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美女多的直播平台

      两人走着走着,竟然溜达到码头上去了,李仁军有个习惯,平时散步就愿意往码头上跑,盖因码头上的人多,显得热闹,这个年月可不是后世,哪里都人满为患,人们都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修身养性,这个时代,整个美洲大陆都是地广人稀,到处都是一片荒凉,人们都愿意找有人气的地方扎堆。

      此时日已西斜,柔和的海风从海面上缓缓吹来,吹尽码头上的暑气,一大群海鸥在靠泊的船只桅杆高度盘旋,码头上的吊机此起彼落,忙碌的装卸着货物。

      “很稀罕啊,这一波移民竟然是直接坐船来到诺福克。”李仁军指着一群刚从船上下来的移民说道,那一群移民正在社团干部的指挥下,聚集在一起休息等候安排。

      “现在铁路不通,所有的移民都是坐船过来的啊?”刘云飞很诧异的问道。

      “你看他们穿的衣服,还有带的行李,一看就不是从西京登陆,然后经过铁路运输到美河,再经过五大湖或者美河口坐船过来的,而是直接跨印度洋过来的,要知道,走本土铁路的移民,穿的衣物应该是统一制作的新衣服,他们穿的衣物,那还是大员那边发的吧?”李仁军解释道。

      刘云飞仔细一看,确实如此,走本土的移民精神面貌应该好一些,象他们的神色一看就是常年在海上漂泊才有的。

      “哦,现在竟然从印度洋开始发送移民了?这个海运距离是不是太长了啊。”刘云飞问道。

      “让人把那个船队主事的人叫过来问一下不就清楚了。”李仁军指着码头上靠泊的船只说道。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刘云飞和李仁军坐在凉棚下困得快睡着的时候,李仁军的秘书领着一个被日光晒得脸上黢黑的年轻人来到二人跟前,此人身穿长袍,头上扎着一个发髻,不过没有系上头巾,身材匀称,黝黑的面皮也遮不住脸上的俊秀之气。

      “草民杨明骞见过二位领导,给二位领导请安了。”杨明骞上前就欲跪倒行礼,李仁军连忙上前拉住。

      “小杨船主不必如此,这不是明朝,在嘉华国内,人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在座几位同为炎黄子孙,都是一个祖宗传下来的,不必弄得如此生分。”

      “如此另草民更加惶恐,见到贵人,行礼是应当的。”杨明骞嗫嚅的说道。

      “跟你们讲话怎么就这么费劲呢?华夏一族上古时期没有跪礼一说,甚至在大宋时期,见到官家也不用跪拜行礼,这跪拜的毛病是蒙元时才有的,我们早就废除了,见一回还得说一回,每次都口干舌燥,要跪就跪,跪完滚蛋。”李仁军有点上头。

      这样一来,杨明骞还有点不知所措了,嘴里嗫嚅着,站也不是,跪也不是。

      “哎呀,小兄弟就坐下吧,入乡随俗吗,”刘云飞打圆场说道,“叫你过来呢是问你一些事情,坐下说,喝口茶。”

      见刘云飞如此说话,杨明骞才勉强坐下半个屁股,小心翼翼的问道,“二位领导想问什么,小子会知无不言。”

      “我看你的船上有移民?这是从哪里发运过来的?”李仁军问道。

      “回禀领导,我们船队从大员北港起航,受大员移民部门的委托,装运了十户移民,共计五十五人,其中有一人在船上生病去世,于二十天前到达美河口保税区,正好我们船队还从拉普拉塔装运了牲畜,要送到诺福克,所以美河口那边的领导让船队顺便把这些移民转运到诺福克,所以我们就过来了。”杨明骞解释道。

      “果真如此,我一看这批移民就不是从本土转运过来的,还真是走印度洋航线,这一路上走了多长时间?去过哪些地方?”李仁军笑道。

      “从北港我们一共承载了四百余人的移民,还有一些货物。启航以后,先去了马尼拉,然后是三宝垄,在三宝垄放下了一些货物,有换装一些货物,然后就穿过巽他海峡,穿过小西洋,在肥鸟岛稍作停留,绕马仁加岛南下,到达马贵斯河的曹操堡。”

      “这肥鸟岛是哪个地方?”李仁军很好奇的问道。

      “肥鸟岛在小西洋的中间,大概位置就在马仁加岛的东部,因为岛上有一种鸟,飞不起来还特别肥,所以大伙就给起名叫做肥鸟岛。”杨明骞解释道。

      “那不就是鸵鸟嘛?鸵鸟就不能飞。”刘云飞说道。

      “不是鸵鸟,没有鸵鸟高大和健壮,腿也短,当地百姓管牠叫做多多鸟,好像别处没有。”

