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田出轨在线HND602

      大营深沉,人海乌泱,兵戈林立,将中军大寨围得水泄不通。

      战场中人影迅捷如电,恍惚之间,刀兵碰撞磨擦,镪鸣之音震荡耳膜,头皮发麻。

      金铁之间每一次交击下,便是火花伴随着闪电,战斗一时间有些僵持,敌我双方都是当世强人,一时难分胜负。

      战场外围,护卫严密的贼军阵中,一向喜欢察言观色的逢纪见到大统领皱眉,眼睛一转,结合眼前之景,他瞬间便明了大概。

      那剑圣王越的武力出乎意料的强,而典韦久战不下,大统领心有忧虑倒也正常。

      刀剑无眼,生死只在一瞬间。

      明白了其中缘由,逢纪不由踱步上前,低声请示道:“大统领!”

      “嗯”李唐眼眸微眯,扫了后者一眼,尔后问道:“此人武艺高强,不再恶来之下!”

      “不知,可为我所用否?”

      对方能与典韦拼斗良久却丝毫不落下风,可见其强。

      遇到这种强人,李唐临时起了惜才之心!

      “大统领,不可!”

      未等李唐把话说完,众人皆出言反对,韩浩更是上前谏言道:“大统领身系全军将士安危,那王越武艺高强,极擅暗杀之道,若其假意归服后突然暴起,何人可治?”

      “以吾之见,当将之格杀当场,不能给其丝毫机会。”

      “王越此人太过危险,当就地格杀!”

      其能在深夜中潜入数十万人的军营,差点要了大统领之性命,便可见其中凶险。

      说句不好听的话,大军环卫下的军营,比之帝都皇城都要安全,对方却仍然将李唐逼的狼狈不堪,这种人物留不得。

      而且刺客突入军营,斩杀亲卫无数,于情于理大统领都不能接纳他。

      人心隔肚皮,谁能保证其是真心还是假意,留这种人物在身边,就是一个隐患。

      敢于以身行险的刺客,可不是心有牵挂的将领,这种人留在身边,就是不稳定因素。

      “也罢,此人确实凶险!”

      感叹一番后,李唐微不可察的望了逢纪一眼。

      后者身体一震,立刻会意,悄然转身。

      聪明人,一个眼神便明白其中意思,更何况是善于揣摩人心的谋士。

      其实韩浩逢纪等人早就来了,毕竟军中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若还没收到消息,那才是真的奇怪。

      至于徐晃王忠等人,只能在外围远观,暂时还进不了贼军的核心层次。

      场上,典韦与王越已经激斗数百个回合,相互间僵持不下,双方气力消耗,身上也不同程度的撕裂出道道伤口!

      剑圣身影狼狈,披头散发,口中咳血,脚下步伐也有些凌乱,速度慢了下来,身法也不似先前飘逸。

      而体魄高大的典韦则周身染血,甲胄残破,比之王越更加不堪,毕竟对方身形敏捷,加上身上的金丝软甲可比他的铁甲强多了!

      “铛铛!”

      人影重叠,金铁交鸣,双方再次碰撞到了一起。

      “嗖嗖!”

      陡然间,寒光乍现,数道冷箭夜空中激射而出,箭矢森寒,成品字形封住敌人上中下三路,要一击绝杀!

      战场上,正在与敌人激战的王越心中陡然一寒,敏锐的六感使他全身毫毛直立,那是危险的来源。

      “卑鄙!”

      暗骂一声,想要转身避开已经来不及了,暗处之人显然也是一名高手,对方趁他与敌人厮杀,劲力已去后力不继之时突放冷箭,蓄谋已久。

      电光火石间,百斤重铁横接而至,王越一时深陷险境。

      除了冷箭,此刻与他交手的,是一尊武力值不弱于己的绝世凶人。

      那两柄造型怪异大戟的威力他之前可是是深有体会,若是被其正面扫中,不死也残!

