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菠萝app下载游戏

      金庭山上白雾氤氲。

      金色的枫叶铺满了一地,随着带有一股檀香的风一吹过,地上便犹如掀起了金色的浪潮。

      灵抚殿正中有着一尊二丈高的金身,舒眉朗目,散发着一股出尘气质,手握紫薇宝剑,看起来又有着难以匹敌的锐利锋芒。

      这便是“马仙人”的形象。

      妖域内的程宵猛然睁开双目,感受到了此地有一股极为霸道的剑意萦绕于此,自己在其他地方签到时,也曾获得过剑法悟性,对于剑法的造诣也不算低,而此处的剑意,是他所见到过最为霸道的剑意。

      有一股君临天下的睥睨之气,仿佛能够号令天下之剑。

      “好厉害的剑意!”他顿时忍不住感叹一声,紧接着开口说道:“系统,在此签到!”

      “叮!你在马仙人金身前签到,获得‘王权剑意’”

      话音一落,妖域内卷起了一阵凌冽的锋芒,无穷剑气围绕着程宵的身边。

      此刻的他仿佛化身千古帝王,举手投足间皆是散发着,睥睨天下的霸气,而后又仿佛是一位绝世剑仙,无穷剑气随心而动,天下万物皆可为我手中剑。

      一剑可镇千秋世,一剑可杀万万敌......

      “好一个王权剑意!”

      程宵感受到自己的心境发生了巨大的蜕变,顿时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而此时林芸已经带着江晚萤离开。

      灵抚殿的后方,便是普通香客无法踏足的地方。

      金庭山上的修士,从一开始的上百,到现在的不足十人。

      仅仅耗费了千年时间......

      林芸看着周围的一切,表情略微有些凝重,连话也不怎么说了,只是拉着小晚萤,走过回廊,最终来到了正对大门的一座宫殿外,上方的匾额的三个金色大字灰蒙蒙地,显然是好久没人擦拭过了。

      “金凌殿?”

      妖域内的程宵念叨了一声,随后便开口说道。

      “系统,签到金凌殿!”

      话音一落,一道电子合成的声音顿时传来。

      “叮!”

      “你在金凌殿签到,获得《紫薇剑经》。”

      话音一落,又是那股熟悉的感觉,脑海中微微传来胀痛之感,无数的记忆争先恐后地钻进了脑海当中,程宵当即盘膝开始消化起来,周身原本将要散去的金色剑气,此刻竟又开始暴动起来。

      金色的锋芒疯狂肆虐着这片土地,而程宵盘坐于蛇殿内,细细感悟着心得......

      而与此同时的金凌殿外。

      小晚萤十分好奇地悄悄探出了脑袋,往里看了一眼,就见大殿内整整齐齐地站着一众人,看年纪竟与自己差不多。

      而大殿上方的座位,坐着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中年男人,身着一袭麻衣。

      另外还有一个白发白须的老爷爷。

      下一刻,就见林芸突然拉着小晚萤走进了大殿内,朗声道。

      “刑头,我带着人来了。”

      闻言,小晚萤有些惊讶,没想到那么多人竟是在等自己?

      此刻正坐在大殿上方的一位身着麻衣,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微微颔首,此人自然便是斩妖司的百户——刑樊。

      十年间不知发生了什么,他的两鬓已经染上了白丝,整个人看起来竟苍老了足有二十多岁。

      不过他的修为也提升了不少,当年是通脉后期,如今已然踏入了神藏境。

      虽然说看起来苍老了许多,但目光依旧锐利如电。

      甚至还因为当年的那一战,成功地晋升为了四钱斩妖师。

      此时刑樊的目光落在了江晚萤身上,漆黑的双眸中不经意间闪过一丝异彩,似是有些惊讶以前的小婴儿,如今竟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

      而坐在刑樊旁边的老者也皱起了白眉,锐利似剑的目光上下扫视着江晚萤。

      如今大殿内所有人的目光,皆是锁定在了江晚萤的身上。

      刑樊眼中异彩连连,内心暗暗感叹:不愧是贵人的女儿,果真长得惊艳旁人。

      而那老者却是在皱眉思索着:这就是所谓的斩妖魁首之女?也不过如此吧。

      大殿内的众多孩子,都是十分好奇地看着江晚萤,也没太多顾忌,直接开始窃窃私语,大多也都是在讨论这个漂亮的女孩是哪家的,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

      一下子受到那么多人的关注,小晚萤的脑袋逐渐耷拉下来,俏脸上浮现出红霞,忍不住怯怯地躲到了林芸身后。

      接下来,刑樊目光示意大殿两旁站着的斩妖师。

      后者赶紧去搬来一张太师椅,放到了殿前。

      林芸转身蹲下看着小晚萤,揉了揉她的脑袋,开口安慰道:“小萤,你到那里坐下,阿姨就在旁边看着你,勇敢一点,别害怕。”

      闻言,小晚萤十分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后便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坐到了那张太师椅上。

      就见刑樊突然站起身,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画像,指着上方白衣白发的无脸人,脸上尽量挤出一丝“核”善的笑容,开口说道。

      “小萤,看看这个人,是不是你爹?”

