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婷婷五月

      陈潇过了几天后,又来到琅琊玉石市场。

      生机令经过上次吸收了玉石之中的灵力,明显强悍了很多。

      陈潇对于灵力的感知,也变的非常的敏锐。

      他这几天,已经可以熟练的运用灵力了。

      相信这次来,他依靠着自己便可以选出不错的玉石来。

      只是走到钱老板的店铺时,竟然是一片废墟了,有些意外。

      打听了一下,说是前几天钱老板的店被人偷了,那贼临走还放了一把火。

      幸好消防员出动的及时,只是烧了钱老板的店铺以及挨着的两家。

      陈潇听到后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他也不关心。

      只能说钱老板活该,恶有恶报,这是报应。

      他在几个店铺溜达了一圈,期间生机令一直没有动静。

      看的出来,生机令对着玉石中的灵力要求极高,一般的都看不上。

      毕竟上次除了那帝王绿外,生机令对其余的玉石也都没啥反应。

      陈潇靠自己对灵力的感知,挑选了两块石头,花了三块万。

      切开之后,被人以三十万买下。

      陈潇很满意,算是没有白来。

      为了不引起注意,他没有继续挑选石头,而是离开。

      如果每次都可以选出好石头来,肯定会被人盯上的。

      到时候,怕是会有麻烦找上门来。

      等到从琅琊玉石市场出来,已经中午了,还真有点饿了。

      陈潇来到一家面馆,点了一大碗鸡蛋拉面。

      味道一般般,吃完出门,打算骑着摩托车回村。

      嘎吱!

      一辆车飞速从他身边擦过,急停在路边。

      陈潇皱了一下眉头,暗骂一句煞笔。

      哪有这么开车的,就差一点点就将他撞飞了。

      “爸,爸!你醒醒啊,不要吓我啊!”

      一个长腿漂亮女生无比慌张的从驾驶座下来,哭喊着打开车后门。

      后座上一个男子晕了过去,一动不动。

      徐颖哭着从男子衣服里摸索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药丸,哆嗦着想要塞到他嘴里,可根本塞不进去。

      “爸,你坚持住啊,咱们这就去医院!”徐颖眼泪直下,就要关上后门。

      “别关!”

      就在这时,门却被一个人握住了。

      “你是医生么?”徐颖一惊,看着陈潇问道。

      陈潇嗯了一声,这个时候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他感知到男子的生机流失的很快,若是再不及时治疗,就有生命危险。

      他手放在男子脉搏上,数息后抬起。

      “心肌梗死,快把他抬下来!”

      他与徐颖抬着男子到了树荫下,让其平躺着。

      随即将手放在男子的心脏处,运转灵力。

      心肌梗死往往是由于某些诱因致使冠状动脉粥样斑块破裂,血中的血小板在破裂的斑块表面聚集,形成血栓,突然阻塞冠状动脉管腔,导致心肌缺血坏死,非常危险,短时间内就会造成死亡。

      陈潇用灵力小心将血栓震散,疏通动脉管腔。

      徐颖在一旁看着干着急,感觉这个医生救人的办法很奇怪。

      这个时候她也不敢说话,怕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片刻之后,陈潇将手抬起来,男子也缓缓睁开眼睛。

      “爸!”徐颖看到后大喜,眼泪却顺着漂亮的脸蛋流下来。

      刚才太惊险了,若不是有人帮忙,后果不堪设想。

      “颖儿……不哭,我这不是好着么。”

      徐立说着,在徐颖的帮助下坐了下来。

      心口还有些痛,但已经无性命之忧了。

      陈潇此时脸色有些苍白,额头渗出一些冷汗。

      虽然他最近学会运用灵力,可探查人体、救人还是消耗严重。

      看来以后出门还是要随身带着银针,消耗小比这小效果还好。

      还好人救活了,否则的话他就要使用生机令了。

      这也是他敢试着救人的原因,有生机令保底。

      可生机令救人一个月只能一次,在这里也不太方便。

      如果吸收了大树的生机救这人,大树肯定会瞬间枯黄,太惹人注目了。

      万一被某些部门的人发现,把他抓起来切片做研究就麻烦大了。

      “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徐立感激说道,若不是这个陌生年轻人出手,他今天怕是已经到黄泉报道了。

      “不必客气,”陈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碰到他,算他们运气好吧。

      况且得到生机令时,一直在叮嘱自己要多做善事。

      “我叫徐颖,你怎么称呼?在哪上班啊?”徐颖问道。

      此人救了爸,就是徐家的大恩人。

      “陈潇,现在村里务农。”陈潇说道,“叔叔没事了,以后注意情绪不要太激动。”

      徐立点了下头,他今天的确情绪波动很大,才导致了心肌梗死。

      没想到陈潇连这都能够看出来,真厉害!

      “陈医生,您是哪个医学院毕业的,我们给学校送锦旗。”徐颖说道。

      她看着陈潇年纪不大,肯定还在读书才是。

      说在家务农,是因为暑假帮着家里干农活吧。

      “我只读了一年医学就休学了。”陈潇如实说道。

      “啥?”徐颖一脸的黑线。

      难怪刚才觉得他救人的方法很奇怪,竟还学着中医诊脉,原来是野路子。

      另外他明明没怎么用力,却出了一头汗,也是怕弄不好吧。

      他救活爸,应该属于凑巧。

      只读了一年医学,怕是连医学常识都没有学明白吧!

      “等等。”徐立看到陈潇就要离开,“陈医生,你救了我的命,是我的恩人,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登门重谢。”

      一会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要开。

      “不用了,再见。”陈潇说道,直接骑着摩托车离开了。

      这种既然碰到了,就出手相助,不求回报的。

      “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陈潇……”徐立笑了笑,记住这个名字。

      “爸,我看他刚才只不过是碰巧救了您而已,并非有真才实学。”徐颖说道。

      只读了一年医学就敢出手救人,幸好这次没有出差错。

      如果爸爸有什么事情,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颖儿,不要以表面来断定一个人。”徐立说道,“他能第一时间判断病状并救活我,绝对是有真本事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