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下面太紧了夹死我了

      “买定离手啊!”

      “一二三,六点小!”

      一声声开宝唱盅,引得一阵阵喜笑怒骂,显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文景明看了一眼桌上的情形,心中不免嗤之以鼻。

      就这点钱也值得动容?

      随手摸出一锭银子,在手上掂了掂,抛到赌桌上,人群看到这架势,自动让开了一个位置,他这这才悠闲的走到桌边。

      跟在一旁的何平,识趣的搬了一把椅子过来。

      掷骰子的庄家看了一眼坐下来的文景明,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出声问道。

      “公子可压好了?”

      文景明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银锭,正好落在中间豹子押注点,便想伸手改一下,可是又一想到自己的身份,连忙止住了冲动,脸上平静的道。

      “就这样吧!”

      周围人群顿时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过来,纷纷远离了一步。

      真是人傻钱多。

      文景明依旧目不斜视,脸色如常,倒是身后的何平一脸肉疼的模样。

      因为这钱是他的啊!

      庄家看了一眼场中,伸手一晃,手中的筛盅开始上下翻飞,一阵阵撞击声敲打在周围人的心口上。

      啪!

      筛盅被按定在桌上。

      “买定离手!”

      人群瞬间变得激动,等桌边人员都下好注,依旧只有文景明的银锭孤零零的立在中间,颇有些孤独感。

      文景明此时没心思在意这些,克制着心底的冲动,身体稍微前倾,伸长着脖子看着准备打开的筛盅。

      看气氛被调动的足够高了,庄家看了一眼周围,直接开盅唱道。

      “六六六,豹子通杀!”

      人群轰然炸开,不敢置信的声音惹得附近的赌客都凑了过来,一时间议论纷纷。

      文景明早就已经目瞪口呆,这也能中?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痛感让他确认这不是做梦。

      不过哪怕他现在内心狂喜不止,脸上依旧泰然自若,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

      边上的何平早就已经按耐不住,欣喜若狂的跑过去往身上装钱。

      看着何平的表现,文景明又是一副你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这时候周围人群看文景明的眼光,已经是一片崇拜了。

      文景明享受着目光带来的快感,这是他从未体有过的验过,起身又往另一处赌桌走去。

      周围的人群连忙跟上,看来是要蹭一蹭运气。

      这次文景明依旧只是随意一扔,周围人连忙跟上,看着一边倒的押注,坐庄者依旧只是照常晃动筛盅。

      在紧张刺激的等待过后,这一局又押中了。

      又惹来一阵不敢置信的轰动,周围人群看过来的眼神已经变得崇敬,文景明照样神色如常,只是心底从未有过的舒爽,让他走路都感觉轻了许多。

      等走到下一处赌桌,追随者又多了许多,文景明还是随手一扔。

      这次也不出意外,押中了。

      周围人变得如看神明一般的眼神,让文景明有种飘飘欲仙之感,赌坊内此时有近一半人跟在他身后面,前呼后拥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文景明如飞一般走到下一处赌桌前,不过这次还没等他下注。

      一只白嫩的手突然压在了他的肩上,顿时让他有种从天上被按到了地上的感觉。

      文景明刚想发作,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好巧啊文少爷,我找你了好久呢!”

      文景明顿觉身体不稳,直接就想跑。

      不过转念一想,现在的我凭什么跑。

      显然刚刚的经历给了他许多不一样的错觉。

      “陆云,你什么意思!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说完往身边看了一眼。

      不过周围早就空出了一个圈,只有何平还在自己身边。

      看来赌坊里建立起来的友谊只是暂时的。

      文景明见没了指望,只得硬着头皮道。

      “我们两个人还会怕你不成。”

      陆云呵呵笑了一声,冲着何平道。

      “何胖子,你要帮忙是不。”

      何平连忙摇头。

      “不不不,我是身上钱太沉了,跑不动。”

      刚说完,气的文景明一脚给他踹了出去。

      陆云可不想等了,直接就要动手。

      不过那于老黑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看着陆云说道。

      “在我的赌坊里禁止动手闹事,有恩怨出去解决,否则别怪我不认人。”

      陆云止住动作,看了于老黑一眼,随即一脸随意的笑道。

      “那我去门外等。”

      文景明看陆云的架势,今天定然是不会放过自己,随即灵机一动,开口喊道。

      “陆云,既然现在是在赌坊里,那不如就用赌坊里的规矩解决。”

      “哦?如何解决?”

