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泽木兰

      “你不要激动,先尽量稳定下来……”

      宇文好话还没说完,对面就传来猛烈的撞击声,像是电话被强行拽落在地,紧接着便是林月儿的尖叫。

      而马上,通话被挂断了。

      他抖了几抖,伸手想要重拨回去,却发现对方已经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房间中顿时陷入诡异的寂静,宇文好拿着电话,放也不是,继续拿着也不是。

      就在这时,他又感受到一股猛烈的窥伺感,好像一直有什么在紧盯着自己一样。

      他将目光缓缓移向卧室门,门还紧关着,半点缝隙都没露出来。

      他又将目光上移,最后把视线定格在门顶的通气窗上。

      通气窗是透明的,从他的角度看去正好可以看见客厅的天花板。

      外面一片漆黑,好像有颗头正挂在天花板上透过通风窗死死盯着他一样。

      宇文好咽了口唾沫,企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翻翻电话簿:“我得稳住……稳住……先给其他人打电话看看他们是不是也有什么情况……”

      宇文好的视线先是停留在“顾眠”这个名字上。

      但他犹豫了一会,似乎是觉得这医生不太靠谱,与他交流也于事无补,便掠过他,将目光投向顾眠下面的青欢。

      他微微颤着手给青欢打去了电话。

      没几秒,对方便立刻接通了。

      “喂?”话筒中传来青欢有些气短的声音:“宇文好?”

      宇文好答应了一声:“嗯,我是想问问你那边怎么样,林月儿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她那里好像……不太好。”

      对面青欢的声音有些急促:“我这间屋子很不对劲,现在我正贴在墙上和你打电话。”

      贴在墙上?宇文好一下愣住。

      青欢的声音不断从话筒中传来:

      “不知道为什么,回到这屋子里之后我就感觉好像一直有什么跟在我后面”

      “无论是在客厅里、卧室里还是在厕所里,我都感觉到有人在我后面!”

      “我走着,后面会传来脚步声,很小的声音,但我听见了,它离我很近!”

      “我回头,后面又什么都没有……但我知道它一直在我后面,一直跟着我……我实在受不了,就把整个靠在墙上,我后面就是墙,这样那种感觉能稍微轻一些……”

      宇文好紧握着话筒:“那你有没有试试离开那间屋子?”

      “有,我有试过,但它一直跟着我,我下楼梯的时候就听见头顶有跟下来的脚步声,它跟着我下来了!”

      “楼道里没灯,太黑了,我不敢继续往下走,就从另一边的楼梯回来了……”

      闻言宇文好深吸一口气,看来不仅仅是自己觉察到了不对劲,恐怕现在他们五个人都在危险之中!

      这么想着,他安慰了青欢几句,挂了电话又打给黄金羽翼。

      “不知道黄羽现在怎么样了……”宇文好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回忆起黄金羽翼的模样:“像他这种宅男遇见鬼怕是跑都跑不掉。”

      但话筒“嘟”了好久,对方都没有接电话。

      宇文好有些担心:“怎么回事?难道他不在家吗?”

      还是已经……

      又过了好一会,话筒中才传来一个冰冷的女性声音:“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宇文好皱起眉头来。

      黄羽还能给谁打电话?

      林月儿的电话已经不同,青欢又刚刚和自己通过话,难不成黄羽是在跟那个医生通话?

      他一边想着一边把视线放到电话簿顾眠的名字上。

      “打给他看看吧,得把所有人的情况都了解了才行,总归是要打给他的。”

      宇文好顿了好一会,才对着电话簿上的号码给顾眠打了过去。

      过了大约有十秒,对面才接起电话。

      对面一接起电话来,宇文好准备的说辞便一下都忘干净,因为他被话筒中传来的声音吓到了。

      话筒中传来连续不断的“嘎吱”声,声音很大,像有什么东西在电话那头扭动关节。

      除了这诡异的扭动关节的声音,宇文好还听见了其他隐约的噪音,像苍蝇的嗡嗡声,又像叉子划在餐盘上的尖利声音。

      他打着颤把话筒移的离自己稍微远了些:“顾……顾医生,你那边怎么回事?”

      难道是已经……遇难了吗?

      但马上,对面就传来顾眠稀松平常的声音:“没事啊,就是贞子从电视里爬出来了。”

      什么?宇文好猛的抖了一下,手一个哆嗦电话筒掉了下去,再拿起来的时候通话已经挂断了。

      他再也没勇气重新打回去,只干瞪着电话发呆。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林月儿和黄羽的电话打不通。

      青欢整夜都靠在墙壁上,不敢有丝毫松懈。

      宇文好被顾眠吃爆米花和放恐怖片的声音吓了个半死。

      只有顾眠一人一觉睡到自然醒。

      一觉醒来已经是七点四十八了,他们五人约好早上八点在餐馆会面。

      昨晚在顾眠猝不及防的把自己的那张脸伸出去之后,敲门声就再也没有响起过了。

      顾眠也得以看完了一整部午夜凶铃,两包爆米花也所剩无几。

      当他还了碟,来到碰面的餐馆时,其他四个人已经面色颓然的等在那了。

      顾眠把电锯放在一边坐下,他点点人数,竟然一个都没少。

      看来这是一个十分仁慈的副本。

      宇文好抬起头来紧紧盯着他,似乎很诧异顾眠还活着。

      一直到顾眠落座,他才慢慢靠近过来:“顾医生,昨晚我给你打电话……你说贞子爬出来了?”

      顾眠自然而然的回答:“是啊,我在看恐怖片啊。”

      此言一出周围的几个人脸色都微微变了变。

      宇文好发出不可置信的语气:“恐怖片?”

      昨天晚上这医生说的是恐怖片?

      宇文好敢确信,就算爹娘给自己多生了十个胆,他也不敢在这种地方看恐怖片,还是大半夜的。

      他定了定心神,算了,人家乐意半夜看恐怖片我也管不着……

      宇文好不再一门心思扑在这古怪的医生身上,而是转眼看向其他人:“我们先说说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林月儿:“月儿你先说吧。”

      昨晚通话的时候她那边的动静实在不小,后来电话也打不通了,宇文好甚至觉得林月儿已经死亡,没想到今天竟然还能见到活着的她。

      顾眠也转头看向林月儿,昨天除了宇文好之外没人给他打电话,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这些人身上发生了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