      小晚萤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内心顿时有些害怕,屁股往后挪了挪,目光连看都没看那张画像一眼,便摇了摇头道。

      “不是。”

      此话一出,刑樊与林芸两人的表情皆是有些疑惑。

      可随后江晚萤便又开口补充了一句:“那是我白爸爸。”

      一时间,大殿内顿时传来了窃笑声,还有人在悄悄议论。

      这孩子莫非是脑子不太好使。

      爹跟爸,不都是代表父亲的意思吗?

      可就算他们说的再小声,江晚萤也都能非常清晰地听到,立马便回头给了他们一个凶凶的眼神,可同时心里又有一点小委屈。

      自己可是三岁便开始识字的。

      这么简单的东西,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刑樊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威严的目光扫过殿前站着的一群顽童,沉声道。

      “安静。”

      接下去,刑樊便开始暗搓搓地套话了,拐弯抹角地想要从她口中撬出程宵的信息,以及动向,类似于这些问题。

      “小萤,你姓江的话,你爹......啊不对,你爸爸也一定姓江吧?”

      可小晚萤的回答却出乎意料,异常地犀利:“莫非你爹不姓刑?”

      此话一出,大殿内又是传来一阵窃笑声。

      刑樊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内心又有些惊讶地望着此刻面露胆怯的小女孩。

      真不敢相信,这般犀利的回答,竟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

      “咳咳......安静!”

      刑樊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又笑着问道,这一次似是察觉到对方有些不简单,甚至还用上了敬辞。

      “那......令尊在客栈住的可还习惯?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告诉我,我会派人亲自送去,若是客栈住不习惯的话......斩妖司内......”

      他话音还未落下,便听到小晚萤开口打断道。

      “不必了,多谢大人,我白爸爸不在任何一家客栈,大人不用多费心。”

      可刑樊依旧还不死心,连问了好几个问题,看似是在关心江晚萤,可实际上都埋了坑等着她,目标皆是冲着程宵而去。

      然而这看起来单纯可爱的小女孩,言辞却十分地犀利,时常语出惊人,令刑樊哑口无言。

      直至最后也没能问出来什么。

      不仅连程宵的姓氏都没问出来,甚至连自己的家底都快透露出去了。

      终于,坐在刑樊身边的老者终于忍不住,一双凹陷的双眸中射出锐利的光芒,直言道。

      “小娃娃,我们只想问问你那位白爸爸,对人族是否有威胁。”

      “口头上说也没什么意义,不如约个时间,约个地点,我们亲自与他见一面吧,这样对谁都好。”

      这其实就是今日他们的最终目的,那便是搞清楚程宵的真实身份。

      刑樊执意相信程宵,因为他曾三次拯救过金庭山,是整个金庭山的贵人,即便身上散发着妖气,那也绝对是一位强大的斩妖师,正如小晚萤的母亲一般,乃是一代斩妖魁首。

      然而这位老者名为“叶枫尘”,也就是金庭山的当代掌门人,元婴期修为,如今跌落至金丹期,活得比金庭山的任何人都要长,迄今已有五百多岁。

      当初金庭山的修士齐齐进入黑雾内斩妖。

      然而最终回来的人却寥寥无几。

      而他师父便是其中一人,由于黑雾会对灵修造成不可逆的伤害,浑身的经脉会被堵塞,丹田内的金丹,元婴,皆是会遭到毒害,故而进入黑雾中的修士,即便能够回来,也活不长久。

      叶枫尘的师父算是幸运的了,吸入的黑雾倒也不算多,好歹活了几十年。

      在临死之前,将这个门派托付给了叶枫尘。

      他目睹了门派长老,师兄师姐,尽数葬身于妖兽之手,故而对妖兽极为憎恨,甚至对哪怕只是体内怀有妖灵的斩妖师也十分排斥。

      毕竟这年头,斩妖师被体内妖灵反噬的例子屡见不鲜,一旦遭到反噬,被占据了心神,那便是彻彻底底的妖了。

      因此叶枫尘将他们视作潜在的危险,平日里不允许斩妖师随意踏入金庭山,直到今天才勉勉强强让他们进来一回。

      但是事后的话,以叶枫尘的性格,必定会让人将整个大殿内的桌椅,地板,甚至是柱子,天花板都里里外外地擦一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