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嫖中国熟女

      玄龙赶紧还礼:“老丈不必客气,咱们是老熟人了,就是您老迎接我们入府的。即是熟人,就别那么客气了。何况现在你们正有急事,快说说情况怎么样了。”

      龟丞相说道:“现在,我们的小王子虽落在对头手里,然暂时性命无忧,对头是想利用小王子来要挟我们的龙王让出湖底龙宫和他们对调。就是我们让出龙宫由他们住。我们则去镇海岛上去住。”

      玄龙听到这儿打手势止住龟丞相的叙述说道:“对方是否神通强横,你们不是对手?”

      “不是,对方只有他们的岛主是‘窥虚境’二层的修为,但他罪犯天条,被玉皇大帝罚下界受罪,修为只剩下‘锻体境’九层的功力。而且每天还要受天上飞了的三百把飞刀的屠戮,现在已是奄奄一息了。”

      “那样的话,他们近来必定是来了帮手。”

      “上仙高见,镇海岛主的侄子时光在峨眉金顶修仙。现已是‘洞玄境’一层的大高手,几次冲突,我方无人能敌。又被他阵前捋走小王子。现在他们以小王子为质,要挟我们搬出湖底龙宫到镇海岛去住。而由他们入住湖底龙宫,情况大抵如此,请上仙定夺。”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他想换就换,岂非欺人太甚。现在你们换了,再来一个看上镇海岛的也要跟你换,你换不换?”

      “可是,现在小王子在他们手中,我们有些投鼠忌器呀。”

      “这倒是个问题。我们现在必须先救出小王子,然后才能与他们对敌。咱们先走,等和你方人马见面后,看看他们有没有更好的法子能救出小王子。”

      龟丞相说道:“看来也只好如此了,咱们走吧。”

      玄龙把小伙伴们召集起来,向大伙简略地说明了情况,李莎一听,火爆脾气立时发作,马上说:“这不是欺人太甚吗?哪有这样的欺负人的?这还不打回去还等什么?”

      玄龙说道:“莎姐,他们一方有一个‘洞玄境’一层的大高手。”

      “那又怎么样,修为高的咱们也不是没打过。还是用以前的方法对付他不就完了吗?”

      “现在,司马俿鲵的弟弟落在敌人手上,打起来会投鼠忌器。现在看看谁有什么好办法能先把他救出来,再和敌人打不迟。”

      “动脑子的事别找我,动脑子我头痛。”

      “那就别说了,咱们先和司马俿鲵的人马会合以后再说吧。”

      众人从大门出来,进入一线天小道,来到一线天的出口附近,就听到波浪声响,众人从出口涌出,就见一个大湖拦住去路。众人来到岸边定睛观看,近处看,成群的水鸟在水面上翱翔。一艘大船静静地停在岸边。远处看,但见烟波浩渺,水天一色。目力所及之处,有几座岛屿坐落在湖中,若隐若现。

      这时龟丞相过来对众人说:“列位,请上船吧,这是我家主人特意为各位准备的船只,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船,也从不用船。”

      众人登上大船,就见司马俿鲵从船舱中走出,向众人拱手道:“对不起各位了,本想和各位诗酒唱和杯盘交错的好好招待各位几天,不想被琐事打扰了,实在对不起各位,小弟再次向各位道歉了。”说着话连连打躬作揖。

      玄龙说道:“贤弟不必客气,谁家也不挂无事牌,你家赶上事了,怎能怪你?还是先商量怎么把小兄弟救出来是正经。怎么样,你们想出怎样拯救小兄弟的法子没有?”

      “此事我们投鼠忌器,碍手碍脚的放不开手脚。实在没有什么好法子。小龙哥哥可有好办法?”

