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涩图

      “刁鸡掰,这些人真是有病。”陈胜武也顾不得别人,菜转自己这里时,直接将烤全鸡的两只鸡腿下掉一只上嘴一只放到宁羽碗里。边吧唧嘴边讲着别,。不消会儿又把半只烤鸭盛到自己这边。

      咳咳,楚修隐一头黑线,这家伙还当是在寝室呢,还好反正脸皮也厚,不是很打紧,索性拿起鸡腿又夹了两奶油馒头,一口一个啃了起来。

      果不其然,同桌的人眼神一阵鄙夷,又想到二人的彪悍连忙偷偷的鄙夷,这都是什么叼人呐,跟尼玛饿死鬼投胎一样。

      管在秀是管四陆的弟弟,虽然这么说,他两兄弟的关系却是十分差劲,管家比之李傅文家可是天差地别,但还是有点产业。管在秀是二奶生的,在家里地位每况愈下,尤其是大哥管四陆生了个大胖小子后,父亲更是偏持宠爱。

      管在秀和大哥年龄只有几个月差距,尽管不同班也是同年级同院系的。他不认识什么李傅文,但是管家欲巴结李家,他也被强制要求过来。管四陆厌恶自己,自己何尝不是?大哥在乎自己日后分夺他家产,自己却在乎他们“一家人态度”。母亲早早跑到外邦再嫁,自己还真是孤家寡人。索性自己这么多年节省下来,加上父亲那次的慷慨,也有一间名牌专卖店。生意不说多好,小日子倒是挺滋润。

      先前见大哥被宁羽辱,他在一旁远远冷观,只是感到莫名的快感和快意,他才明白他是真的讨厌这个家,讨厌这些人,讨厌父亲的偏爱,讨厌大妈的刻薄,讨厌大哥的轻视。他决定只是自己和管家最后一次交际,自从年前被大妈赶出门,他已经不属于这个家了,他有自己的店面,他可以依靠自己不需看他们脸色苟活。

      他被宁陈二人感染气氛,也大快朵颐释放自己往日的压抑。

      一道响亮的巴掌声惊动在场的宾客。

      “你个贱货!”

      只见兰洁被一巴掌扇倒在地,脸上有些惶恐,立马勉强着强装微笑。

      时间镜头回到一刻钟前,宁羽刚刚使得管四陆摔了个大屁蹲。

      李傅文满不在乎的走入一间雅室,肆意的沙发上,随后两名如花似玉的女侍从靠近身旁,又是捶腿揉肩甜言蜜语。

      “兰洁,不是我太喜欢你了,你以为我还能容忍你到现在?”他的脸上难得有几许不为人知的阴厉,对着跟随进来的美艳女人沉声说道。

      僵直站着的女人正是曾经让宁羽牵肠挂肚的兰洁,曾经她天生丽质,美艳不可方物。随时间沉淀,也有了相当成熟知性的韵味,好让李傅文楚痴迷不已,顿时怀中的两位女侍对他索然无味,失去了把玩的兴致。

      “主人,能不能,求您放……放过同学们。”兰洁口中如是说道。

      闻言,李傅文冷不丁一笑,笑的很狂躁。

      “尤其是宁羽吧?”他半露狰狞狠狠道。

      刚才,宁羽吸引了大家一时的目光,兰洁不可能没有看到。

      见佳人没有吱声,他推开两旁女侍,看着对方,双手合十不知在打量着什么。“你千万别告诉,你这婊子还喜欢这小子?”

      “他有哪里好?告诉我!”他一把抓来兰洁,他瓮声瓮气的粗糙声道:“只有你,我是不忍心的……”

      “你弄疼我了!”兰洁使尽浑身气力挣脱出来,远远地躲在一边。

      李傅文笑了,真是见到老情人婊气起来了。可是他也没有再生气。

      他手机屏幕亮了一行字,随即道:“进来。”

      一位女侍从开了反锁,外面立马有人快步入内,着一身大衣掩盖着身形,见到李傅文单膝下跪低头示意。

      如果宁羽也在的话,必然有印象此人,因为红绿毛的袭击事件,南哥的小弟中好像有那么一个家伙,其实宁羽不知道的是区区混混头子的南哥之所以能联系到天霸盟的红毛、绿毛,与此人干系颇深。

      “主人,抱歉,失败了。”这名黑大衣男尽量让自己语气不卑不亢,可难掩浑身的战战兢兢。

      “废物,我刚才已经知道了。”李傅文平静的说着,“但我没想到你还有脸回来。”

      黑大衣男心里暗道若不是家人被你挟持,傻子才回来面对你这吃人的恶魔,心里扭曲的变态。

      当然,他可不敢表现出一点这样的情绪,而前者这么平淡的回应显然是不正常的,他连忙解释道:“主人!属下都安排好了戏码,宁小子一定会交代在这场‘事故’中的,任谁也没法深究出来的。可那……”

      “那结果呢?”李傅文耐着性子,阴笑的说道:“我若不是在意那秦家的小妮子,我何必如此大费周章?上一次半个月前你失败了,现在还是失败,你说你有是没用?”

      “不是的主人!你听属下解释,七爷和六爷那次因为突然出现的高人插手,刚才……”大衣男越说越发颤。

      “我不想听到你废话!你想说什么?你们这帮废物先前白调查了?想表达这小子还是那些隐世家族的子弟又或是猎妖人的干要?”李傅文的脸阴笑的有些扭曲,竟然至后有些变形。

      “又或者是像我这种。”他的脸一时扩张腐烂,露出不似人类的血盆大口,颗颗獠牙长而如勾好比虎豹豺狼,头颅围绕一阵阴气密布,偶有雷电隐隐。

      “饶属下一命,主人!饶过属下,属下下次必定……”大衣男汗水打湿了全身,呼吸感到十分急促,他狗爬似的扯住李傅文的裤脚,拼命的猛磕头,磕的满脑门血色,和满脸鼻涕泡混杂在一起。

      “不必了。”

      李傅文的声音此时不再俊雅柔和,十分的像山林怪物,他张开的大口直接咬掉大衣男的脑袋,说了一声“臭的”。

      此情此景,两位女侍从哪里见过,大呼“妖怪啊”就欲要逃出雅间,被李傅文追上抓破喉咙一口一个咬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