      身穿宝甲,体魄强横,正常情况下,区区箭矢很难对王越造成威胁。

      但现在的情况不正常,敌人不顾道义筹谋已久,上下要害无甲,放箭之人时机把握如此精准,肯定不是喽啰所为。

      “喝!”怒喝中,宝剑横利回防,脚下步伐极快变换,王越将身体扭曲到了极致,想要化解危机。

      “轰砰!”

      陡然间闷声巨响,一道身影自战场中横飞,然后重重砸在坚硬地面上,荡起阵阵烟尘。

      高手过招,刀剑无眼,一瞬百杀,刹那的恍惚都能要命,更何况双方苦战至此,此时分神便是致命!

      “咳咳!”

      尘烟滚滚,王越口中咳血,捂着胸口,勉强支起身子。

      他死死的盯着典韦那高大的身躯,发出一声不甘:“想我王越自幼苦学剑术,磨练武艺,数十年如一日时刻不敢懈怠!”

      “不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世间竟有如此绝世凶人.....”

      游侠巨首,心怀仁心,路见不平,锄强扶弱,好不快活。

      他曾仗剑天涯,曾路见不平,亦于北方苦寒之地斩胡酋于万军之中。

      一身剑术通玄,人封剑圣,自认天下无人不可杀。

      然,却将要折于境内贼匪手中,可怜可叹。

      “咳...咳咳...”

      七窍流血,王越全身血管尽裂,正面承受典韦全力一击,就算是头蛮牛也要四分五裂,何况人呼。

      虽有宝甲护身,但力道汹涌下,他内府血肉已然被重创。

      在刚刚的碰撞中,刹那分神,加上要躲避暗中的冷箭,一招之差,被凶兽抓住了机会。

      伤重如此,王越仍勉力支撑仍不肯屈服:“咳咳....不该小觑天下人.....”

      “是吾....小觑天下人矣........”

      王越,汉末游侠生卒年不详,乃辽东燕山人士,擅使剑术,乱世时期史阿的师父,曹丕的师公,官职虎贲将军,在史书典论中略有记载。

      无论是在使志中,还是后汉书中,均没有提及与记载介绍这个人物名字,唯独在曹丕典论中,将王越这个名字一带而过,。

      是人评,桓灵之间,有游侠王越,善斯术,称于京师,河南史阿,言昔与越游具得其法,余从阿学之,精熟,尝与平虏将军刘勋、奋威将军邓展等共饮,宿闻展善有手臂,晓五兵,又称其能空手入白刃。

      余与论剑良久,谓言将军法非也,余顾尝好之,又得善术,固求与余对,时酒酣耳热,方食芋蔗,便以为杖,下殿数交,三中其臂,左右大笑。

      展意不平,求更为之,余言吾法急属,难相中面,故齐臂耳,展言愿复一交,余知其欲突以取交中也,因伪深进,展果寻前,余却脚剿,正截其颡。

      坐中惊视,余还坐,笑曰:昔阳庆使淳于意去其故方,更授以秘术,今余亦愿邓将军捐弃故伎,更受要道也,一坐尽欢。

      夫事不可自谓己长,余少晓持复,自谓无对,俗名双戟为坐铁室,镶楯为蔽木户,后从陈国袁敏学,以单攻复,每为若神。对家不知所出,先日,若逢敏于狭路,直决耳,余于他戏弄之事少所喜,唯弹棋略尽其巧,少为之赋。

      由此可见王越能被史阿拜为师傅,确实有些本事,其手中剑术应算得上小有水平,比之戝首也就差那么一丢丢,李戝自问一只手能打十个。

      只不过李戝这人不轻易出手,寻常小兵小虾也不值得他出手,值得李屠夫拔刀相向的不是曹操刘备这种枭雄,便是本初袁术这种豪杰,所以他的刀法与武艺,从不轻易示人。

      另一边,典韦不知其他人何想,他面色复杂,对方之前的异样,自然有所觉,心中不免有些可惜。

      眸光在臧霸身边扫了一眼,而后望向身受重创的王越,心中有些戚戚,他不由叹声道:“也罢,就算某今日能够取你首级,也是胜之不武!”

      “臧霸将军,既然要插手,便交于你吧!”