      玄龙说:“我也没什么好办法,看来只好硬干了。”

      “硬干绝对不行,那样小王子就危险了!老主人本来子嗣就艰难,五百多年才有两个子嗣,如果再给他折一个。您考虑过老主人的承受能力吗?”龟丞相一听玄龙要硬干,立马就急了。也不再老态龙钟了。说话也不再慢声细语了。说完又觉得过于生硬了,急忙道歉:“对不起,玄龙先生。老龟一时情急,说话有些不受听,老龟在这里给先生赔礼了。”

      “龟丞相不必道歉,这才是忠仆应有的态度。倒是玄龙应该向您老人家道歉,是小子没把话说清楚,惹您老人家着急,玄龙在这里向您老人家赔礼道歉了。”

      龟丞相急忙说:“不敢,不敢。您是我家主人座上贵宾,岂是能容我等下人亵渎的,千万不能这样说。老龟承受不起。”

      “那就容玄龙给大家解释,大家请想,现在时光等人会如何想?在时光连战连捷之后,必定趾高气扬,会以为我方已不堪一击,最后只能接受他们的条件,乖乖地从湖底龙宫撤出,任由他们入住。”

      龟丞相说道:“就是我也得这样想。”

      “这时如果有一枝奇兵悄悄潜入小王子被关押之处救出小王子,是不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老龟想,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我们在连战连败之后还敢派人去搭救小王子的。”

      “他们不会想到我们会去搭救小王子,对小王子的看管必定松懈。那样一来我们就十有八九能救出小王子。只要我们救出了小王子,就不必再投鼠忌器了,可以放手和他们一战了,而我们就是那一枝奇兵。”

      “啪啪啪。”这时司马俿鲵拍着手掌走过来说道:“小龙哥哥分析得太对了。如果换成是我,在连战连捷之后也会认为对方已无力再战,必然放松警惕,不再戒备森严。这时我们再悄然潜入,说不定还真能把小弟救出来。使我们不再畏首畏尾,投鼠忌器,可以放手与时光一战了。小龙哥哥,下面我们是不是要商量一下,由谁去救我弟弟?”

      “怎么,你还想拉一枝大队人马呀?既然是潜入,自然是人越少越好。所以我决定,这次就由我一个人出马。”

      “不行,”雪儿马上跳出来反对“不能让小龙弟弟一个人前去。这次要去的地方不异于龙潭虎穴,怎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

      “我会隐身术,实在不行了,我可以隐身躲开敌人,姐姐你放心吧。”

      “那也不行,你能隐身多长时间?对方可是‘洞玄境’的高人,万一被他识破你的隐身术,你怎么办?”

      “我的隐身术现在已能坚持一个时辰。如果碰到时光。我打不过还不能跑吗?有这一个时辰,我能逃得无影无踪。”

      “那我也要去,我也会隐身术。”

      “我知道姐姐会隐身术,但姐姐的隐身时间太短,起不了作用的。”

      “谁说的,姐姐的隐身术已能坚持将近半个时辰了,不信我做给你看。”

      说着话,雪儿的身形渐渐隐去,直到彻底不见。

      司马俿鲵说道:“小龙哥哥,我不管雪儿姐姐是否跟你去。我是一定要跟你去的。”

      “给我个理由好吗。”

      “理由有三,第一点,此事是我家的事,让你们为我家的事出生入死,闯龙潭入虎穴。而我家没一个人出力实在说不过去。第二点,时家我熟悉,起码在当前的这些人里我最熟悉。因两家是邻居,所以我小时候经常去时家玩,对他家的内宅外院都熟悉。第三点,我这个弟弟是个执拗的人,从小被惯坏了。你想两军对战要他一个小孩子干什么?当时他非要跟着去,而我父亲拗不过他,才发生了他在阵前被人掳走的事情。如果我不去,他见到你们两个他不认识的人,他不一定跟你们走,那就耽误事了。”

      恰在此时,就听雪儿说道:“小龙弟弟,俿鲵弟弟说的有道理。有些小孩子性子太倔,万一他真像他哥哥说的那样,可就耽误事了。你不如答应俿鲵弟弟让他和咱们一起去。”

      玄龙一听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也去了,又一想,既然能答应司马俿鲵同去,那雪儿会不会隐身就没多大意义了,索性就一起去吧,只好点头答应下来。雪儿从隐身状态显出身来,笑得象偷吃了供果的小狐狸。玄龙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