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亲接吻相奸

      一顿饭吃了好几个时辰才结束,饭后苏母又拉着她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临走之时苏氏父母二人还塞了好多护身的法宝给她,特地嘱咐道让她好好熟悉一下这些法宝的用法,到时候擂台之上便是打不过也好过丢了性命,就连苏家三兄弟也一人塞了她好多法器。

      大哥塞了一沓子符箓,攻击防守的都有,只需要一点儿灵力便可以释放出很大的威力。

      二哥塞了一堆灵石,全是中品和上品的,用于修炼或者买修炼物资都可以,他还特地说没了再找他要。

      三哥塞了一筐又一筐的丹药,补充灵气治疗伤口的都有,并且没有丹毒,完全可以放心服用。

      苏乞儿看着自己怀里满满的一抱不由地眼眶有些发酸。

      寻常修士拥有一件护身法宝便当做宝一样的护着,哪像她,足足有好几十件。

      还有符箓,绘制符箓不仅废灵力还极度消耗精神力,是以符箓师的数量极少,其在大陆是哪个的地位也极高,一张二级符箓都难寻的紧,而大哥却是足足给了她一沓四级往上的符箓。

      再看看自己手中那一大堆灵石,她顿时有一种自己突然暴富了的感觉,风澜大陆的货币交易都是用灵石,一枚下品灵石便可以供一户平常人家生活一年,一枚上品灵石可抵一百颗中品灵石,一万颗下品灵石,这么说来,自己可不就是个小富婆嘛。

      还有丹药,看这上面四道亮闪闪的花纹便知是四级高阶丹药,丹药炼制高阶便无任何丹毒,完全可以当饭吃的那种,但是丹药的炼制却是繁琐的很,对灵根及天赋的要求也很高,所以炼丹师的数量很少地位也很高,炼丹师的进阶更是艰难,市面上一颗二级高阶丹药都能被放入拍卖行超出天价,遑论四品高阶丹药。

      但是有一说一,这些……也太多了!

      一个加一个地堆起来比她整个人都高,她从后面艰难地探出脑袋,想出声询问什么却又默默地闭了嘴。

      抬头打量了一番后,认命般地耸了耸肩,一撸袖子,将怀中的凤翊放在了头上,“哼哧哼哧”地当起了搬运工。

      “这些沉甸甸的爱,还是我自己来抗吧。”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但前提是如果她不是那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就好了。

      窝在她头顶的凤翊随着她的举动险些从她的头顶摔了下来,这怨不得他,实在是她头顶太秃太滑了。

      低头看了眼立志要当搬运工的某人,他咬着牙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不知道什么叫乾坤袋,什么叫收纳空间的吗?”

      “诶?知道啊。但乾坤袋需要拥有空间系灵根的修士才能炼制,少就不说了还那么贵,而收纳空间更是空间灵根自带的,你看这两样我符合哪一样啊?难不成你有?那你送我几个呗。”苏乞儿耸了耸见有些无赖地说道。

      “笨蛋!你都没内视过自己的筋脉吗?在你丹田旁边那个不是你的收纳空间是什么?放着宝贝不用,非要在这自己做苦力,真是蠢死了。”凤翊十分嫌弃地说道,还使劲在她头上踩了两下。

      苏乞儿吃痛,一把把他拽下来摁在怀里使劲敲了敲他的脑袋,并出声威胁道:“你再踩我马上就把你宰了炖汤喝,毕竟我最喜欢喝汤了。”

      话落便笑吟吟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她忍不住笑弯了眼,随后便将那些法宝符箓灵石丹药什么的统统收入了自己的空间中。

      凤翊见了她这行云流水的做派,心里暗骂“过河拆桥!看来父亲说的没错,女人果然都是善变的。”

      只是他却是不知道自己整个鸟身现在都是红彤彤的,这暗骂中也多了几分不自知的恼羞成怒。

      因为两人是神识交流,是以苏家三兄弟只看见自家妹子先是撸着袖子苦哈哈地准备动手搬东西,后来不知怎么又和那只“秃毛鸟”玩了起来。

      看着自家妹子一会儿愁一会儿喜的模样,三人对视一眼,正准备开口说话时却是看见她小手一挥然后那些东西便统统消失不见了。

      接着他们就听见自家妹子笑嘻嘻地挥着手和他们道别,他们三人看着她的背影纷纷掏出了手上的乾坤袋,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眸子里都带着些疑惑。

      最终还是苏暖逸先开了口,只见他怔怔地说道:“小妹这是……随身空间?没想到小妹还有这等宝贝。难不成小妹是空间系灵根?”

      他话音刚落苏暖墨就低斥一句“糟了”,随后便追了上去。

      他腿长跑的快,没一会儿便追上了。

      大步一跨到她面前,低头至与她相同的高度,一脸正色地说道:“小妹,如果我刚刚没看错的话你那应该是随身空间,以后切莫再现于人前。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应该知道这一点。我这里有个乾坤袋,你可以带在身上为你的空间打掩护,下回要装东西进空间之前可以先将这个乾坤袋拿出来,这样也不至于引起有心之人的觊觎。”

      空间系灵根在大陆上极为罕见,拥有此种灵根的修士不仅可以炼制乾坤袋,若是修炼到极致甚至可以创造一个新的空间!

      最重要的是空间系修士的随身空间可以转移!只要修士本人魂飞魄散,那随身空间便成了无主之物,人人皆可得。

      小妹涉世未深不懂藏拙,拥有这种宝物还是藏起来为妙。

      这般想着眉毛便不由自主地拧了起来,眼里的担忧更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