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女人逼能放些啥图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癸水之精,分布四方;吾今下笔,汇聚中央,急急如律令,水龙卷,出!”

      清水观外,叶焱盘坐在一块大青石上,双手掐诀,丹田之内,灵气迅速朝双手之间的印诀涌去。

      “呃,老大,你这是老鼠撒尿吗?”

      小西骑坐在一根老松枝头上,看着从虚空中喷出的一道手指粗细的水流,笑的浑身乱颤,直翻跟头。

      叶焱抬头看着阴云密布的虚空,一阵无语,看这架势,还以为能引出一道至少水缸粗细的水龙卷呢。

      “小西,金元素和火元素,我都能运转如意,为何木元素、水元素和土元素还是无法成型?”

      看着还在枝头上捧腹大笑的小西,叶焱扯了扯嘴,皱眉道。

      “老大,你的体质偏向金、火,自然容易引动这两种元素,再者金、火本无形无体,相对于土、水、木这三种有形元素,原本就比较容易凝聚,这个没必要纠结!”

      小西见叶焱心情有些低落,便跳到他肩头上,耐心解释道。

      “人的体质莫非也有五行之分?”

      叶焱闻言,心中有些疑惑。

      刚接触修行法门不过四个月,叶焱还算是个小白,对于一些修行常识,了解的并不多。

      “天地分五行,万物自然也分五行!”

      小西虽然刚诞生不过几个月,但逐渐觉醒了传承记忆,其脑海中的信息储存越来越多,此时如同一个老学究一般,给叶焱解惑。

      “你们人类作为万灵之长,体内五行具备,由于受限于命格、生辰八字、生活环境等影响,每个人的五行都会偏向某一元素,或者五行残缺!”

      “比如老大你,五行偏向金、火两种元素,所以对这两种元素的感知能力很强!”

      小西说完,一个凌空翻,落到了地面上,小爪子在地上一划拉,一道道金光闪烁,地面轰隆隆裂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一个厚约一米、长数十米的巨大金墙缓缓升出了地面。

      “这……这是纯金的?”

      叶焱双手抚摸着那金光逼人的光滑墙面,抬头看着十数米高的墙体,不由地咽了咽口水。

      “那是当然!”

      小西神色傲然,双翅用力向上一扇,这座巨大的长方体金山缓缓飞到了空中,盘旋在虚空中,散发亿万道璀璨的金光。

      “这玩意,可以切割一部分给你老大吗?”

      叶焱擦了擦口水,可怜巴巴的看着小西,即使切个冰山一角,也能跻身巨富之列啊。

      “我、我他妈也想啊……”

      小西话音刚落,身子一颤,上方那个巨大的金山化为无数道金色气流钻到了地下。

      “呼……看到了吗老大?这是我的天赋神通之一,金原世界!”

      小西用翅膀擦了擦脑袋,一副抹汗的模样,卧在叶焱肩膀上,神情得意。

      “这些都是金元素凝聚的吗?”

      叶焱心中震撼,这么庞大的纯金山,怕有亿万斤,竟然是小西以金元素凝聚而成,要知道,小西诞生至今也不过四个多月啊,如到了成熟期,那还得了?

      “我虽然诞生在灵脉中,但却属于纯金属性,天生亲近金元素,加上我族天赋神通,引动金元素,自然得心应手。”

      小西虽然说的轻松,但气息紊乱,显然刚才的那座金山,消耗了它不少力量。

      “老大,我去灵脉里睡会去……”

      小西打了个哈欠,落在地上,化为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相对于五行元素来说,风、雷两种特殊元素才是真正的恐怖,按照《云梦山密录》记载,传说中的“风语咒”和“雷咒”都有撕裂虚空的能力!”

      “传说,自封神一战后,这两种咒语便消失在人间,真是太可惜了!”

      叶焱说着,从怀中摸出一张符箓,嘴里念了一段奇怪的咒语,那张符箓竟然燃烧了起来,随后,一道狂风从叶焱身后平地而起,吹的松林哗哗作响,“没有“风语咒”和“雷咒”,只能借助道家符箓才能驱动一二,传说龙虎山天师府的“天雷正法”非常厉害,甚至能引动上清紫府仙雷,不知是何风采?”

      叶焱言语之间,单手负背,神情淡然,黑发飞扬,道袍飘飘,颇有出尘之意。

      “叮叮……”

      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响起。

      “喂,哪位?”

      叶焱掏出那部边缘都磨掉漆的老年机,看了一串陌生的号码,按下了接听键。

      “叶大师,是我啊,出大事了,您能过来一趟吗?我安排车去接您!”

      电话那头,响起一个中年女声,声音急切而慌乱。

      “我是叶焱,您哪位?”

      叶焱眼神闪过一丝疑惑,这声音有些熟悉,似乎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叶大师,我是宁丽啊,您现在在哪里,我安排车去接您!”

      “大婶?”

      叶焱想起了对面是谁,心中暗道不好,看来自己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是我,叶大师,我现在安排车接您,方便吗?”

      宁丽的语气似乎强忍着愤怒和恐惧。

      “大婶,我现在就过去,您现在应该在双子星大厦吧?”

      叶焱闻言之后,便转身回了观内,收拾两件衣服后,拿着那根灰不溜秋的拐杖,飞快朝山下跑去。

      “我的天,血煞冲天!”

      叶焱刚从出租车上下来,便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双子星大厦,笼罩在一片阴煞之气中,煞气之中血光闪烁,直冲天际!

      “公安局巡查司办案,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叶焱还没走到大门口,两个穿着墨绿色制服,背着99式突击步枪的巡查司队员,便挥手拦住了他,冷声说道。

      “呃,这个案子,只怕你们办不了!”

      叶焱拄着拐杖,看着不远处双子星大厦广场,一个蒙着白布、四周流满鲜血的尸体,微微摇了摇头。

      “哼,在大夏,没有我们巡查司办不了的案件。”

      “少啰嗦,速速离开,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两个巡查司队员,上下打量叶焱一眼,冷笑道。

      “极阴生辰,一尸两命,怨念深重,这是要形成厉鬼的征兆啊!”

      叶焱并未搭理两个巡查司队员,双眼微眯,看着双子星大厦上空,逐渐凝聚的阴云,皱眉道。

      “厉鬼?哼,穿一件破道袍就以为自己是道士?骗人骗到巡查司头上来了!”

      李祺看着叶焱的穿着,心里有了猜测,不屑道。

      “不对,有古怪!”

      王致顺着叶焱的目光看去,神色微变,扯了扯李祺,指向了双子星大厦的上方。

      只见双子星大厦上方百米虚空,以双子星大厦为原点,一个漆黑的云团正在形成,并缓缓转动,朝双子星压了下来。

      一时间,狂风四起,诡异的是,这些狂风的风向,竟然也是以双子星大厦为中心,卷入满天灰尘、废纸、塑料袋等垃圾,朝双子星大厦盘旋而去。

      无数市民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纷纷驻足,观看这诡异又狂暴的一幕。

      “阴风无向,随怨而起!”

      叶焱心中一沉,看来宁丽出手毫不留情,虽然挽救了自己的婚姻,却造成了一尸两命的恶果。

      “难道是我错了?”

      如果宁丽的命数,没有叶焱的干预,不过是离婚的结局。

      而叶焱的出手,虽然挽救了宁丽的婚姻,却让宁丽对那女人下了狠手,导致了这最终的恶果。

      “不对,先是她有害人之心,才有今天的结局!”

      “哎,说起来还是我疏忽了!”

      叶焱看了眼那白布蒙着的尸体,脑海中闪过很多念头,心中沉重,朝大厦中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