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干.in

      “谁能接我一剑?”

      随着满含挑衅的声音落下,全场静寂无声。

      随后。

      待众人反应过来,个个怒气冲天,瞋目切齿。

      “简直狂的没边!他以为魂尊就无敌了么?”

      七宝琉璃宗的年轻俊杰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个个上场教他做人。

      “呵呵,有趣,小弟弟,你这是当我们七宝琉璃宗无人了么?我可以当作是在挑战我么?”其中一位极其妩媚妖艳的女子,缓缓向前几步,悠悠的说道。

      声音妩媚,酥软,让人止不住诱惑的去看她。

      她身边没有一个人,周身形成一片无人区,穿的极其妩媚性感,一身布满了火焰的元素的衣袍,露出白皙的大腿和双肩,清晰可见,带着蕾丝点缀若影若现,让她看上去格外妖艳。

      一张前世标准的网红脸,和狐狸一样的气质,清纯而又妩媚。

      特别是那双撩人心弦的桃花眼,让人欲罢不能。

      奇怪的是在她身上看到了前世动漫人物的影子——焰灵姬

      除了发型和衣袍有一点微妙的变化,气质特别的像。

      这,是一位不下于狐狸的女人,不对,甚至是我更喜欢的类型女子。

      特别是气质和眼睛。

      李瞒看着这名女子看的失神了。。。

      “咳咳,女人,别急,还没轮到你,退下吧”李瞒决定这名女子他追定了,不由自主的开启了天赋技能,这个必须挑战她,给自己创造机会不是?

      “我,好看吗?”女子桃花眼微微一眨,极其酥麻的声音缓缓说道。

      “没我好看~!好了,听话,退下吧,小女人。”李瞒嘴角一瘪,没好气的说道,居然调戏他。

      。。。

      “你们说够了没有!”秦风感觉受到了侮辱,冷峻的脸庞,写满了我很生气,这对狗男女完全把他忽视了。

      李瞒这才看向秦风,哎呀,把可爱的傲娇师弟忘了,抱歉,抱歉。

      “呵,师弟,抱歉了,本来我还想和你玩玩,但师兄现在很急。”

      说完,携带剑意运用十步身法,留下一片残影,速度快到极致,冲向秦风。

      身后青莲剑意瞬间化为剑刃,一时间满场的剑刃跟随李瞒射向秦风。

      “师弟小心了,我有一剑:一剑霜寒十四洲!”

      秦风感受着李瞒携带而来的恐怖压力,一时间感到骨寒毛竖,瞬间就判断自己躲不了,咬牙切齿的运起全身魂力,看着李瞒的携带的无数剑刃。

      “融环:天地失色。”秦风铿锵有力的吼道。

      使出了七宝琉璃宗的绝技,脚下两个魂环瞬间全亮,交融到一起,一股超越大魂师的气流灌满全场,让李瞒的剑意微微放慢了速度,然后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圆形的护罩,护罩内只有黑白色,不含一丝彩色的色彩。

      “破!”

      李瞒一剑从左至右斩在护罩上,恐怖的剑气喷发,随后身后的剑刃全数刺在了护罩上。

      “啪~”

      护罩碎了,李瞒的剑放在了秦风的喉咙上,秦风仰着脑袋,不敢动弹,周身全是剑刃悬空停在秦风周身。。。

      “师弟,你,输了!你最后的融环很不错,但和我的差距还很大。”李瞒轻声说道,不含轻蔑的语气,有的只是事实,说完收回了剑,周身的青莲剑刃消散于空气中。

      “哈哈哈,太妙了,输了。你很强大,但,我会再挑战你的!”秦风凌厉的眼眸中,战意不灭,充满了不屈。

      李瞒道:“我等你!”

      然后就这么看着他的师弟。

      “师哥~”秦风恢复了一脸的冷酷,面无表情的叫道,声音清脆而又洪亮,不含一丝羞涩,然后转身退下。

      “无趣~”李瞒瘪了瘪嘴,以为会看到这个冷酷的少女郎羞涩的一面呢。

      其实李瞒不知道,秦风心中充满了羞耻感,但他不允许他的这一面表露出来,因为性格使然,暗暗打算把这份羞耻化为动力。

      。。。。。。

      “小女人,轮到你了。对你我很有兴趣和你玩玩,至于玩什么你说了算!”李瞒极为绅士的对着那位妖娆女子说道。

      “骨叔,你觉得小瞒能不能赢过你这位弟子?”