      陆云好奇的问道。

      “自然是赌输赢,我赢了,我们就两清,你也不许再找我麻烦。你赢了,我把今天赢的钱都给你,再让你打一顿。”

      “比什么?”

      陆云来了兴趣。

      “最简单的,一颗筛子猜大小,三局两胜。”

      文景明说完,心中暗喜,你就等着输吧!。

      “好。”

      想都没想,陆云直接答应。

      这让周围的人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盯着他。

      于老黑见状插嘴说道。

      “那就我来做这个公证人。”

      。。。。。。

      等一切准备就绪,吕小财才凑过来问道。

      “你不是让我堵着门吗?怎么自己还跟文景明赌上了。”

      “不武斗了,改文斗,顺便赚点零花钱。”

      “那周围人看你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我哪里知道,觉得我帅呗。”

      陆云坐在赌桌一侧,看着对面信心满满的文景明。

      这时边上的于老黑开口了。

      “开始了!”

      说完,手中的筛盅只是轻微的一晃,就停在了桌上。

      “二位请押注。”

      文景明直接开口说道。

      “大。”

      “我也大。”

      “小。”

      “我也小。”

      “陆云,你什么意思!”

      文景明气急败坏的道。

      “没什么意思。”

      陆云一脸无辜的表情。

      “又没说不能跟!”

      于老黑看了失笑一声,说道。

      “这样好了,一局两次,一人一次,打平不算。”

      “这把文公子先猜。”

      “大。”

      文景明胸有成竹。

      于老黑也不废话,直接来开盅。

      “五点,大。”

      文景明包括围观的人群,都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于老黑又快速晃动了一下筛盅,看着陆云说道。

      “陆公子该你了。”

      “小。”

      “四点,大。”

      陆云看了带着笑意的于老黑一眼,也没当回事,倒是文景明高兴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这下轮到文公子猜了。”

      “继续大。”

      “六点,大。”

      “嗯?”

      陆云看着筛盅心中微微一动,刚刚于老黑开盅之时,他感觉到筛盅微微颤了一下。

      此时于老黑继续晃动了一下筛盅说道。

      “陆公子猜。”

      文景明这会又变得一脸无所谓,不过眼睛却是紧盯着筛盅。

      陆云直接说道。

      “小。”

      于老黑伸手就要开盅。

      就在这一瞬间,陆云又察觉到了筛盅微微一颤,连忙开口道。

      “我改大。”

      这让于老黑停住了手,确定的问道。

      “确定了没有。”

      “好了。”

      于老黑按着筛盅的手就要打开。

      又是一点微颤。

      “等等!”

      “陆云你什么意思,是不是玩不起。”

      文景明指责了一声,周围人群也是一脸鄙夷之色。

      “又没说不能换。”

      陆云丝毫不在意,继续说道。

      “我想换个人过来开盅。”

      “没问题。”

      于老黑一脸爽快之色,拉过身边一个伙计,说道。

      “你来开!”

      “陆公子决定好了没。”

      “小。”

      那伙计速度极快,伸手抓住筛盅,直接打开。

      “四点,大!”

      陆云看着被打开的筛盅,没去理会文景明趾高气扬的气势,搭在桌上的手指有规律的轻轻动了动,好一会才抬起头。

      迎着于老黑看过来的眼神看了一眼,脸上微微一笑,对着郁闷的吕小财说道。

      “走吧!”

      。。。。。。

      离开赌坊。

      两人在路上沉默了一阵,陆云才开口说道。

      “以后别再去了,那里吃人不吐骨头。”

      “咕~”

      回答他的是吕小财的肚子。

      陆云直接一脚踹了过去,两人一路闹腾,淹没在闹市人群中。

      该回去吃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