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逼导航app

      不管怎样,乔绒觉得,自己既然跟傅北峻秦醉都和解了,应该可以脱离自己过往那悲惨的命运了吧。

      放学。

      傅北峻照常去酒吧上班。

      即便如今他母亲的医疗费乔家愿意承担,但是,他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说反悔就反悔。

      这种事情,他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的。

      曾经便有好心人说会帮助他们,结果后来不了了之了。

      以乔家的人品,这种可能性更大吧。

      在这个世界上,他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只是,当他工作一会,就看到秦醉出现了,他身边跟着三个朋友,直接倒在了角落的沙发卡座里。

      很快,秦醉就看见了傅北峻:“没想到,居然可以在这里见到你。”

      他唇角边扯出一个挑衅的笑。

      在学校里的时候,他是顾及着宋冉冉,才没有对傅北峻做出什么来。

      在这种地方,他是客人,他是服务员嘛,那就还挺多可以做的。

      领班的看见秦醉对傅北峻说话,便让傅北峻去伺候秦醉。

      “那可是秦少爷,伺候好了,小费少不了。”

      傅北峻淡淡应了句,便往秦醉那个方向走去。

      此时,乔绒跟苏小糖又过来了。

      苏景今天有空,邀请她们一起聚聚,乔绒心情也挺好的,便答应了。

      于是,她看到了秦醉刁难傅北峻的一幕。

      “傅北峻,就你这样,你觉得你配得上冉冉吗?”

      傅北峻闻言,一双眼静静看着秦醉。

      从乔绒这个角度,能看到少年高高瘦瘦的背影,在灯光下散发着些许阴郁的气息,然而他语气却十分平和:“几位要点些什么?”

      平静的仿佛跟秦醉不认识。

      这一阶段的秦醉十分年少轻狂,谁要是惹他生气,他能将人打进医院。

      很显然,傅北峻此时的平静惹到他了。

      明明他什么都没说,语气也很平和,但是,越是这样不在意,越是这样平静,细想之下,更加气人。

      此时的乔绒想,这一阶段的秦醉,完全不是傅北峻的对手呀。

      人家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气得秦醉要爆炸了。

      很快,她听到秦醉的声音传来:“傅北峻,你挺拽的呀,不知道我让苏景将你炒了,你还能不能这么气定神闲。”

      “我知道,你妈病了,需要很多钱,你没钱,你看看你穷的样子,你配得上冉冉吗?”

      用金钱碾压一个人,是最不光彩的。

      乔绒也是穷过的人,她从小就很羡慕其他女孩子那么多好看的文具,再长大了,羡慕其它女孩子有好看的裙子穿,再那之后,上了大学,别的女孩子有各种化妆品,可她都没有。

      她一直都很勤俭节约,在大上学以后,就不断找兼职做。

      所以她其实挺能体会傅北峻的心情的,只是,她想,他们既然两清了,傅北峻跟秦醉有什么过节,都跟她没有关系了。

      她背过身去,想找个位置坐。

      “傅北峻,老子直白跟你说了,别说是将你工作全部弄掉,我一声下令,就不会有医院继续帮你妈治病,就这么简单。”

      欺辱一个人多么容易呀,乔绒气到浑身颤抖,猛地转头:“秦醉,你说话不要太过分。”

      本来正准备将傅北峻狠狠碾压在尘土里,让他以后远离宋冉冉,守好自己界限的秦醉,听到乔绒的话后,抬头看向乔绒。

      傅北峻也转过头来。

      隔着几米的距离,他看到那个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的女孩。

      乔绒本来是不想管傅北峻的,反正,傅北峻跟她既然两清了,那她从此远离他就好了。

      但是,当听到秦醉说那番话之后,她还是生气了。

      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竟然能对生命漠视到这种地步。

      居然说一个病人?

      哪怕是再坏的人,应该也懂祸不及家人吧。

      乔绒总算之后,后来为什么傅北峻跟秦醉一直在斗争了,原来,早就开始有了伏笔。

      甚至于傅北峻后面黑化,秦醉肯定也是添砖加瓦的一员吧。

      “乔绒,你别多管闲事。”秦醉警告一句,似乎有点烦躁。

      虽然他今天下午没有训斥乔绒,但不代表他一直好说话的。

      如果她还是跟过去那样让他生气,那他也不会放过她。

      苏小糖有点担忧的看着乔绒:“绒绒,你别得罪秦醉呀,他不好惹的。”

      乔绒也不想这样的,明明说好不管了,她都有点懊恼刚刚自己的冲动。

      但既然已经开了头,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乔绒硬着头皮上前,看着秦醉,良久开口:“宋冉冉是一个善良的女孩。”

      “我当然知道冉冉善良了,所以呢?”

      秦醉冷笑一声,盘着二郎腿,手就搁在腿上敲打着,似乎想听乔绒说出什么来。

      “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当然是喜欢善良的人了,你这样对待傅北峻,就太不善良了。她知道了,会不开心的。”

      秦醉皱了皱眉头,好像是这样。

      乔绒见秦醉没有反驳她,便继续说:“其实吧,秦醉哥,你们俩既然都喜欢宋冉冉,她跟你们的关系也不算差吧,你看今天你那么对她,她都没有怎么生气,说明你机会还是不少的,那你想让傅北峻输的心服口服,你就应该跟他公平竞争啊,而不是靠外力去碾压,这叫胜之不武。”

      “呵,你当我傻?比学习我又比不过他。”显然,秦醉不相信乔绒的忽悠。

      乔绒笑了笑:“但是你有钞能力呀!”

      “超能力?什么?”他哪里有什么超能力。

      “宋冉冉学习好嘛,你可以花钱请宋冉冉做你的家教。”

      看,她为男女主感情更进一步添砖加瓦了。

      “你说的有道理!”秦醉说着,站起身来,伸手拍了拍乔绒的肩膀,“行了,我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你顶撞我的事情了,傅北峻,你也好自为之。”

      说完,秦醉转身离开。

      “哥,不是要喝酒吗?”秦醉的小跟班在身后喊。

      乔绒松了口气,总算送走这个魔王了。

      她也希望能帮到傅北峻吧。

      可她抬头,就看见傅北峻那浅色凤眸正凝视着她,神色深深,像是要看穿她似的。

      “我喜欢宋冉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