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的春天程大川

      作为一个高二的学生,十一是没有7天假期的权利的。连带的两天周末,整个高二年纪总共就放了5天的假,也就比普通周末多放了3天。

      咳咳,准确来说是3天半。忘了,高三狗是没有完整的周六。

      相对来说高二还是幸运的,因为高三就放了3天,只比正常的放假多了2天。为什么说只比正常的放假多了2天呢,因为高三是没有周六的,一周只放周末一天假。

      能放3天,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国庆过后的第二个周末,陆绪又再一次的来到了省会---H城。

      陆绪这次是来,是来参加全国高中生数学联合竞赛的,不过刚刚到组委会安排的酒店,酒店的经理便和自己说有人有请。

      周六,下午,灵音寺

      周六的灵音寺即使是下午,人却也还是很多,不过在灵音寺的后院作为不对游客开放的区域倒是依旧那么怡然安静。

      跟着带路的男子走进院内,见坐在其间熟悉的二人,陆绪轻轻作了一个揖:“大大,木禅法师好”

      “小友客气了”中年男子还是那么微笑的坐着,波澜不惊。

      “道友有礼,请坐。”木禅也双手合十微微一躬,算是上次给陆绪点醒他的回敬。

      陆绪侧身不受,待木禅回身然后才坐下,笑着打量了木禅几眼,道:“方丈今天看起来倒是有些不一样了啊。”

      自从上次和陆绪一会后,木禅深觉自己佛法不够精深,于是闭门诵经了一个月,此次陆绪看到木禅更具得道高僧的样子。

      木禅如佛是闻,脸上挂着佛祖拈花笑意,道:“倒是不如元绪施主,数月未见,修为又精深了许多啊。”

      一个暑假的修炼,虽然陆绪的真气暴涨了很多,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气息变得不稳。

      陆绪自然也不解释,只是简单道:“这不是过了个暑假么,去师门好好修行了2月。”

      仅是过了个暑假,便能有这等精进,天赋也着实恐怖。

      要是之前的木禅怕是难免心中有异,但经过了一个月的诵经,木禅虽不说大彻大悟,但也参透了些嗔痴。

      依旧是红泥小火炉,虎跑清泉水。

      正好刚刚烧开的水温度降了一点,木禅从身后拿出一个木盒,从中取了些许茶叶泡了三杯茶,茶还未端到跟前,茶香就先已扑鼻。

      中年男子望了一眼木盒,‘哈哈’轻轻笑了两声,道:“想不到方丈居然舍得把这茶拿出来”

      说罢,中年男子又看向陆绪:“今天我可是托了小友的福啊”

      陆绪虽然也喝茶,但受限条件,对茶却没什么研究,不由问:“大大,这茶有什么讲究么?”

      中年男子指了指杯中的茶,道:“这可不是普通的龙井,这应该是那18株老茶树上取下的茶叶。”

      中年男子看向木禅方丈。

      木禅放下水壶,摇头道:“左右不过是普通的茶叶罢了,入你我之口,再经一边九转轮回之地,最后还是要回归红尘,不必提那些,不必,不必。”

      中年男子闻言不由哑然失笑,道:“方丈的境界倒是高了许多啊。”

      “哈哈哈”

      虽然对茶没太多研究,但那18株茶树的珍贵陆绪还是知道的。双手托杯轻轻吹了吹,待茶水微凉,随后一闻二咪三饮,闭目品味了一番。

      到底是18株御茶上的龙井,却是非同一般。

      两世加起来的陆绪可是从来都没有喝过这么好的茶,不由有感而发的说道:“茗香四溢,味溢悠长,好茶”

      木禅看着陆绪一脸享受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道友若喜欢,这锦盒中的茶叶便送与你。”

      说着木禅便把锦盒往陆绪跟前推去,中年男子看着目光似有深意,明白这是木禅为上次失礼的事做出歉意。

      不过中年男子明白,陆绪可不明白。

      知晓此茶的珍贵,陆绪一边把盒子推了回去,一边推辞道:“这太过贵重,小子万不敢受。”

      “无妨,虽然此茶稀少,不过老衲身为灵音寺主持方丈,每年还是有些许可饮的。”木禅说着又把锦盒推向陆绪。

      灵音寺比邻龙井、狮峰。作为灵音主持方丈,木禅可以说是附近最有名望之人,能享用18棵御茶上的龙井倒是正常。不过无缘无故收人一礼,实在不妥。

      陆绪于是又把锦盒推回,道:“小子,日常虽饮茶,却白水任沏,饮此珍品未免太暴殄天物,不如方丈送我几斤精品龙井如何,我也能多喝几次。”

      陆绪说的精品龙井不是说龙井中的精品,而是指龙井的一种等级。常人只道龙井分四级三级、二级、一级、特级等,其实在特级之上还有一种等级便是精品。

      精品比之特级更属难得,要求茶叶匀整重实、芽峰显露;匀齐洁净,嫩香馥郁,是为特级中精挑细选之最好的一部分。

      “哈哈,也好,也好,不过这送出去的礼,老衲也不好收回来,此茶便送与书记你吧。”木禅大笑,又把锦盒推到了中年男子面前。

      中年男子看着自己面前的锦盒一愣,没想到你推我让的最后这茶竟然到了他的面前。却是一点都没嫌弃这是别人推辞过的东西,笑着收下,然后乐呵呵的道:“哈哈,想不到最后却是我得了便宜,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此等好茶就连我都没有,小友可不要后悔啊。”

      陆绪看着一脸笑意的中年男子,摇头直言不会。

      他当然不后悔,心里还在遐想这,他这是不是也算和这位大佬打上了关系。

      中年男子身在高位,事务自然是极多,今天能抽时间已是看重了陆绪,坐了一会儿又和陆绪聊了几句关于数学竞赛的事,然后便离去了。

      只剩陆绪和木禅两人。

      两人具是修炼之人,话题倒也颇多,尤其是木禅年岁比陆绪大这么多,经验自然也更足,陆绪与之请教一番,受益良多。

      又闲聊了些许时间,天色近晚,然后陆绪带着木禅给的2斤极品龙井,离去,回到了酒店。

      木禅虽然说只是2斤上好的龙井,但是这种等级的龙井就是他这个灵音的方丈也不多,2斤已是极大的量,寻常人怕是一两都难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