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志愿

      新的一周开始了,才来到医馆,林洪天就发现有两个外国姑娘已经等在门口。

      她们表现得还挺焦急,一个在趴着玻璃门往里面看,另一个在边转圈,边打电话。

      这两个白人姑娘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一个身高大约一米六,有点微胖。

      另外一个就有点古怪了,她竟然带着个巨大的口罩,把自己半张脸都给罩住了。

      林洪天心下暗自琢磨,还带个口罩,你以为你明星啊,怕被狗仔队跟拍吗?还是说这姑娘有啥怪病,长在了脸上?

      不过,戴口罩的姑娘身材却是格外的高挑纤瘦,他初步估计应该有快一米八了,对方穿着“PINK”牌子的粉色运动裤,上身是一件白色薄羽绒服。

      这两个人站在一起,颇有点说相声的感觉,一胖一瘦,一高一矮。

      林洪天打开门,让两个姑娘进来,却是发现微胖姑娘竟然搀扶口罩姑娘,后者走路明显有些缓慢。

      观察到这个现象,他心里便有了一些想法。

      “你们先坐,我去烧个水。”

      林洪天安排两个白人姑娘坐下,他便离开了。

      微胖姑娘说道。

      “糖糖,我认识的那个老中医爷爷去世了。”

      口罩女生沮丧地说道。

      “那可怎么办啊,我现在膝关节疼的厉害,走路都困难,过几天的秀场估计没办法参加了。”

      “糖糖,你别这么快放弃啊,或者我们再找找别的中医,对啦,咱们问问那个小哥呗,也许这个医馆还有其他厉害的医生呢?”

      微胖姑娘提出了一个看法,给了对方一个小希望。

      水很快就烧好了,林洪天端了两杯热水放到了两个白人姑娘面前的桌子上。

      “你们有什么事要找那位老中医吗?他是我爷爷。”

      “啊,老中医是你爷爷啊,他的医术真的很厉害,两年前,我来找他看过胃病,他只是给我治疗了一个多月,我患了五年的胃病就彻底好了。没想到,他已经去世一年了。对不起。”

      微胖姑娘表现出了一丝悲伤,好像很怀念林老爷子。

      “哦,对了,我叫爱丽丝,她叫坎蒂丝,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今天早上起来突然发觉两个膝盖变得有些僵硬,而且非常疼痛,行走都有些困难。”

      听到对方的话,林洪天发现,与他刚才的预料正好吻合了。

      果然是这样的。

      “之前发生过这个问题吗?”

      林洪天问道。

      爱丽丝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将目光放到了好友脸上。

      这次是坎蒂丝回答的。

      “有过一两次,不过都没有这么严重,上一次只是僵硬了一两分钟就好了,这次超过了半小时,现在膝关节处还疼痛的厉害。”

      姑娘的声音透过口罩传出来,音量降低了一些,但是多了一丝特殊的魅力。

      林洪天从抽屉里拿出“祥云脉枕”,放到了桌子上。

      终于有你的用武之地,好好表现哈。

      “我先给你诊断一下吧,来,把手腕放在这上面。”

      “啊?你也是中医吗?可以帮助到坎蒂丝吗?”

      “应该可以,我先给她诊断一下。”

      林洪天没有把话说的太满,防止人家觉得她是吹牛。

      即便如此,在小惊喜之后,两个姑娘还是有点怀疑起来。

      毕竟林洪天的样子太过年轻了,哪有“神医”这么年轻的。

      不过,坎蒂丝也没有别的出路,与爱丽丝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问道。

      “左手,还是右手?”

      “先右手吧,一会儿再换。”

      林洪天将右手三指放到对方的寸关尺三部。

      这时,“祥云脉枕”发来了询问,是否要开启脉诊功能。

      但被林洪天拒绝了。

      不是他傲娇,也不是自大,他是想先自己尝试一下,然后再用“祥云脉枕”与自己的判断做检验。

      过了十多分钟,两个姑娘都有些不耐烦起来,林洪天才让坎蒂丝把手收回去。

      脉象弦滑,再结合膝关节的晨僵现象,林洪天判断是类风湿性关节炎。

      然后,再看“祥云脉枕”的完美诊断结果。

      嘿,竟然是一致的。

      瞬间成就感就上头了,他脸上差点忍不住来个“得意地笑”!

      赶忙收敛表情,林洪天再次开口道。

      “请把口罩摘下来,让我看看你的舌头。”

      稍微犹豫了一下,坎蒂丝看看左右无人,便把口罩摘了下来。

      哎呦,姑娘还挺漂亮的,深邃而大的蓝眼睛,娇俏的鼻子,可爱而丰满的嘴唇,除了略显苍白憔悴的脸庞,整体至少能打八分,十分满分。

      难怪要带着口罩呢,莫非真是演员,还是明星,这么高挑的个子,不是模特吧?

      见林洪天看到自己的脸没有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坎蒂丝和爱丽丝互相看看,心下都安定了不少,前者内心还生出了一丝失落感。

      林洪天对美利尖女明星认识的不多,除了几个特别出名的,霉霉算一个,寡姐算一个,眼前这个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他心下暗自想着,工作却是一点没有耽误。

      又给对方做了一个舌诊后。

      只见坎蒂丝的舌质发暗,苔白,中根部微黄腻,舌下系带紫暗。

      这从另一个维度,再次确定为类风湿性关节炎。

      “你这个病应该是类风湿关节炎。”

      在中医里,这一类病都统称为痹症,可以理解为经络堵塞。

      在西医里,还没有研究出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诱发原因,主要归结为基因遗传,或者免疫类疾病,治疗手段一般为服用抗炎类药物,通常无法根治,容易复发。

      坎蒂丝和爱丽丝两个姑娘的脸上都出现了一丝惊讶。

      她们没想到,对方只是按了按手腕,又看了看舌头,这就看出来了病症。

      尤其是坎蒂丝,她之前从来没看过中医,这还是第一次,内心的惊讶比爱丽丝还要大上几分。

      林洪天笑了笑。

      这才哪到哪啊,再让你们瞧瞧中医的神奇。

      “坎蒂丝是吧,你昨天是不是着凉了,嗯,就是衣服穿的不多吧,或者是摸了冷水,比如在冷水中游泳、洗澡之类的。”

      听到对方的话,两个白人姑娘的眼睛睁的更大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昨天游泳了,是在酒店顶层的无边泳池,泳池里的水比较冷,那里的风也比较大,应该就着凉了。”

      这时,林洪天在两女的眼中,已经和刚来时的看法完全不一样了。

      中医这么神奇吗?

      之前爱丽丝说起,坎蒂丝还有些不相信。

      现在她却是觉得,神奇已经不足以形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