以前常常与夏至对练,基本掌握的他的习性,要说一般情况不会短时间分胜负。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夏至仅仅在三个回合后,便以一击白鹤亮翅把钟无常击飞数米。

      主要是小舞在一旁作梗,让夏至不打算放水。

      “诱惑一个没有杂念的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夏至被小舞的第二魂技诱惑击中。

      但宗师气质下,他的杂念都被无限制抛除,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疑惑技能等于无!

      “瞬移吗?我们所知道的瞬移只在一个面内,一点到另一点,然而只要在这个面内抓住行动轨迹,你的瞬移就能被破解。”

      夏至说着,眼瞧着小舞再次瞬移,双手在身后一靠:“排除正面攻击,瞬移也可能在身后。”

      嗯?

      疑惑,

      夏至双手并没有打中小舞。

      小舞笑道:“你说的确实有道理,我无法辩驳,但瞬移不仅仅能偷袭,在你头顶也可以。”

      长尾辫架住夏至的脖颈,小舞的弓腰技能就要施展。

      “能在头顶说明确实有想法,可你想过被魂技被破解的后果吗?”夏至屹立在地。

      右手死死拽住小舞的头发。

      “你的头发绑住我的脖子,可你的力量太弱,无法第一时间把我击飞,而你的缺点又是头发。”

      只要他狠狠一拽,小舞的技能就能被破解。

      “你们的招数我在脑子回忆过很多次,如何面对,怎么应付,我都了如指掌。”

      夏至侃侃而谈,一手甩开头顶的小舞。

      “啪啪!”

      玉小刚拍手走到夏至身边,让众人聚在一起。

      在他身边的弗兰德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作为史莱克学院的院长,能出个怪物中的怪物,他还是比较高兴,然而这个怪物却是个辅助魂师,就让人有些复杂。

      “大家的表现已经看到了,有好有坏。”

      “这场对战是我要你们的优缺点资料才布置的,但是,看过你们对战的实际情况,我让对你们有新的了解。”

      “戴沐白,你作为学院老牌学员,魂力三十七级,在面对夏至的时候竟然有丝毫的怯意,让我很意外,你真的是个战魂尊吗?”

      马红俊在奥斯卡身后嬉笑。

      玉小刚一眼盯住他:“马红俊,你有什么脸在这里笑话别人,队伍里面就你愚不可及,一个战魂师,还是变异武魂,在攻击伤害和持续作战上,竟然不到整场比斗的百分之十,全被夏至一个人压制。

      飞在天上喷火,你们想的出来,明明知道对方有能力攻击你们,还要飞在天上当活靶子,但凡动点脑子就不会第一时间飞天。”

      “……”

      玉小刚的特训不留情面,点评的话几乎处处扎心。

      众人的优缺点明显,发扬优点,克服缺点,短时间根除很难,但至少有根除的机会。

      尤其是马红俊,被玉小刚批评的最狠。

      哭?

      你有什么脸哭?

      确实,九人当中,就马红俊最该被骂。

      明明有个好武魂,先天境况比别人优越,然而不好好利用,竟整些有的没的,不骂他骂谁?

      整场点评下,少有人经得住玉小刚的指指点点。

      但生在学院,有一个严厉的老师,还是很重要。

      “好好休息,晚上我们去索托城的大斗魂场,这次是实战,实战资料更重要,关系到你们以后的训练,出了差错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玉小刚指着唐三道:“解散,小三跟我来。”

      马红俊双手抱头道:“又要去大斗魂场,感觉这次大师会让我们参加生死斗,啧啧,会死人的那种。”

      奥斯卡笑道:“别埋怨了,你什么情况大家都知道,被骂的最惨的依旧是你,好好珍惜这段休息时间吧!”

      “感觉会让我们参加七人斗魂,培养我们的基础默契度,以后训练的时候更快一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