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色版app安装

      天府之国,青城山,一处不知名的山洞中,一道呼吸声缓缓响起,忽然,一声炸响,一名男子如同鬼魅一般坐了起来。

      “爹,娘,你们居然用蒙汗药,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男子起身后说的第一句话。

      随后,他感觉口腔有怪味,急忙“呸呸呸”的满嘴芬芳。

      “嗯?天没亮么?爹,娘,你们在么?”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他还以为天没亮。

      “嗯?怎么感觉像棺材?”他用手摸了摸,正正方方的,“我难道死了不成?”

      他有些慌,赶紧一通乱摸,身边有一根木棒和打火石,撕下一块布料缠好点燃,山洞顿时明亮起来。

      身边有两口棺材,正前方不远处,两具白骨相拥而眠,男子心中一怔,跪在了地上。

      “我王多余一觉醒来成孤儿了?”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八岁生日,母亲给他做了一大桌子菜,一顿狼吞虎咽后,就感觉脑袋昏昏沉沉,随后就不省人事。

      “难不成你们说的真的?”

      看着眼前白骨,王多余心中无语至极,当初爹娘给他开玩笑,说是让自己活五千年,醒来后就能当皇帝,他心里一万个不相信,哪怕现在,他都感觉跟做梦似的。

      “你们啊!儿子我皇帝没当成,孤儿倒是提前体验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

      王多余苦笑着摇摇头,随后起身把父母的遗骸放入另一具棺材中,二老已经仙逝,他除了接受自己变成孤儿外,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站在父母棺材前,王多余恭敬跪拜,随后起身想了想,把身上外衣脱下放入自己的棺材中。

      “就当儿子永远守在你们身边好了,以后我还会来看你们的,你们安息吧!”

      山洞中也没有什么遗物,一切收拾妥当后,王多余就准备离开山洞了。

      山洞原本是有机关控制的,他按了按,没有反应,估计是年久失修老化了,他也不在意,举起拳头就准备暴力破开。

      “咦?上面有字!”

      儿啊!别怪爹娘,有道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等你醒来后,一定要皇袍加身,不仅要大鱼大肉,还要妻妾成群,生一堆儿子,给我老王家开枝散叶。

      “一看就是老爹你悄悄写的,如果让娘亲知道,非得好好修理你不可。”

      王多余笑着摇摇头,自己老爹的愿望就是三妻四妾,可娘亲管的太严,只好把这个光荣任务托付给了自己,老爹的用心良苦,他感同身受。

      “爹,你放心吧!要不是你们把我迷晕,山下小翠花都是我媳妇了,你们非得听算命老头满嘴胡话,我怎么可能讨不到媳妇?真是的。”

      王多余撇撇嘴,举起拳头就开砸,当时十八岁生日,他就准备公开自己与小翠花的关系,好让父母去提亲,哪知饭都没吃完,就被父母给迷晕了,现在想起,心里都还点难受。

      “砰!砰!砰!”

      石板不是很厚,轰了几拳头就裂开了,可石板后,是无数大小不一的石块,王多余眉头一皱,喃喃道:“想要出去,还得费一番功夫。”

      说完,他便开始搬运石块,小石块往后扔,大石块直接暴力打碎,他也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才打通一条通道,得以看到外界一丝光亮。

      很快,一个灰头土脸的脑袋钻出洞外,王多余深深吸了一口气,“还真跟算命老头说的一样,天地间灵气殆尽,我是最后一个修真者!”

      他的位置在山腰,下方大概两百米是一片竹林,空气虽然清新怡人,但他确实没有感受到天地灵气。

      头顶隐约传来人声,王多余没有去理会,上方云烟缭绕,估计有上千米高,他可不想费力往头顶爬,他现在很饿,他要下山吃饭。

      抓住藤蔓,王多余双脚腾空,随后用一块石头封住洞口后,直接一跃而下。

      他虽然不能腾云驾雾,但基本的轻功还是有的,做到御空滑翔,对于金丹境的他来说,不要太简单。

      双脚落地,王多余一时间不知道去哪里,摸了摸肚子,他准备沿着竹林往外走,先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事......

      天边挂着一抹残阳,地上竹叶厚厚一层,一道冷风吹来,无数泛黄竹叶“簌簌簌”的往下落。

      “也不知道现在是那个王朝?皇帝又是何人?一想到我马上就要当皇帝了,心里就一阵激动。”王多余咧嘴一笑,步伐不由加快了一分。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竹林渐渐稀疏,远处也传来人声,王多余一个箭步,窜出十几米远......

      一条油柏路上,不少游客正在嬉戏打闹拍摄美景,突然,一个黑不溜秋,蓬头垢面的男子从旁边竹林窜出,游客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大叫一声。

      “啊--有野人!”

      听到有人尖叫,沿途游客纷纷停下脚步,随后赶紧拿起手机一顿拍摄。

      王多余:“......”

      “这些人拿着一个小盒子干嘛呢?”他挠了挠头,打算找个老乡问问,可刚有动作,离的近的游客急忙躲开,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哪里来的野人,离我远点,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病。”

      “就是就是,我一套羽绒服好几千,滚远点,不然我要报警了。”

      ......

      周围议论纷纷,个别想要帮助他的人,听到有人说他有病,也不敢再上前了,胆子小的更是躲的远远的。

      王多余:“......”

      “都是些什么老乡,不帮就不帮,凶什么?”王多余嘀咕了一句,见这些人神情害怕,他也没有动手。

      都是一群普通人,犯不着一些小事就动武,最主要的是,他怕一不小心把这些人打死了。

      肚子饿的咕咕叫,王多余没有理会这些没有爱心的人,拔腿就跑。

      路面很平坦,比以前山村小路好走多了,甚至比许多宗门府邸都好走。

      他四处观望环境,每一个遇到他的人,皆是避之惶恐,脸上还带着厌恶的神情,嘴里都在骂自己是野人、乞丐......

      王多余心底有些苦涩,在他们那个山村,进山打一次猎,几乎都是自己这番模样,怎么到了这里,自己就跟妖怪一样,他又不吃人!

      随手扯了一根杂草,他把鸡窝头简单的盘了一下,身上白绸长袍被石块撕成了长条,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稍微理了理,把黑泥刮掉。

      但......

      不论他如何整理,都与四周游客格格不入,在游客眼中,他就是异类、野人、神经病、乞丐......

      你见过浑身稀脏的人吗?你见过身上衣服是布条的吗?你见过大冬天只穿一件白布的人吗?

      也不怪游客多想,遇到这样怪异的人,正常人第一反应肯定是躲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