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黄又露

      “星雨,我想约你出去走走。”

      卫城看到乔星雨整天忙碌不停,有时疲惫不堪的样子,总想找个机会约她出去散散心。

      虽然几乎能天天见到她,但总是没能给她说上几句话,经常是靠短信交流,大多时候,她短信都忙不过来回复。

      卫城来灾区捐赠物资,当志愿者,还有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想着能天天见到乔星雨,能帮助她做点什么。

      在他的心目中,乔星雨是他追求的偶像。

      在春城,在同学中,卫城是优秀的男生,法定的家族家产继承人,追求他的漂亮女生可是一大把一大把的。

      春节前乔星雨在昆明湖大堤上遇见的蒋美美,就苦苦追击着卫城,天天打扮得跟个仙女似的,天天陪着卫城上班下班,可卫城就是“不发烧”、“不感冒”。

      卫城的妈妈都说,蒋美美人优秀、重感情,对他又好,可以确定婚姻关系。

      但他偏不,就喜欢乔星雨。

      他原来想,等乔星雨研究生毕业,在她父亲的集团工作也好,在卫城的煤矿公司工作也好,他俩都会成为幸福的一对。

      而乔星雨有自己的追求,毕业后考了警察,还来到这么个偏远的大山里。

      一个春城的大家闺秀,财大毕业的研究生,大老远的来到这大山卡卡里,经历着各种磨炼,卫城心里自然也心疼。

      在灾区,条件差,心情差,工作苦,虽然住在隔壁两个帐蓬,但他俩能在一起的机会总是很少。连说话的机会也很少。

      卫城只得天天在手机上发信息给乔星雨。

      而乔星雨也时回时不回,经常让他拿着手机,看着乔星雨的背影发呆。

      可这次,乔星雨信息回复很快。

      “好的,卫城,你也辛苦了,抽时间陪你出去走走。”

      其实,乔星雨心里也明白,卫城来灾区,一半也是为她而来。

      但有几个坎,乔星雨一直没有过得去。

      她违背父母的意愿,执意来到这乌蒙山区,是对了,还是错了?

      她自己也暂时无法回答。可有一点,当警察天天给群众、跟案子打交道,虽然很苦很累,但她觉得很快乐、很充实,很有意义。

      每处理完一个案件、事件,她都很有成就感。

      就是犯了错误被批评,做错了事重头再来,她都觉得是进步的机会。

      但再有成就感,也不可能在这大山区呆上一辈子呀?

      这也是挡在她面前的最大一个坎。

      人家拼命往城里走,即使去边远地区工作,那也是做为一个跳板,一两年就跳回大城市里去了。

      可她呢?

      公务员警察,既有公务员的规定,也有警察的规定,要跨市级调动,是很困难的。

      特别是彩云省,各地警力不足,招警也难,要跨地市调动,难上加难。

      但乔星雨又转过来想,就像其他同学一样,就当如去社会上闯荡几年罢了。

      她想的最糟糕的退路,就是大不了辞职,“回去跟爸爸一起管理发电厂”。

      那么,恋爱、婚姻怎么办?

      开初,她给自己的原则是,遇到合适的就谈,没有合适的就等一等。

      其实卫城也是可以的,各方条件也符合她的标准,相处一段时间,也许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但现在,好像也不现实。

      刚工作不久,也没有谈过恋爱的乔星雨,对这些问题也没有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目前,在灾区,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这些问题。

      不管怎样,卫城抱着那么大的诚意来了,也得对人家好一点。

      对这一对年轻人的内心秘密,梅队是看在眼里的。

      作为一个过来人,一个感情丰富的女人,梅队是知道卫城的心事的。

      下午四点多钟,梅队拿着一本卷宗过来,对正在帐蓬外值班的乔星雨说道:“你送个鉴定材料去县城刑警大队技术室,地震前的纵火案,现场还提取到半只没有燃烧完的打火机,看看是不是嫌疑人涂付元留下的?”

      正要离去时,梅队又转过身对乔星雨说道:“啊对了,我让子杰来值班,其他人也忙着,就让卫城陪你去吧,卫城开车技术好些。今天事不是太多,你们可以慢慢去,晚点回来。”

      “好的,梅队,我们这就送去。”

      乔星雨脱下警服,换上一件浅红色衬衣,与卫城开车出发。

      他俩开的不是警车,是国内汽车商捐赠给救灾指挥部的救灾车辆。

      能给乔星雨近距离接触,卫城想把这几个小时变成三天。

      车子刚驶出镇里,卫城冲乔星雨“嘿嘿”一笑,顺势将手伸过来,抓住坐在副驾驶的乔星雨的左手,说道:“亲爱的,辛苦你了。”

      乔星雨瞥了他一眼,“谁是你亲爱的,不许乱叫。”

      “我抓住哪个的手,哪个就是我的亲爱的,嘿嘿。”

      乔星雨呡嘴一笑。

      卫城握着她的手心,看着她鼓鼓的胸部高低起伏着,心里“嘭嘭嘭”地狂跳起来。

      乔星雨的脸也开始红热进来。

      不一会儿,乔星雨将卫城的手送回去放在方向盘上,“手应该摆在这里,好好开车。”

      卫城在部队当兵时,驾驶过半年的大型运兵车,车技很好。

      在这土石公路上,他将车开得很平稳,尽量让乔星雨感到舒适些。

      乔星雨放松身子,半躺在副驾驶座位上,欣赏着关河两边美丽的风景。

      卫城看着乔星雨静美得像一块翡翠,恨不得马上停下车,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轻轻地吻她的额头,吻她的眼睛,吻她的鼻子。

      轻轻地吻她粉红的、柔柔的嘴唇,那嘟嘟的、一吻就会淌水的嘴唇……

      乔星雨跟喜欢她的人在一起,自然也在想着卫城那刚毅的眼神,雄性的肌肉,还有那温暖的胸膛……

      乔星雨侧过头,很娇媚地给了卫城一个秋波。

      那触电般的眼神,那迷死个人的笑容,卫城像醉倒在乔星雨的怀里一般。

      卫城开着车,又不自觉地将右手伸过去,捏着乔星雨的手。

      他的手潮湿了,乔星雨的手也在出汗。

      她的警戒在放松,她也需要放松。

      他的手扭犟着,往乔星雨的身上靠去……

      乔星雨感到自己的身体浮燥不安……

      卫城感到一阵阵温湿的体温。

      乔星雨将他的手抓过来,握在手中。

      可卫城将自己的手挣脱后,很不老实地又往她身上放……

      忽然,乔星雨像梦一般醒来,将卫城的手放回到方向盘上,看着他。

      卫城回过头去,看了乔星雨一眼,做了一个鬼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