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女手指互慰视频

      “哈哈哈,说得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典弘立马转过头去,朝着说话的人道:

      “柳伯?您怎么来了?”

      介佑也顺着典弘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位戴着围巾,拄着拐杖,身穿深蓝色大衣的老人正缓缓地朝对战场地中央走来。

      虽然这片对战场地全部由寒冰铺就而成,但是柳伯走在上面却极为平稳,丝毫没有要滑倒的迹象。

      “我听说有人击败了我们道馆排名靠前的学徒,以为对方接下来会向我发起挑战,因此提前过来看看。”

      不一会儿,柳伯就走到了两人的面前,对着典弘笑道。

      说完,柳伯又将目光转移到了介佑的身上,一脸满意地道:

      “我记得你叫介佑是吧?是健太的儿子。”

      这些年柳伯一直都在寻找一个衣钵传人,因此卡吉镇所有孩子的信息他多少都了解过一点。

      “是的。”

      介佑恭敬地点了点头。

      这位是真正的大佬,传说中联盟的最强训练家,同时也是联盟中唯一能和坂木正面抗衡的人。

      至于其他的天王冠军,虽然名号叫起来响亮,但是和柳伯坂木比,还是要差上一个等级的。

      看到介佑没有因为赢了典弘而有任何的骄傲自满,柳伯心中的满意愈盛,继续说道:

      “你父亲最近还好吗?还在帮人挖矿吗?”

      “父亲他……三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

      介佑面露悲伤:

      “就是三个月前的那场矿难。”

      “是吗?”

      听到介佑的话,柳伯先是一愣,而后微微点了点头。

      三个月前的那场矿难他也是知道的,当时死了差不多有百来号人。

      不过由于死者都是年纪较大的成年人,并不在柳伯重点考察的范围内,因此他对具体是哪些人遭遇矿难并不清楚。

      要不是介佑表现出了过人的训练家天赋,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只怕永远都不知道遭遇矿难的人中有一个人的名字叫健太。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事情也就说得通了。”

      柳伯心中暗道:

      “健太死后,应该留下了一笔不菲的抚恤金。介佑这孩子应该就是靠着这笔抚恤金,才成功地走上训练家的道路,并且在之前的对战中击败典弘的。”

      柳伯对这场战斗的起因并不清楚,因为腕力上一任的主人实在是过于废物,连让柳伯知道的资格都没有。

      因此在柳伯看来,现在发生的事情应该是介佑拿到了父亲的抚恤金之后收服了一只腕力,苦心培育了三个月之后上门来挑战道馆,并且依靠自己精湛的指挥技巧将道馆学徒中排名靠前的典弘给击败了。

      想到这里,柳伯看向介佑的眼神变得更加满意。

      出身低微,却能够抓住唯一的机会,利用父亲留下的抚恤金,成功成为一名训练家,并且培育出一只实力尚可的腕力。

      明明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的、系统性的教育,却能够在腕力的实力不如小山猪的情况下依靠精湛的指挥技巧将小山猪击败,成功实现翻盘!

      如果这都不是天才的话,那什么才叫天才!?

      这一刻,柳伯起了爱才之心,准备将介佑招进道馆中当学徒。

      不,不是学徒,而是真正的徒弟,是自己的衣钵传人!

      介佑天赋极强,而且还是卡吉镇本地人,同时还父母双亡,家里没有任何的亲人,这样的人,是绝佳的收徒对象。因为他不会受到来自家庭的干扰,可以一心一意地跟在自己身边学习,继承自己的衣钵,接替自己守护卡吉镇!

      相较之下,道馆中的其他学徒就不同了。虽然他们之中也有很多天赋不错的存在,但是那些人都是大家族出身,学成之后是要回家效力的。

      一旦家族的利益和自己的理念发生冲突,他们极有可能会站在家族那边考虑,最多就是两不相帮。

      在这种情况下,介佑这种没有任何背景的天才反倒成了香饽饽。

      想到这里,柳伯张了张嘴,准备向介佑伸出橄榄枝。

      “啾啾啾!”

      而就在这个时候,待在介佑头顶趴窝的青绵鸟突然叫了起来。

      介佑从研体山上下来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3点,之后跟踪腕力花了半个小时,训练腕力花了一个小时,再加上返程回来挑战道馆的时间,现在已经差不多是下午5.6点钟了。

      到晚饭时间了!

      因此青绵鸟才会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提醒介佑给自己喂饭。

      “不好意思。”

      介佑对着柳伯歉意地笑了笑,而后将头顶的青绵鸟取了下来,安抚了起来:

      “小家伙别着急哦,等回家之后就能吃饭了呢。”

      “啾?”

      青绵鸟对着介佑歪了歪脑袋。

      家?那是什么东西?

      是妈妈之前筑的那种鸟窝吗?

      而另一边,在看到青绵鸟的瞬间,柳伯的脸色突然一变。

      “这种感觉……这种气息……没错,确实是那位没错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只青绵鸟的身上会有那位的气息?”

      “莫非……这只青绵鸟是那位有意送到介佑身边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介佑其实是那位看上的人?”

      “因此,那位才会特意将这只青绵鸟送到介佑的身边!”

      “如果以上推论都成立的话,那么我就不能再将介佑收为徒弟了。”

      “和那位抢人,老头子我还没活够!”

      “不过……虽然不能和那位抢人,但是给予介佑一定的帮助还是可以的。”

      “有那位站在身后,介佑这孩子的前途不可限量。提前和介佑打好关系,向他灌输一点乡土至上的理念,等将来介佑真的成长起来了,他也能帮忙看着点卡吉镇。”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位的气息,可不是随便什么精灵都能携带的啊。”

      “而这只实力极其弱小的青绵鸟身上却恰恰携带了那位的气息,这是不是意味着……”

      想到这里,柳伯看向青绵鸟的眼神充满了忌惮。

      虽然自己道馆随便一个学徒的精灵都能将这只青绵鸟打得满头包,但是柳伯知道,要是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的话,那么要不了多久,自己的道馆就会直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连带着整个卡吉镇,只怕都会遭到报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