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视频手机免费播放

      “警...警官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吸,毒呢?”村上志有些慌张的回答道。

      “是吗?目暮警部,那麻烦你把他们都带回去吧!如果是瘾君子的话,时间一到自然会露出破绽的。”增山远转头对目暮警部说道。

      “等等!你凭什么抓我?”村上志做着最后的挣扎。

      “谁说我们要抓你了,我们不过是请你协助调查,每个公民都有协助警方调查的义务,这你不会不知道吧?”伊达航似笑非笑的问道。

      “就...就算我吸,毒你们也不能凭这个就说我就是杀害菁子的凶手吧?”村上志说道。

      “的确,光凭这个可能差点意思,但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杀害被害人的时间就是来餐厅时迟到的那10分钟。

      10分钟时间,给被害人注射毒品,在从楼上推下去已经是极限了,你的作案工具恐怕没时间处理吧?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把给被害人注射毒,品的针管放到哪呢?

      是随便一扔等警方发现呢?还是留在自己身上,等吃完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扔到其他地方呢?”

      听到增山远的话村上志脸色大变,他下意识的捂了一下右边的口袋。

      伊达航眼疾手快从村上志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里面正是一些毒,品和一个注射器。

      注射器的针头上还有血液残留,只需要做一下DNA对比,就能确定这些血液是不是死者的了。

      随着这些东西被搜出来,村上志直接瘫坐在了沙发上。

      “啧啧,说实话,我挺奇怪的,你们这些人为什么总喜欢把凶器留在自己身上?这不是掩耳盗铃吗?”伊达航边把凶器交给鉴识科的警员边说道。

      “一般来说这种人有三种情况,第一是凶器沾到了凶手的指纹或是其他决定性证据怕被警方发现,第二怕有人捡到凶器对自己产生威胁,第三就是觉得自己的犯罪手法很完美,不会被人破解,村上先生你属于哪一种呢?”增山远笑着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快就知道菁子是被人杀死的?”村上志反问道。

      “说实话,你这个手法太拙劣了,甚至都不能称之为手法。

      你之前看到被害人肚子上的打溶脂针就以为被害人跟你一样是瘾君子,所以你才会将过量的致幻剂注射进被害人体内,又把她推下楼,伪造出被害人是嗑药嗑嗨了不小心掉下来的假象。

      但是你连打了溶脂针以后周围的皮肤会松弛都不知道,就敢用这个手法,你以为警察都没有脑子吗?”

      听完增山远的话村上志面色惨白,至此他才相信菁子不是在吸,毒而是在打溶脂针。

      而一旁的伊达航则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他总觉得增山远这个家伙是在指桑骂槐。

      “回到刚才的问题,你是哪种情况呢?”

      村上志苦笑一声回答道:“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能彻底骗过警方,我设计这个手法就是为了让警方第一时间把菁子的死亡判定为服用过量致幻剂死亡的意外。

      好让我有时间去处理那个注射器,因为注射器上不仅仅有菁子的血还有我的血,这个注射器是我之前注射毒,品时使用的。”

      “原来是这样,那能和我们说说你的动机吗?”

      “动机?哪有什么动机,我以前就喜欢菁子,还和她表白过,但她拒绝了我。

      后来我一直在默默关注她,她的每一场演出我都会去看。

      就在几天前一个偶尔的机会,我无意中发现菁子在往肚子上打针,当时我以为菁子和我一样在吸,毒。

      我很开心,以为自己有了跟菁子一样的爱好,我跟龙一一直都是好友,听他说宫泽音最近要给菁子介绍对象,我就拜托他带我一起过来,这才有了今天发生的事。”

      “所以说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增山远继续问道。

      “我把菁子约到了天台上,想和她分享我新买的毒,品,结果菁子不仅不承认自己吸毒还骂我是神经病。

      当时因为毒,品的影响我的头脑已经不清楚了,被菁子几句话一说就失去了理智,我按住菁子,用注射器将大量的毒,品注射进她体内。

      然后菁子的意识开始模糊,可这个女人在幻境中心里想的嘴里念的都是龙一这家伙,我一时气不过,就想掐死她。

      但是我转念一想,菁子这个状态还用我动手吗?一个瘾君子嗑药嗑high而失足从楼上跌落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我一直以为菁子是有在吸,毒的她只是不肯承认罢了,没想到是我误会了,是我杀了她!”

      看到神情接近崩溃的村上志增山远叹了口气说道:“唉!所以我才问你你吸,毒多久了,居然连适合注射的位置都搞不清楚,怎么可能会有人往肚子上注射毒,品呢?”

      一场闹剧就这样落下了帷幕,村上志被戴上手铐。

      “请等一下!”在村上志即将被带走的时候,一直沉默的松岗龙一叫住了众人。

      “警官,我能和村上说句话吗?”松岗龙一朝目暮警部问道。

      目暮警部也不是不通人情的人,他点了点头,示意松岗龙一随便。

      “村上,你刚才说菁子她喜欢我,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当初我向她告白她拒绝我的理由就是她有喜欢的人了,我问她喜欢的人是谁,她说是你。”

      “原来菁子喜欢我啊!我一直都不知道。”说完松岗龙一失魂落魄的坐回了沙发上。

      “感情这种事永远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被害人连打溶脂针这种对女孩子来说相当私密的事情都和你说,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目暮警部说道。

      “龙一,今天我约你们一起出来说是给菁子相亲,实际上是想给你和菁子创造机会,我带来的这个其实是我的男朋友。”宫泽音说道。

      听完目暮警部和宫泽音的话,松岗龙一苦笑一声,原来一直以来只有他自己不清楚菁子的心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