      言讫,典韦直接提起双戟,跃过人群,头也回的离开了。

      他没有责怪对方暗中插手的意思,毕竟战场上没有道义可讲,无论何种手段都无可后非。

      但面对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不能堂堂正正的战胜对方,多少有些遗憾。

      若他能于此战独斩王越,自身亦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武力通神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只能徒留遗憾。

      “哼,匹夫之勇!”

      望着典韦远去的身影,臧霸的脸色有些阴沉。

      给了你机会,却久战不下,就别怪他人争功臧霸心中有气,不能冲袍泽发火,那就只能拿眼前的刺客出气了。

      “昌豨吴郭,你二人带长矛手上,给我杀了他!”

      一声令下,四周士兵瞬间举戈,列着整齐的阵型,大踏步向前放逼近。

      “咳咳...”

      剑目微扬,扫视着四周不断不断逼近的戝匪喽啰:“想杀我....

      “你们还不够资格....”

      王越擦了擦口中不断溢出的鲜血,而后不急不缓,整理着身上破碎衣袍!

      “呼呼”

      夜风席席,轻抚着额间长发,王越好似又恢复了以往一丝不苟的翩翩剑客模样。

      他重新抬首,一双锋眸中倒映着大营内摇曳的火光,夜色下更显锐利。

      这让一众士兵不由心头一紧,手心发寒,不敢正视对方。

      对方可是能够与凶兽典韦大战数百回合的猛人,此獠之前的威势,他们中很多人都有所体会,不得不小心。

      “哼,死到临头还敢装神弄鬼!”

      眼见对方目中无人,周围士兵心有踌躇,臧霸心中郁气更甚。

      大统领可是在一旁看着呢,士兵的不堪表现让他蒙羞。

      不知道的,还以为治下不严,连区区一名刺客都能震慑诸军。

      想到这里,臧霸不由咆哮道:“昌豨,你他酿的在犹豫什么!”

      “踌躇不前者,军法处置!”

      军法无情,周围士兵当下不敢在犹豫,纷纷挺身向前围杀

      “杀!”

      人海汹涌,无数士兵持戈蜂拥而上,要将对方淹没:“杀上去!”

      火把摇曳,将黑夜照的通亮,透过人群,王越望向远处的一座箭塔。

      那里,便是贼首之所在,也是他此行的目标,可惜自己是完不成了:“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奈何...奈何......”

      噗嗤,剑光划过,血花绽放。

      一代绝世剑客,游侠巨首自刎于贼军大营。

      命不假他人之手,算是最后的尊严吧。

      周围蜂拥的贼众看着眼前的之幕,一时间不知所措,他们大刀都抽出来了,结果却让他们无所是从。

      出乎意料的结果让人唏嘘,韩浩等人也心有感叹,贾诩更是摇头感叹:“非折于贼,而亡于己也。”

      剑圣王越的名头,他也有所耳闻,其人少年成名游历天下,路见不平锄强扶弱。

      青年时更是于漠北苦寒之地杀胡立威,使北部胡众闻之变色,轻易不敢南下行劫掠之事。

      其人亦被天下人歌颂,被各方游侠推崇。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然游侠终究是身怀利刃,于社稷不安,见义勇为同时,也犯了一些人的忌讳。

      所以侠首的名头虽然响亮,但王越蹉跎一生,也没有在朝廷中混个一官半职。

      如果不是此次贼军势众,可能他王越一生,也只不过是个破落剑客,到死也难被官家高看。

      只能说王越对于自己的实力过于自信,对功名的追求太甚。

      加之贼首李屠夫的名头响亮,不论是为己、为君、还是为天下黎民百姓,他都会走这一遭。

      以王越这种天赋异禀的剑客,正常情况下,只要不被大军包围,天下之大自然去得。

      如今折于贼,不如说是败于己,亡于名,一生为名所累。

      于十数万大军之中行险,遇到了凶兽典韦这种基因突变,且天赋异禀的绝世凶人。

      一击不能建功,加上军中卧虎藏龙,众将士及时来援,如此情况下,深陷重围,想死不难...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