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美女伤心哭泣视频

      “主公,千万莫要丧失雄心,只要返回汝南,凭借主角的能力与威望势必能够卷土重来,东山再起!”

      田丰,先前那名叫醒他的谋士,策马来到他的身边,一脸关切与痛心。

      自家那个雄心壮志的主公,居然被这一仗打击成这个样子,低头不与将士说一句话,还失魂落魄的自言自语。

      “我没丧气,我在想事情。”

      许墨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实话实话。

      田丰愣了一下,看着许墨自信的眼神,突然,他好像看到了曾经那个雄才伟略的主公又回来了。

      ‘原来主公是在思考接来下的事情,主公他还有志争夺天下!’

      田丰双眼放光,心中郁结一扫而光……主公都不气馁,那我当臣子又有什么气馁的理由!

      “主公,等回到汝南,只要您振臂高呼,上联士农豪绅,下结百姓奇人,大兴民生,召军入伍,再养精蓄锐,以高墙拒来敌,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够重新逐鹿天下!”

      田丰侃侃而谈,将胸间计策一股脑说出来。

      本来如果主公颓废不起的话,他是不会再说的,但现在主公仍怀壮志,他半刻也等不及。

      我去,你这是想把我往死里整啊……许墨惊疑的看了眼前这个谋士一眼。

      他对三国演义里边人物的印象,除了各方势力的主脑之外,就对蜀魏两方的稍微深一些,还真不知道袁绍这边,还有这样的能人,特别还是在官渡之战之后。

      他说的不是没用,而是非常有用,非常适合大战后休养生息,官渡之战袁绍虽然输了,但汝南的底子还在,没有被完全打掉。

      以袁绍在汝南的威望和得民心程度,还是有数不清的人支持他的。

      只要照着这条路线坚定的走下去,搞不好真的能东山再起,逐鹿天下。

      但问题自己不是袁绍啊,自己是许墨,这计策对自己来说,那就是失败的准备卡。

      要是真的东山再起了,那才真的是全完了。

      “这个不急,这个等我回去之后再说,你看这太阳,快要下山了。”

      许墨指着晚霞中的落日,转移了个话题,想要赶紧搪塞过去。

      下山的太阳明日还会照常升起,高悬天上……田丰顺着许墨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心中瞬间明悟。

      主公的意思是,今日的失败毕竟换来明日更好的成功,明日的我们,必将笼罩整个大地!

      田丰精神大震,重重的点头,说道:“是,主公,田丰必将紧随您的脚步来日助主公君临天下!”

      许墨:“……”

      …………

      官渡,许墨醒来的大帐。

      这里原本是袁绍的地盘,但现在已经换了主人。

      面白须长的曹操坐在榻上,看着底下跪倒一片的袁绍降军,心中豪气大生。

      在这场战争之前,没人看好他,敢说他会赢,甚至很多人都认为他会输,会给袁绍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但现在事实是他坐在了这里,而袁绍宛若丧家之犬一般逃离。

      “主公,袁绍那厮率残部逃走,据探子来报,是往汝南那边而去,看样子是想回去继续纠结力量。”

      一谋臣慢慢走到曹操身边,慢条斯理的说道。

      曹操对这人的态度颇为尊敬,认真听他说话,正是曹操手下第一谋臣,荀彧,同时也在这刚刚结束的官渡之战中立下惊天功劳。

      荀彧继续说道:“不知主公现在是想直接派兵追杀,彻底以绝后患,还是想先整顿军心,日后再派兵彻底清除。”

      曹操听了之后陷入沉思,这两个选择都可以选,但后者更为正确,对他现在比较有利。

      毕竟袁绍此刻已经被他打残,短时间之内绝对不可能回复元气,放他回去也只不过是让他多活了一阵,问题不是太大。

      而如果现在直接派兵追杀的话,势必不是一点兵力就够了的,袁绍虽然战败但也不是任人宰割之徒。

      这样一来的话,自身兵力分开,搞不会被局外势力趁火打劫,抢夺战果。

      曹操有些犹豫,本来照他的性子,是该选择后者,这也是本来的历史走向。

      但是,在见到了今天‘袁绍’看向自己的眼神之后,曹操有些动摇了。

      那个眼神里没有失败后的不甘与沮丧,只有深不见底的平静。

      好像即便是这样一场大败,也丝毫不能影响他的内心。

      曹操越想越愤怒,终于打定了主意,“给我派兵继续追杀,务必将袁绍那厮的人头提回来见我!”

      荀彧等一众谋士吃了一惊,这个答复超出了他们的设想,但看自己主公现在咬牙切齿的模样,显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没有再劝的余地。

      ‘也不知道袁绍是如何惹到了主公,竟然惹得他如此生气。’众人心里想着,把主公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

      回汝南的路程很远,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走完的。

      马背上的许墨打了个喷嚏,有些疑惑,以他的体质是根本不可能受寒的。

      “难道有人在骂我?”他嘟囔了一句,这个世界又没人认识他,怎么会骂到他的头上来?

      “主公,您身体无恙吧,请保重身体,汝南的子民还需要您,我们还需要您!”

      一旁的田丰赶紧过来,自从上一次谈话之后,他的状态就像是打满了鸡血。

      “好的好的。”许墨不太想和他说话,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太过狂热,赶紧打着哈哈应付过去。

      “现在这是到哪了?”许墨问道。

      他对这个世界都人物了解都有限,更别提现在脚下踩的是什么地方了。

      田丰听到这句话愣住了。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赶紧调转马头。

      去到现存的这八百游骑兵里职位最高的那一个那,询问他有关路线的事。

      问着问着,田丰的脸色就有些黑了。

      田丰又返回许墨身边,脸色有些难看,说道:“主公,有个不好的消息……咱们的地图,丢了。”

      “地图丢了,啊,没事,不就是……”

      “什么,地图丢了!”

      许墨无所谓的摆的手,一下僵在半空。

      直接灵魂出窍,差点螺旋升天。

      地图都能弄丢,这样的人才才是真他妈的卧龙凤雏!

      这他妈才应该是被曹操以少胜多的合理配置!!

      “那为什么半天都没人说,埋着头是赶什么路呢?”许墨左手抚额,无奈问道。

      搞了半天任务还一点没开始自己就先迷路了,看着周围这漫天草木,自己这次可真的是有够背的。

      “他们,他们都以为主公手里有地图。”田丰弱弱回答道。

      打仗丢了地图,确实是有些匪夷所思了,就算是在逃亡也不该出现这种天大的纰漏,他担心主公会因愤怒直接处死那名千夫长。

      “唉,算了算了,赶紧让探子出去探明这是什么地方,我们也赶路很久了,就先停在这里原地整顿一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