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郭mimi

      听到朱悻的话,林轩心中有些疑惑。

      “康老不是回京了么?”

      朱悻面无表情,对着林轩比出一个请的手势,然后慢步跟上:“又回来了。”

      “哦,他倒也迅速!”林轩撇撇嘴道。

      “康老回京也只是过中秋佳节,他并无要职在身,不用留在京中。一天之内,顺着国河,船只也能从京都到达江宁。”

      林轩点了点头:“哦。”

      “康老也是刚到江宁,却被文天学院的郭儒兴郭大家请去,他想见你,便让我来请你。”

      林轩点头:“嗯。”

      一路再无多话,步行过去文天学院,约摸花了小半个时辰。

      当林轩处于文天学院正门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朱悻道:“请吧?”

      林轩点头,丝毫不以为意,迈步走了进去。

      在朱悻的带领下,林轩见到了康贤。

      不仅是康贤,除他之外,这文天学院的一处摆满風雨文学内,还坐有许多的人。

      一个和康贤面对面坐在蒲团上的老者,看着林轩的时候还时不时捋着灰白相间的胡须。

      康贤和那老者下方,左右两边共坐有六名年轻人。

      最吸引林轩眼球的,是左边第一排的一名女子。

      其身穿深蓝色流仙裙,手腕脖颈都带有玉饰,连那盘的极为精致的头发,也插有一支看起来就价值连城的簪子。

      其容貌姣好,不施粉黛,但满脸生机勃勃的朝气不难看出她年龄不大,十六七岁吧。

      她一双眼睛也滴溜溜的乱转着,自林轩一进来,她那眼睛就在林轩身上上下打量。

      甚至还撇了撇嘴,似乎对林轩很失望。

      林轩并不知道她是何人,原剧上也没有她这个人,但林轩知道,这个女孩非富即贵,且似乎并不好惹,毕竟她喜怒尽显于色。

      挺嚣张的亚子。

      其余五个男人穿着统一的白色华服,估计都是文天学院的高材生吧。

      坐在最前面的康贤见到林轩,顿时笑道:“林小友,我们有几日没见了吧?”

      林轩笑笑:“康老您还好意思提啊,回京也不告诉我一声,早知道你要回京过中秋佳节,在您离开之前,晚辈说什么也要请你好好吃顿饭才是啊。”

      康贤笑呵呵的,还没有开口,第一排那女子便是撇撇嘴,道:“假客气,事后就说的好听,早干嘛去了呢。”

      林轩摸了摸鼻子,也不说什么了。

      康贤呵呵一笑:“林小友别介意,我来给你介绍介绍……”

      通过康贤的话语,林轩也认识了在场的人。

      康贤身边的老者,就是文天学院的院长,郭儒兴。

      第一排的少女,名叫周稚灵,当朝陛下周喆的亲妹妹,武朝公主。

      而康老的老婆虽也是公主,但那都是以前的事儿了,康老的妻子是先皇同父异母的妹妹罢了,论辈分,康老还是当今皇帝的姑父!

      其余五个年轻俊杰,如林轩所想一般,都是文天学院的高材生,是郭儒兴最为看中的的五个人。

      朱悻已经退了出去,守在外头。

      【叮!你已成功到达文天学院,触发今日份签到任务:还康贤人情(任务完成后,可获得签到机会一次)】

      突然任务触发,林轩也没表露什么,只是彬彬有礼的对众人抱拳:“康老,郭老,公主殿下,李兄王兄陈兄张兄黄兄,大家晚上好啊……”

      康贤顿时哈哈笑着:“坐吧坐吧,不用拘谨,今日找你来,也就是想见见你,没别的含义。”

      林轩撇撇嘴,心想真没有么?

      谁信?

      系统任务都出来了好吧?

      还康贤人情?

      康贤这种老奸巨猾的人物,他的人情可不好还啊。

      找了个地方坐下,林轩见桌盏上只有茶水,别的什么都没有,林轩便是直言道:“恕晚辈冒昧,文天学院有吃的吗?晚辈一天都没进食,如今真的有些饿了。”

      郭儒兴顿时道:“李官衡,你如给这位林公子安排些吃食。”

      一个男人站起身来:“是,老师。”

      当一些素面和小菜被端上来,林轩也不挑,吃的挺香。

      康贤始终盯着林轩,然后试探性的问道:“林小友,几日不见,你可是在江宁城闹出了很大动静啊!”

      “小打小闹而已,哪能入康老你的眼啊……”

      “苏家成为江宁首富,你的轩林书斋更是蒸蒸日上,你亲手著作的两篇话本,如今早已走出江宁,流通大江南北,卖的火爆……”

      “就连江宁城一年一度的商舞大会,你都是名动江宁,一首曲儿,一篇剑舞,让人意犹未尽惊为天人!”

      林轩看着康贤,微微一笑:“晚辈只是随便闹一闹,凑凑热闹而已,至于康老您前面那些话,别人不知康老您还不知啊,不是承您的情,苏家没有这么容易成为江宁首富……”

      说到这儿,林轩心里撇撇嘴,心想快点进入正题吧,别啰嗦了。

      于是林轩又笑了笑道:“康老的恩情晚辈铭记于心,晚辈还是那句话,康老若是有需要让晚辈去做的事,就请明言,晚辈义不容辞。我这个人呢,还是不怎么喜欢欠别人人情的。”

      康贤微微一笑。

      周稚灵公主此时却道:“切,说得好听,还不喜欢欠人情呢,心里怕是巴不得和姑丈他攀交情吧?”

      林轩皱了皱眉,然后对着康贤道:“康老,今天似乎不是叙旧的好日子啊,不如改天我去男德学院那边,再和您聊?”

      林轩话里意思很简单,那就是想走。

      这周稚灵有病?

      一次两次的在言语上怼自己,拆台,有意思?

      公主了不起啊?

      放林轩以前的那个世界,公主可不是啥好名词儿,喝酒唱歌必点的OK?

      惯的毛病。

      康贤顿时咳嗽两声,旋即笑眯眯道:“稚灵,林小友是我的朋友,忘年之交,你稍微收敛一点性子。”

      周稚灵撇撇嘴,也不说话。

      心里还想着,若不是姑丈他替自己说情,自己还没有出京游玩的机会,算了算了,给姑丈面子。

      康贤笑了笑,又看向林轩:“林小友,稚灵公主她年幼,又久居皇宫,说话直,也不懂人情世故,你别介意。”

      林轩也没说话。

      心想这周稚灵公主不仅仅是说话直这么简单,她完完全全就是没脑子啊。

      林轩生平最讨厌的一种人,就是明里暗里的坑了你,过会儿却来一句:我就是这么个人,心直口快,你别介意。

      这种人死不死啊!

      康贤继续笑道:“罢了罢了,说正事吧,今日让你来,实则还是有些话要转达你的。”

      林轩撇撇嘴,心想不还是有事儿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