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成人网站

      胖子订的中午的机票。

      飞机从香江起飞,一路向西,到彩云之南降落。

      倒不是胖子买错了机票,而是此行的目的地就是这里,这是胖子的最新的通告《蘑菇屋》录制所在地。

      又挣钱,又可以见到两个自己最喜欢的明星了?张悦然欣然接受。

      当然,录制现场肯定不会在市区,而是在山里一个不知名的村子。

      《蘑菇屋》是湘南卫视主打的慢生活田园综艺。

      节目中,主持人和嘉宾们一起守拙归田园,为观众带来一幅“自力更生、自给自足、温情待客、完美生态”的生活画面。

      自从第一季播出之后,立刻以其另类的慢节奏生活风格火遍全国,往常想要上这档节目的话,不知道还要拖多少关系。

      但说来也巧,蘑菇屋节目组正准备做一期新声代歌手的专场时,刚好原定来参加节目的一位新生代歌手因为未婚生子的新闻上了热搜。

      节目组导演紧急情况下,正发愁该找谁来?刚好看到张悦然爬楼视频在网上大火。

      一想反正张悦然也是好声音的夺冠大热门选手,干脆就发出了邀请。

      这种天下掉馅饼的好事胖子怎么可能拒绝?生怕反悔赶紧满口答应,于是就有了张悦然这趟蘑菇屋之行。

      “你好,我是这次和你一起参加节目的歌手,我叫毛不难,我很喜欢你的歌。”

      一上车,里面早有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小胖子已经坐在车上,见张悦然上车连忙紧张的起身问好。

      正是跟张悦然一起参加节目的另一名嘉宾。

      张悦然一激灵,这是抄歌把正主抄来了?

      毛不难,张悦然怎么可能不认识?这是隔壁电视台另一档音乐竞演类节目的热门夺冠选手,非常善于创作,以民谣为主。

      与此同时,也是张悦然那首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的异时空原唱。

      “你好,你好,我也很喜欢你的歌。”

      一番商业互吹之后,场面再次陷入安静,毕竟两人都不是特别爱说话的类型。

      汽车开在通往乡间的小路上,空气变得越来越清新,不过张悦然却注意到毛不难局促不安的搓着自己的衣角。

      “怎么?第一次参加这种节目还有点紧张?”

      毛不难轻轻点头。

      没想到私底下这家伙居然还这么害羞?

      张悦然俨然一副老大哥的模样,拍着胸脯宽慰道。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就当是来朋友家帮忙干干活,顺便吃顿饭,小意思。”

      “你也是第一次来参加这种综艺吧?你就一点都不紧张吗?”

      张悦然摇头“我反倒搞不懂你有什么可紧张的你不是参加明日之星的比赛了吗?场上那么多观众跟导师,你都没有怯场,这你怎么害怕了?”

      毛不难有些无奈的摊开双手。

      “谁说我不紧张了?我每次上场都先给自己灌二两酒,脑子有点蒙了,才敢上场。我总不能现在整两口吧?醉醺醺的去见两位老师,太不礼貌了。”

      好吧,这很强大,张悦然前世的时候就听过有关毛不难相关的传闻,本来以为都是买的文案没想到居然还是真的。

      “那要不然喝点米酒?米酒的话,应该没有那么大味道,两位老师应该觉察不出来。”

      “这不太好吧?”毛不难对张悦然的提议有些心动。

      “没事儿,实在不行了,实话实说呗!反正两位老师人都很好,师傅,前面的超市停一下。”

      “算了算了,反正跟着你,一会儿你多照顾我一点。”毛不难想想还是觉得不太好,制止了张悦然继续骚扰司机大哥的行为。

      “没问题,叫我一声然哥,这事儿包在你然哥身上。”

      就当是还我抄你歌的人情了,张悦然又在心里补充一句。

      转眼间,汽车行驶到快一半的路程,副驾驶上的工作人员扭过头:“现在你们可以打电话点菜了,给,这是节目组提供的手机。”

      “然哥,要不然你来打?”毛不难接过手机,直接睇到张悦然手里。

      “这有什么难的?”

      张悦然接过手机:“喂?是蘑菇屋吗?”

      彭彭接起电话:“没错,你是哪位?”

      张悦然一听接电话的是个年轻声音,不是两位老师,立刻恶作剧之心大起,打算整蛊一下。

      捏着嗓子变成男中音的腔调,又换上一口地道的粤语:“唔系谁?你听不出来吗?我是天王刘华德~

      对,没错,就是唱《冰雨》那个,什么?你不信?不信我给你唱两句。”

      张悦然前世最拿手的就是模仿刘华德唱歌,刚好给彭彭秀一手。

      “偶滴老嘎,

      就组在则个屯。

      偶系则个屯里,

      土生土长滴羊。

      别看屯子不仔大呀,

      有山有水有速棱。

      邻里先情挺和睦,

      老少爷们更滑群。

      ……”

      彭彭有点拿不准,声音听着挺像的,就是歌有点不太对劲:“这不是冰雨吧?”

      “没错,这是我写的新歌。怎么样?好不好听?”

      “好听!”

      电话那头,彭彭大惊。

      卧槽!节目组什么排面?居然把天王刘华德给请来了?!

      天真彭彭激动的语无伦次:“刘天王你好,我是你的粉丝我们全家都喜欢听你的歌。”

      毛不难目瞪口呆,这节目还可以这样操作?

      张悦然得意一笑:“谢谢,谢谢你们全家的支持,请问我可以点菜了吗?”

      彭彭掏出小本本:“可,可以,当然可以!您想吃点什么?我让黄老师去做!”

      这孩子跟偶像通个电话,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连自己处在蘑菇屋食物链底层的残酷事实都忘记了,黄老邪都敢使唤。

      “嗯,让我想一想,那就吃个猪扒饭好了,例汤就要猪脚汤,记得把猪脚炖得烂一点,最近牙口不好。”

      彭彭一个立正:“没问题,刘天王,保证完成任务,还要什么别的吗?”

      张悦然强憋着笑,那边毛不难捂着肚子,都快要笑疯了!

      “再炖个排骨吧,别的就没什么了,就是这样,路上信号不好,我先挂。”

      张悦然怕言多有失,连忙挂了电话跟毛不难笑成一团。

      “哈哈哈,你这也太能搞了,不怕,一会儿两位老师找你麻烦?”

      “这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认个错,你看你现在这个状态就不错,继续保持。”

      “我可不敢跟你一样,昨天晚上熬夜写歌,我先睡会儿,一会儿快到了,叫我一声。”

      毛不难正准备把椅子放倒,准备躺下稍微休息一会儿,座椅却刚放到一半的时候卡住了。

      座位后面放着一个硕大的长方形箱子。

      “这是你的行李?可以给我看一下吗?”

      张悦然点头,毛不难拉过后面的箱子,拉开拉锁。

      “没想到你来参加节目都带着乐器,你的吉他是在哪买……这不是吉他?!”

      PS:求票啊求票,能带张月票就更好啦~~~

      另外,书友群欢迎大家来讨论和催更,群号已经放进简介里了。

      最后推本朋友的书《邪魂师竟是我自己》

      简介:自从厌倦于追寻,我已学会一觅即中

      自从一股逆风袭来,我已能抗御八面来风,驾舟而行。身为邪魂师的苏明如是说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