      “哦,那可能和鸵鸟有亲戚关系,马贵斯河现在怎样啊?”李仁军继续问道。

      “马贵斯河的据点被当地的吕老板起名叫做曹操堡,现在已经成型了,我们到那里时正赶上他们丰收,好象收了不少的高粱,我们在曹操堡卸载了一些货物,同时放下了三百名移民,吕老板还非要买我们几条小艇,好在我们船上有富余。”

      “从曹操堡离开以后,我们南下到了德山港,也卸载了一百人和一些货物,又装了一些东西,顶着西风到了开城。”杨明骞缓缓说道。

      “德山还是李成栋在主事?”刘云飞的消息倒是挺灵的。

      “是的,看来德山以后就是李成栋主事了,也就李成栋在德山能干出点事情,当地的黑人可就倒了霉,现在德山附近的黑人都退回到山沟里面去了。”杨明骞回答道。

      “那黑人能有啥好抢的。”李仁军嗤笑道。

      “嘿嘿,他们什么都缺,那就只有靠抢了。”杨明骞笑道。

      “离开德山到了开城以后,我们也放下了一些货物,这里有从德山送过来的东西,李成栋在德山收获不少,这是分给高杰的,还有我们从三宝垄装的一些货物,那是柔佛素丹捎给他二儿子的。”

      “那柔佛的二殿下在开城过的怎么样?”刘云飞很有兴趣的问道。

      “那柔佛二王子可过上安生日子了,说是乐不思蜀也不为过,他和他的属下们彻底扎下根来,那里气候也好,物产还丰富,听说柔佛王子这些年光顾着生儿子了,生了好几个,看来身体也不错。”杨明骞看来不再拘束了,谈性渐起。

      “这对柔佛素丹来说是一个好事啊,柔佛王子虽说流放到开城,但是开城在社团管理下,还有高杰的护持,应该能安安心心的过好日子哈。”刘云飞感叹道。

      “接下来你们又去了什么地方?”李仁军插话道。

      “接下来我们的船空了不少,就拉着剩余的移民还有一些南非的特产横渡大西洋来到拉普拉塔,从拉普拉塔装了不少的牲畜,沿大西洋西岸往北,经过累西腓和安德烈斯,装了很多高级木材和蔗糖,送到了美河口,这一路全部下来走了八个月,真是漫长的海上生活啊。”杨明骞继续说道。

      “真是辛苦啊,噢,对了,你们是哪一个运输公司的?”刘云飞问道。

      “回禀官爷。。。”

      “什么官爷不官爷的,我们有名字,他叫李仁军,是东海岸特区的书记兼行政长官,从佛罗里达半岛开始到圣劳伦斯河口这一大片都归他管,我叫刘云飞,是嘉华国的外交部长,别官爷官爷的,不习惯。”刘云飞吐槽道。

      “那。。。回禀刘部长、李书记,我们公司叫杨氏船行,二位领导应该知道吧。”杨明骞说道。

      “是杨天生的公司啊,你也姓杨,是杨天生的亲戚?”刘云飞对杨氏船行有一定了解,跟杨天生在长崎的时候还有一面之缘。

      “那是在下的伯父。”杨明骞回答道。

      “杨董事长身体还好吧,如今还常驻淡江?”刘云飞问道。

      “他老人家身体很好,在淡江寓居,生活比较闲适!”杨明骞回答。

      “那你如今在哪里居住啊?”李仁军问道。

      “家小安置在美河口,这一次办完事准备回家好好的休息半年,陪陪老婆和孩子。”杨明骞神色愧疚的说道。

      “也是,跑海非常辛苦,还冷落了家中妻小,好好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吧。”刘云飞安慰道。

      “还好,从美河口过的时候就回家呆了几天,跑海虽然辛苦,但是收入也比较可观,辛苦几年后,能给家人一个优渥的生活,心里也就满足了。”杨明骞回答道。

      “海员是不是干一年就得歇一年啊,要不然都顾不上家庭了。”刘云飞问道。

      “哪里能干一年歇一年呢,现在海员和水手这么紧缺,顶多到家能歇上半个月时间,那就很不错了,也就是我有这个待遇,这一次能回家呆半年。”杨明骞回答道,“剩下的海员只能等到老了,干不动了,才能退休。”

      刘云飞和李仁军听罢都摇摇头,社团可是真正开展了大航海时代,巨大的船运规模,仍然不能满足移民运输的需求,十多年了,海员还是紧缺状态,估计再过二十年,还是不行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