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video

      这种事情在小说中看到无数次,但身临其境,陈巧倩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这种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日子过得非常的不舒服。

      偏偏这个世界强者为尊,高高在上的修仙者每天为了修炼资源争斗不修,没有实力,只能在这个糟糕的世界挣扎求生。

      有那么一刻,陈巧倩打算一直待在凡间,在凡间她就是神仙般的人物,不缺吃穿,不缺用度,随心所欲,掌控一切。

      但很快,陈巧倩又把自己这个颓废的想法抛弃在脑后。和修仙者动辄数百上千年的寿命相比,凡人匆匆百年太短了。她现在有灵根,灵根还不错,也有异宝,可以在长生路上走得很远很远。多少人求之不来的机缘在她出现在这个世界时就有了,怎么能抱着前世小富即安的思想呢。

      不过既然处在修仙界,这种糟糕恶心的事迟早要面对,陈巧倩赶紧调整心态。

      她只是出手了两三百块灵石的货物,不算少,但绝对也不多,一般能修炼到练气后期的修仙家族子弟也不会看上眼。那要么就是散修,要么就是破落的修仙家族后代,看陈巧倩孤单一人,势单力薄,便起了心思。

      心思急转,陈巧倩倒不至于害怕。今天一天逛下来,陈巧倩对散修的情况有个大致的了解,大多数散修是真的穷,全身上所有家当加起来也不过几十块灵石罢了,很多人连储物袋都没有。也难怪修仙家族的人瞧不上散修,真要争斗起来,完全是降维打击。

      而且处在太南谷内,有张、万等刘大家族维持秩序,陈巧倩不相信他们有胆子在这里动手。出谷后和法严会和,也能给心怀不轨之人一种震慑。不过真要冻死手来,她储物袋里的那十几张符咒也不是吃素的。

      想通此节,陈巧倩心中雾霾扫去大半,暗中注意探查自己的神识。

      太南谷又大量供给修士落居的房屋,只需要支付一块灵石就可以居住到太南小会结束,并不算昂贵。

      接下来的十来天,陈巧倩白天游走诸多摊位,用黄龙丹,洗髓丹等精进法力的丹药换取灵石或者灵符。精进法力的丹药几乎可以当成灵石来用,大多数散修都是十分欠缺,是硬通货。不过陈巧倩明显感觉到留意她的神识变得更多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她想要交易,就避免不了钱财外露的风险。而到了晚上,则选择吞服丹药加紧修炼,她在练气八层顶峰已经停滞了不少时日,在诸多压力下找到一丝契机,终于在进入谷内的第十三天成功突破到练气九层,实力的增长,对付不怀好意之人也多了些底气。

      到了第九层,在这次参加太南小会的人群中已经算是修为比较高深的一类人了。

      因此陈巧倩的出手大胆了些,不断把精进法力的丹药换成灵石,如今储物袋里躺着两千余低阶灵石,还有四十多张符咒,算得上收获颇丰。

      “巧倩妹妹,真巧了,我听人说有个散修出手阔绰,正想见识几一下,没想到竟然是你。”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

      “见过江世兄,我随便逛逛,竟然在这里碰到了你。”陈巧倩口中的江世兄,是一个蓝衣青年,原名江来韵,出生葱岭江家。以前在平成谷的时候,两人交易过几次,算是认识。

      “巧倩妹妹,你忘了,我们江家是灵兽山的附属门派,这太南小会也算岚州的大事,怎么会没有我们江家的参与。”江来韵自豪的说道,“巧倩妹妹怎么在这里?”。

      “我是跟着几位散修同道过来的,打算交易一些资源,对这背景倒没怎么了解。”岚州本是越国七宗中灵兽山的地盘,但陈家附属黄枫谷,对这样的岚州很多事务基本参与不进去,故而族内也不曾过多强调。

      “这倒也是,你们陈陆两家归属黄枫谷,向来不参与这些事务,倒也正常,不过你想要换取宝物还是跟着为兄来吧,在这些散修的区域能换到什么好宝贝,我们修仙家族的人基本都在承明殿。”

      承明殿位于太南谷东北部一个的角落,出了门口那两尊石狮子威武不凡以外,其他的稀疏平常。但陈巧倩察觉到这个殿的四周布置有阵法,如果乱闯,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跟着江来韵进入殿内才发现别有洞天,这里一层层的阶梯排布,类似一个座影院。

      “这里是我们修仙家族子弟交易的地方,待会有场拍卖会,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陈家妹妹若是有中意,尽管拍下就是。”江来韵解释道。

      陈巧倩点点头,这拍卖会可不一般,想要进入这个大殿都要交二十块灵石入场费,一般散修哪里舍得,难怪这些时日没人在她的耳边提起过。

      江来韵把陈巧倩引到一个左边靠后的位置,刚做下就听见一个妩媚的声音。

      “这是哪家的妹妹,竟然让江少爷亲自带过来?”

