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烧春

      平行宇宙。

      2020年,一场波及整个星球的板块运动,代替了席卷全球的大流感,改变了历史进程。

      在十级大地震中,大量火山集体爆发——

      地裂、山崩、海啸、熔岩、扬灰……

      燃烧的世界被笼罩在漫天的火山灰中长达数周之久。

      地表温度迅速降低,植物大面积死亡,动物大量灭绝,世界人口锐减小国消亡经济崩溃,小冰河期降临。

      这一事件史称‘撒旦之怒’。

      此后,在漫漫长冬中,幸存下来的人类迎来了撒旦之怒的子嗣——恶灵和灵能者的降临。

      冰河纪57年,撒旦之怒后的第57个年头。

      熊猫市,「伟大国度」的枢纽城市,世界上少数重振经济恢复科技,走出「大崩溃」的城市之一。

      熊猫市东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坐落着紫丁香孤儿院。

      这是一座陈旧的三层小楼,环绕着荒凉的院子,独自矗立在雪原上无依无靠。

      天还未亮,孤儿院二楼已经传出了音乐声。

      刘宇飞在闹铃声中醒来,按掉音乐,音箱中传来今日的天气预报,

      【今日天晴偏暖,零下19度,适合出门,日照时长9小时34分……】

      他下了床,只穿着一条平底内裤来到落地镜前——

      早起先照镜子,这是他最近新养成的习惯。

      温控器上显示着16度,和所有冰河纪出生的少年一样,他并不觉得冷。

      “不是吧,又长高了?”

      他对着镜子边上最高一条墨痕比着自己脑门,看着看着……

      “不是吧,我的疤呢?!”

      镜子中,一个漂亮男孩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的脑门,那里光洁无瑕,别说伤痕连毛孔都看不见。

      他肤若凝脂、眉似卧蚕、眸若晨星、五官俊挺、轮廓分明,一张脸迷之匀称——

      帅,已不足以形容!

      “诶,变漂亮还能忍,但不能把我的勋章都搞没了呀……”

      他小声嘟囔着,大概是很稀罕脸上曾经的伤痕,语气不满地穿成个大粽子走出房间。

      ……

      既然是晴天,早起第一件事当然是清理太阳能板上的积雪,这年头电费年年涨,免费的能源它最香。

      刘宇飞走上三楼天台,拿起一把冻成冰棍的笤帚,就看到一片太阳能板间,穿着皮甲的黎慧已经在忙乎了。

      “阿慧,你看我是不是又长高了?”

      他跑到这个身板结实相貌朴实的小妹跟前问道。

      黎慧今年15岁,比刘宇飞小2岁,她一头乌黑的短发,嘴唇线条坚毅,和她的年龄很不相称。

      她抬起童稚未脱的安全脸,随便打量了一眼比自己高近一个头的刘宇飞,嗯了一声,低头继续清理积雪。

      “还有,你看我额头的疤也不见了。”

      刘宇飞弯下腰凑到她跟前,撩起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

      “我救西蓝花的那道疤,你看。”

      把笤帚一杵,黎慧无奈地打量起那张好看的脸,这脑袋真碍事。

      诶,冰雕玉琢、吹弹欲破、我见犹怜……可惜不是男友。

      没忍住,她伸出小手摸了摸那白腻的皮肤,唔,手感真好,小声道:

      “真见鬼。”

      真见鬼,为什么变漂亮的不是自己?秩序神也太偏心了。

      “是吧,见了鬼了,伤疤可是男人的勋章,就这样没了,你说气不气人?”

      “气人!”黎慧义愤填膺附和着,突然对着刘宇飞的身后叫道,

      “西蓝花,你怎么来了?”

      咦?刘宇飞转身,把屁股留给了黎慧。

      黎慧抬起一腿,一脚把这气人玩意踹下了楼。

      啊~~~

      多么动听的抛物线呐。

      啪!

      下了一夜的雪,足有半米厚,某人嵌进去,好似白面裹粽子。

      ……

      清完积雪,刘宇飞拐去一楼厨房。

      宽大的厨房足有十多平米,暖意最盛的那面墙放着三台集成灶,身材纤细的西蓝花正在中间准备着早餐。

      听到开门声,她满怀期待地转过身,绿色过肩的长发泼洒开来,雀跃不已。

      “宇飞哥!”

      刘宇飞瞥了一眼储物架上,拳头大的土豆整整齐齐码了三排多,一排十个,这是某人习惯,又瞅了瞅下层成摞的鸡蛋,这才看向女孩。

      “还剩土豆34个,鸡蛋96个,蔬菜丁8袋……”

      日常报库存,西蓝花睁着微迷的大眼睛,花痴地盯着刘宇飞。

      储备不多了呢,老骑士留下的钱也不多了,账户也断供两个月了。

      刘宇飞这么想着,弹了痴痴少女一个脑瓜崩。

      “呜,你又打我。”

      西蓝花一脸童稚腮帮鼓鼓,撅起小嘴低声埋怨。

      “谁叫你老穿那么少,说了多少次都不听。”

      刘宇飞板着脸教训道。

      白色裹身的羊绒衫和黑色加绒的厚裤袜,完好凸显了12岁少女的娇小玲珑,但为了省电,厨房里是不开暖气的,穿着这样的西蓝花不免有点哆嗦。

      诶,小丫头天天就知道臭美,刘宇飞从门后取下她的裘皮袄,蹲下帮她穿上。

      o(*^@^*)o

      今天也让宇飞哥给我穿衣服了,西蓝花心里美滋滋,望着那张好看的脸发呆。

      “宇飞哥,你好像又变帅了。”

      “嗯。”

      “诶呀,你的疤怎么不见了?”

