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

      傅文熙几乎没有迟疑,就在主持人宣布开始的时候,他就直接举牌了,说道:“八万。”

      “七号这位公子出价八万。”主持人笑,“还有人出价吗?此乐器虽然不是法宝法器之流,却是来自七号失落地,具备很高的研究价值。”

      “请问主持人,何以见得这箜篌就是来自七号失落地?”突然,有人大声问道,“我看着,这箜篌毫无特色啊。”

      “大人有所不知,这箜篌后面有着上古文明铭文,根据几位老学究判断,应该就是来自七号失落地。”主持人笑道,“自然,也有人研究过,为什么这箜篌有着淡淡的灵气波动,却不是法宝法器?”

      “是啊!”下面,有人乱糟糟的问道,“既然有灵力波动,为什么不是法宝法器?”

      “对于这个问题,我等还在摸索阶段。”主持人笑道,“有老学究推断,可能是当年失落地的大修炼者用过,残余的一缕灵力波动,这等问题,你们莫要问我,如果有兴趣,可以拍回去研究研究。”

      “还有人出价吗?刚才有人出价八万?”主持人继续问道。

      “八万五千。”后面,有人出价。

      “九万!”傅文熙几乎没有丝毫的迟疑,再次出价。

      “喂喂喂,傅公子,就是一尊箜篌而已,就算来自失落地,也不值这个价钱。”青木低声提醒道,“你别被主持人忽悠了,紫薯可会忽悠了。”

      “什么?”傅文熙低声问道。

      “我是说,这尊箜篌不值这个价。”青木忙着说道。

      “主持人叫什么?”傅文熙直接问道,“紫薯?”

      “对。”青木笑道。

      “和你倒是一对。”傅文熙说道,“青木配紫薯,蛮好的。”

      “十万。”后面,再次有人出价,还是刚才那个人。

      傅文熙忍不住转身,向着后面看过去,那人坐在角落里面,看着像是一个中年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带着帽子,却是看不清楚容貌长相。

      “十五万。”傅文熙微微皱眉,就一具箜篌而已,这人吃错药了?

      对方似乎没有想到,傅文熙一下子就把价钱开到这个位置,忍不住抬头向着他这边开过来。

      隔着老远,傅文熙能够看到,那是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人,没有丝毫的特色,唯独一双眸子,却是冷冰冰的。

      “二十万。”对方略略一迟疑,再次开价。

      这个价钱报出来之后,拍卖会在场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二十万金币,足够买一件好一点的法宝了,或者,修炼必须的,九品上的丹药?砸钱买这个做什么?

      “三十万。”傅文熙有些恼恨,他知道,金空蝉给了他大概有一百多万金币,他原本以为,这是一笔巨款,但是,弄不好,今天就砸这里了?

      为着那尊箜篌?

      可是,这个箜篌,他势在必得。

      中年人有些犹豫,但终于没有再次出价,主持人再次煽风点火的问了几遍之后,都没有再次出价,她才敲下了拍卖锤,傅文熙在下面看着很想要骂人。

      在主持人宣布,那尊箜篌属于他的时候,他才算松了一口气。

      “紫薯小姐,请问,你是否婚配?”突然,傅文熙大声问道。

      “啊……”一瞬间,拍卖会场先是冷场了,紧跟着,就是哄堂大笑,毕竟,主持人长得极为美貌,傅文熙也是那等容颜清俊至极的年轻公子。

      甚至,已经有人乱糟糟的打趣。

      紫薯能够在鱼龙混杂的流金城主持拍卖,自然也不是普通人,她愣了一下子就忍不住笑道:“公子,你难道不惜重金,买下箜篌,就是准备送给我吗?我五音不全,不通音乐,只怕要辜负公子的美意了。”

      “不不不!”傅文熙笑着摇头道,“紫薯小姐,我买下箜篌,自然不会送给你,本公子擅长音乐,也善于弹奏箜篌……你都五音不全了,本公子对你没兴趣,是我身边这位对你有兴趣,他不好意思问,让我帮忙问问。”

      说着,他就指了指青木。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青木身上。

      “不好意思,本公子对于五音不全的妹子没有兴趣,我喜欢能够弹奏箜篌的清俊公子……”青木开始还没有回过神来,但是,他自来在佣兵中混迹,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众人再次哄堂大笑。

      主持人也是笑着,忙着宣布下一件拍卖品,却是一个海棠灵果,属于八品灵果,起拍价一万金币。

      “傅公子,你要不要拍下来尝尝?”青木看了一眼那个海棠灵果,问道。

      “尝个屁啊?”傅文熙没好气的说道,“海棠果不好吃。”

      “不好吃吗?”青木有些诧异,问道,“你吃过?”

      “大家都说不好吃。”傅文熙摇头,直接说道。

      反正,他家小野花说,海棠果不好吃,煞费苦心的给他弄了果脯,还练了一颗海棠丹,甚至,她还准备让一个蚕宝宝寄生在海棠树下,哎……

      想想他辛辛苦苦养的海棠果树啊,就收获了一季,眼看着就要没有了,现在,他提到海棠果就心痛。

      “这失落地有没有发现过变异的紫薯啊?”傅文熙突然说道,“紫薯烤或者蒸,都还不错,如果有变异的,想来口感更佳,香软甜糯?”

      这一次,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大,拍卖台上,紫薯自然是听到了。

      旁边,一些参加拍卖的客人自然也听到了。

      “傅公子,这不就是紫薯小姐吗?”夏苍南大声说道。

      “言之有理!”傅文熙连连点头。

      紫薯叹气,这特么都是什么事情啊?刚才那尊箜篌,可是他自己竞价的,也没有人把刀架他脖子上逼着他啊?

      再说了,虽然有时候,拍卖行有做一些小动作,故意安排人竞拍,以此哄抬一下子拍卖价钱,可是,天地良心,那个穿着斗篷的中年人,真不是他们拍卖行的人。

      那尊箜篌,除了打着来自失落地的名头,真的不值什么,能够拍出去就不错了。

      “你撩人家美貌的主持人做什么?”青木苦笑道。

      “哼,这个拍卖会,让我很不爽。”傅文熙直接说道,“什么果子不好拍,弄个棠果,膈应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