噜噜2017

      “天上院是一个开朗的女孩,她的身边总不会缺少朋友跟笑容,而陀地罗正好相反,性格内向的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人交流,所以,他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土间总悟用柔和的声音徐徐道来。

      众人也很识趣的没有出声,而是仔细的听着故事——土间师傅肯定有他的道理,也许所谓的爱情见解,就藏在故事中呢?

      “好在,内向的孩子总会有一两个特长,陀地罗的手工艺就很不错,这也成为了他的爱好,有这个爱好在,陀地罗到也不觉得一个人不好,直到那一天……”

      “坏家伙们踩踏着陀地罗的作品,性格内向的他找不到人帮忙,只能无助的看着一件件心血之作,被摧毁,被破坏,陀地罗看着那些人,露出了凶狠的目光,他记住那些家伙了……”土间总悟声音稍微带点癫狂。

      一众人打了个寒颤,喂,喂,说好的爱情故事,为什么有听复仇故事的感觉?

      “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就在陀地罗最无助的时刻,天上院出现了,‘喂,你们这些坏蛋,为什么要弄坏不别人的东西?赶快住手!’天上院的声音很温柔,却说不出的坚定……”

      “而这声音对陀地罗来说,绝不亚于天籁之音,他呆呆的看着眼前娇小的背影,只感觉这背影说不出的宽广……”

      “跟陀地罗不同,开朗的天上院在班上很得人心,坏家伙们不敢做得过分,只能悻悻的离开,而这时,天上院才回过头对着陀地罗微笑道‘你没事吧?下回遇到这种事,要记得反抗哦,还有,你的作品,我很喜欢呢’。”

      “那一刻,微笑着的天上院成了陀地罗心中的天使,原来一个人笑起来竟然可以那么好看,原来,她喜欢他——的作品。”

      众人——圆,圆过来了,所以,这还是爱情故事,不是复仇故事!

      “从那天开始,性格内向的陀地罗有了新的追求,他每天都欣赏欣赏着天上院的笑容,从笑容中获取灵感,然后做成作品后,便不动声色的放入天上院的书包里……”

      众人——喂,喂,胡乱翻人书包过分了吧!这是什么奇葩的爱情故事?

      “每一天,陀地罗都会放入一个新的作品,每一天,他都能收获不同的灵感,而这一送,就送了将近十年,这期间,从不间断!即使天上院生病在家,她的书包里依旧会出现新的作品,即使去旅游,她的旅行包里也会出现陀地罗的新作品……”

      众人——喂,土间师傅,你确定这是爱情故事吗?为什么像是在往惊悚方向发展?不对,那个陀地罗百分之百是跟踪狂了吧。

      “即使天上院转了学,即使天上院报了警,咳咳……”像是想起了什么,土间总悟轻咳了两声,掩饰尴尬。

      众人——土间师傅,别想蒙混过去,这特么已经跟踪到让人转学跟报警了,话说,这到底是怎样惊悚的爱情故事啊!

      “然而,该出现在天上院书包里的手工作品依旧会准时出现。”

      众人头皮一阵发麻,并感慨——天上院小姐姐好可怜!

      “终于,陀地罗的这种恒心加毅力打动了天上院,在大学毕业那天,天上院打通了手机中一直存着的某个号码……”

      听到这,众人发现自己再也无法直视恒心加毅力两个词了,这根本就是变态吧?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陀地罗低沉的声音‘天上院,我,我再也不敢了,别骂我……’。”

      众人额头上冒出冷汗,果然是跟踪了吧!

      “可天上院却用温柔的声音开口道‘陀地罗,你送我的作品我全都卖掉了……’另一边的陀地罗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

      众人——这果然不是什么正经的爱情故事。

      “没等陀地罗开口,天上院接着道‘卖出的钱正好够办理结婚手续,你要来吗?……’”

      “陀地罗闻言愣住了,半晌,他才道‘结婚手续,你跟我?’‘当然,你不愿意?’电话另一边的天上院是如此的温柔……”

      众人感觉,他们再也无法直视温柔这个词了,这算什么,跟踪狂的逆袭?

      “两人结婚七个月后,天上院早产,但在爱情魔力的滋润下,她还是产下了一个健康无比的宝宝,真是奇迹啊。”

      一众直男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门外,因为要取材,还未来得及买水的霞之丘诗羽:“……”

      呵,呵呵……早产的,健康无比的宝宝?外星人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不对——这个故事根本就不正经啊!算了,她还是去买水吧,啊~!完全没有取到材啊,只是再不走,她都快无法直视恋爱这个词了,这一次,霞之丘诗羽走得很果断。

      “你们看,多么完美的爱情啊……”故事说完,土间总悟开始蛊惑起来。

      众人内心疯狂摇头:“不,不,这才不是什么完美的爱情,这根本是变态一般的爱情,如果爱情是这模样,他们完全接受不了啊!”

      “两人相遇于微末,又因为作品而相识,再因送礼而相知,而,陀地罗也十年如一日的保持本心,就算被投诉,甚至差点被逮,咳咳,小细节不用在意……”

      众人:“不,你刚刚想说被逮捕吧,这怎么可能让人不在意啊!完完全全被社会所不容啊!”

      “最后,又在爱情的魔力下激发出奇迹,虽然早产,但宝宝却健康无比,这难道不是奇迹吗?爱情,果然会创造出无数不可思议的奇迹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种奇迹,他们不是很想要。

      “你们现在明白爱情是什么了吗?”土间总悟微笑着问道。

      众人——他们没明白什么叫爱情,到是明白了什么叫变态!

      “那个,土间师傅,这故事对天上院来说,是不是不太友好?”有人忍不住问道。

      土间总悟一脸惊讶的回头:“怎么会,当一个人十年如一日的入侵你的生活,你肯定也习惯了,而且,我还特意提到,天上院可是动不动就会骂陀地罗啊!除了陀地罗,谁还能这么包容她?这都是爱啊!”

      有人恍然大悟道:“原来爱情就是包容啊……”

      “有那么一丝丝接近了,不过,你们明白该怎么追女孩了吗?这个故事可是追女孩的标配。”

      众人想点头,但总觉得太过变态。

      藤上拓也脸色难看的举了举手:“土间师傅,我跟洋子也要这样吗?”

      “笨蛋,你们不是在一起了吗,这个故事的精髓是想告诉你们,要有毅力,要不要脸,要足够的不要脸,要有就算被警察抓捕,也要坚持不要脸的精神,懂吗?”土间总悟恨铁不成钢道。

      众人:“不,这会死的吧?会社会性死亡的吧?”

      土间总悟恶魔笑:“怕丢脸的你们,哪有什么资格期盼爱情?”

      众人低头,青春期的家伙们把脸面看得比爱情重多了。

      藤上拓也如梦初醒,对啊,要不是昨天他不要脸的强吻洋子,他们也没这么快在一起,所以,土间师傅是对的!

      “好了,在决定是否要存着坚持不要脸的精神后,再来找我吧,拜!”见众人不语,土间总悟顺势走了出去,只留给他们一个唏嘘的背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