      陈巧倩回头看见一个浓妆妖艳的女子迈着猫步缓缓走来,一股暧昧的红尘气息飘荡,特别是那胸前抖动的双峰,煞是喜人。

      陈巧倩忙偏过头,心中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二姐,你去帮着叔父,来这里干什么?”江来韵苦着脸说道。

      “忙完了,我过来看看你,正好瞧见你在诱拐小丫头?”女子娇笑的说道。

      “小丫头?”陈巧倩很快明白女子说的是自己,她很不喜欢这个称呼,年岁大的长辈也就罢了,这女儿看着也没比她大多少,修为还不如她,就不乐意了。但很快,又见那女子挺了挺胸,好吧和她一比是挺小的。秉承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心思,就暂且不计较这些。

      “二姐,你说什么呢,这是岭南陈家的三小姐,陈巧倩。刚才我在广场上巧遇的。”说着,又转头对陈巧倩说道:“我二姐,江悠清!”

      “原来是陈家的三小姐,倒是姐姐唐突失礼了。妹妹是第一次来参加拍卖会吧,有什么想要的宝物给姐姐说一说,姐姐也好帮你留意留意。”江悠清连忙收起了媚笑,委身一礼,说道。

      “谢谢悠清姐姐,我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待会有中眼的再看。”陈巧倩摇摇头,对于江悠清的反应倒不以为意。和拥有十余位筑基期强者的陈家家相比,江家的底蕴明显还差很多,自然不敢放肆。

      两人又聊了两句,扯了下葱岭的小事,三两句话就套出陈巧倩在下山游历红尘。

      这时江悠清灵光一闪,仿佛想到了什么,道:“妹妹,姐姐突然想起叔公还安排得有差事,姐姐先去忙了,不打扰你们两个!”说完江悠清优雅的小步离开,临走是还转过身来,给了江来韵一个鼓励的眼神。

      陈巧倩摸不着头脑,而另一边江来韵苦笑的说道,“我二姐就是这个样子,百笑多变,我也知道她哪个面孔是真的,你不用理她。”

      “没事!”

      陈巧倩摇摇头,她和江来韵算不得深交,坐在座位上消磨时间。江来韵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就静静的在一旁陪着。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热闹的会场安静了下来,一个花白胡子,仙风道骨的老头走了进来,道:“老夫青颜真人,出身颍川张家,诸位道友很多不是第一次见到老夫,今天这次的拍卖会就由老夫主持。”

      “见过前辈,前辈还请快些开始吧,我们都快等不及了。”说话的是前排的一个小公子,看来和青颜真人十分熟悉。

      “你这滑头,好,现在我们来有请第一件拍品,子母夺命环。”

      说完一个艳丽的侍女推上来一个柜台。

      陈巧倩感应了一下,但那柜台有隔绝探查的妙用,神识刺痛反弹,让陈巧倩不敢再轻易乱动。

      不过看到在场有很多人和她一样表情痛苦,神色不自然,便明了,其他的人和她的想法差不多。

      青颜真人大手一挥,一套金银双环出现在他的手里,说道:“这套子母夺命的母环采用首山庚金,子环采用深海九锻铁,由一位筑基期修士历时七七四十九日方才锻造而成。子环与母环交相呼应,攻防兼备,是难得的高级法器,起拍价,五百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块灵石。”

      “五百灵石!”许多修仙窃窃私语,五百灵石虽然很多,但对于很多修仙家族的人来说并不是拿不出来。

      “五百五十块灵石!”

      “六百块灵石!”

      很快就有人加价到九百块灵石,高级法器虽然不常见,但修仙家族子弟中或多或少有一些,九百灵石已经到了很多人心里预期的顶点了。最后这套子母环被一个蓝色衣裙的宫装妇人拿下了。

      “那是张家的黑寡妇,原本只是凡人散修,早年因容貌秀丽嫁给张家的一位修仙者,后来那位张家的修仙者不知何故消失不见了,张家对此讳莫如深,而这位也成了人人惧怕的黑寡妇。”江来韵在一旁提醒道。

      陈巧倩注意黑寡妇的样貌,对于这样的人她一向是不想招惹的。如果可以,她肯定是愿意绕道而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