      “嗯。”

      “你干嘛不理我?干嘛不理我?”

      “哎呀呀头发乱了,住手!”

      “那你陪我做饭。”

      ……

      一楼的餐厅很大很开阔,当中是一条长长的大餐桌,可以供26人同时进餐。

      小9和小11此时一跪一坐,肩并肩趴在餐桌上。

      两个不丁点大的男孩,一个7岁,一个6岁,都裹得和粽子一样。

      小9,脸上略圆,头发乱糟糟的,拖着两条鼻涕虫,痴痴地看着老漫画。

      小11,清清瘦瘦,眼睛明亮,安静地在桌上画画。

      “开饭了!”

      西蓝花端着锅走进餐厅,一边招呼大家吃饭,一边摆盘盛饭。

      很快各就各位,刘宇飞坐在一头,紧挨着他,左侧黎慧、西蓝花、小9、小11一排并肩坐好。

      早餐很简单,3勺战斗民族的主食——土豆泥拌鸡蛋,一勺豌豆、胡萝卜、玉米粒混合而成的蔬菜丁,外加一碗稀汤。

      “感谢秩序神赐予我们美好的一天和新鲜的食物。”

      大家手牵手,例行饭前祷告。

      “咳,我有件事要宣布……”

      祷告结束刘宇飞终于决定把憋了几天的想法说出来,

      “我决定去繁星打工,明天去面试。”

      “打工?去做什么?”黎慧询问道。

      作为见习骑士,她每月有两万津贴,但这只够填两张嘴。

      老骑士走了,现在孤儿院里还有五张嘴,外出打工势在必行,她懂的。

      “祛灵师。”刘宇飞淡淡的口吻中有一丝骄傲。

      “祛灵师?你?!”

      黎慧瞪大了眼睛,西蓝花同样,就是眼睛比黎慧大多了。

      “嗯!”

      “我反对!”黎慧语气坚决,西蓝花摇着头。

      居然遭到强烈反对,刘宇飞提高了嗓门:

      “我靠,我那么强,不去做祛灵师,难道去扫大街?”

      我那么强……

      那么强……

      强……

      黎慧、西蓝花:“嘁!”

      小9:“嘿嘿嘿。”

      小11刚拿起的画笔,呲溜一下画歪了。

      我靠,都他妈反了,这意思我只配安静地做个美男子?

      他一指黎慧大声道:

      “我不去打工难道你去?”

      黎慧无语,她是神圣骑士秩序团的骑士,还领着津贴,话说这样的身份能外出兼职吗?

      真不清楚。

      “你知道土豆多少钱一斤吗?”

      黎慧摇摇头。

      “你知道什么工作来钱快吗?”

      黎慧摇摇头。

      “你知道繁星大厦怎么走吗?”

      黎慧摇摇头。

      “你知道你卖了值多少钱吗?”

      黎慧摇摇……头,随即把勺子扔了过来。

      刘宇飞一闪头,勺子叮的一声插进金刚岩砌成的墙中,发出嗡嗡震颤。

      2个月前,孤儿院里还有老骑士和另外三名骑士,15岁的黎慧唯一要考虑的是如何实现自己的梦想——成为一名精锐骑士。

      为此她日日苦练,上述问题她从不操心。

      “但以你的灵力,做祛灵师太危险了。”

      黎慧坚持道,按照她的逻辑,无法通过骑士考核的人,当然不应该去祛灵。

      “反正我已经决定了,我只是通知你们而已。”

      刘宇飞一副不容置疑的口气。

      “你!你就不能换其他工作吗?”

      黎慧气急败坏,西蓝花眉头紧锁双拳紧握——

      祛灵师,和骑士一样的高危职业。

      老骑士和小伙伴们这才下葬几周,宇飞哥便要去杀恶灵,怕不是有报复心理?

      他就不能安静地做个美男子吗?

      小11突然抬头看向窗外,那是后院的方向,一向低头画画的他,这个举动立刻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西蓝花:“有情况?”

      小11站起来道:“狼群。”

      五人立刻跑到窗边,果然几条黑影出现在雪地里,其中一条行动迅猛,已经跃入后院开始翻扒墓地。

      后院有八块新立的墓碑,其中一块眼看就要被扒倒在地。

      也许是变异让它们的嗅觉更敏锐,也许是尸体埋得太浅,总之这些荒野中的恶狼不请自来。

      地下葬着老骑士和7个孤儿院的孩子,两个月前由刘宇飞和黎慧亲手葬下,绝对不能让狼群叼走!

      小9兴奋起来,大声喊着:“肉来了!”

      黎慧转身要迎战,被刘宇飞一把拦住,

      “小心声东击西,关好门窗,守住屋子,我打头阵!”

      刘宇飞从门后取过一副皮甲披上,冲了出去。

      “切!耍帅。”

      黎慧和西蓝花对望一眼,分头跑去检查所有窗户是否关严,绝不能让恶狼钻进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