      高台上,宁风致嘴角带笑,面带温和的对着古榕说道。

      “不得不承认李瞒确实很强,可以说同阶无敌,但我弟子风致你是知道的,今年22岁,拥有火凤骨的顶级武魂,更是55级的魂王,如果依照他的剑气、剑意,三魂环就想赢下我徒弟,很难。”

      古榕当然知道剑气剑意,毕竟他是尘心的一生的对手,对剑道极为了解,但还不够。

      自己弟子更是天才中的天才,同阶无敌的存在,凭借剑气剑意的魂尊真的不够,怎么可能会输?

      “哦~是吗,我很期待。”宁风致决定卖个关子,笑而不语的道。

      古榕不明白风致哪儿来的自信,但也没在意,事实摆在眼前。

      此时的宁荣荣一脸兴奋,她没想到李瞒这么强,秦风被誉为和自己同等的天赋的天才,居然~输的如此一败涂地。

      但没想到李瞒找死去找骨头爷爷的徒弟,她的强悍,她可是很清楚的,宁荣荣表示作死没见过这么作死的,很好,你就在那里得意吧,笑的越开心,一会儿就哭的有多惨。

      宁荣荣一想到李瞒被揍的鼻青脸肿就眉飞眼笑。

      尘心看着徒儿直接就挑战老对手的徒弟,没有拒接,他很期待李瞒的表现,他可是很清楚李瞒的实力的,在武魂城的斗魂场,打两位魂王都没使用第三魂技,说明还保存实力,他也想看看李瞒的极限在那里。

      赢了,就可以嘲笑一波老骨头,输了还可以说徒儿年轻,嗯~这波稳赚。

      有点期待,有点坏~

      。。。。。。

      “人家叫焰姬,小弟弟,我想玩玩你的小脸,可以吗?”焰姬笑逐颜开,芳菲妩媚的身躯款步姗姗的走上斗魂场,一脸的笑意,玩味的说道。

      李瞒没想到她叫焰姬,少一个字而已,没关系,这女人我的了!我李阿瞒说的,谁来也不好使,看来家里的未婚妻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了。。。

      “那不知是在什么地方玩?如若是小焰焰的闺房,我想我很是乐意之至。”

      李瞒论调戏就没怕过谁,丝毫不怂,骚话张口就来,来啊,互相伤害啊。

      焰姬美眸微微一眨,秀色可餐的脸上,笑意更甚了几分,红润的嘴唇轻轻的道:“哦~?那就看弟弟有没有实力去我的‘闺房’了,人家很愿意的哦。”

      “想试试我的实力,这个地方不行,施展不开呀,小焰焰。”李瞒一脸认真的道。好似这个地方不够大。

      焰姬的小脸微微一顿,她有点疑惑,这么大的斗魂场还不够?你当你是封号斗罗啊?:“那弟弟想去哪儿?”

      “想看看我实力,不是应该去你房间吗?难道在这里?”李瞒一脸奇怪的问道,他还没有那么大胆到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播。

      焰姬现在还不懂李瞒的意思,那她就真的够笨了,看着李瞒没有说话,她不想说话了,再说下去她都受不了啦。

      这男人~太无耻了!!!

      她就没见过如此无耻的男人,不对~是小少年,年纪轻轻,婉如老司机,车技贼好的那种。

      焰姬从笑意吟吟瞬间就转变成面无表情,好似刚刚那不是她一样,看着李瞒冷声道:“希望你的实力和你的嘴一样这么有耐性,我会好好试试你的实力!”

      “55级战魂王,武魂·火凤骨,家师古榕,请指教!”

      焰姬‘实力’咬的极重,担心李瞒~不抗揍,那就太无趣了,现在她很生气,只想冲过去撕碎他的嘴,让他能永远的闭嘴。

      “小焰焰这么迫不及待了啊?太急躁了,女人还是矜持一点的好,我更喜欢矜持的女人。”

      李瞒毫不在意焰姬的冷意,继续骚话连连,好似把她惹成这样他很兴奋?

      见她美目紧紧盯着自己,也不说话,好似要吃了自己一样,李瞒瞬间就知道差不多了,下面的环节得把她打服!

      这样能让她~对李瞒产生深刻的印象~

      久久不能忘怀~

      “36级战魂尊,武魂·青莲剑,10岁,未婚,缺一个有老婆的家,家师~额,尘心,请指教。”

      李瞒按照焰姬的礼节,报道,他不明白为何要说个家师。

      其实很简单,这是因为地点在七宝琉璃宗,说出来会让人清楚你的实力,也是礼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