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阿。

      当晚,天津《大公报》的吴殿昌社长和王雨生主编邀请付可乐,一起为《大公报》新聘的特约通讯记者江希天饯行。付可乐现在代表是《大公报》在上海合作方的重要代表,而且他之前给吴和王二人的印象太深刻了,他们愿意加深和他的合作,而江希天此次的西南之旅也是事关《大公报》未来发展,乃至中国未来之抗战策略的大事,所以他们特意邀请付可乐来参加。

      江希天是四川人,参加过南昌起义,在部队转战途中失散了,并辗转到了南京。他在南京考入也是蒋校长兼任校长的中央政治学校,没有办法,他有校长瘾。这是国民政府培养国家行政干部的大学。江希天加入国民党,选择了乡村行政系,他打算学成后去穷乡僻壤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但是,“九一八”事变惊醒了包括他在内的无数中国人,明白抗日救国才是唯一的出路。江希天脱掉校服,秘密离开南京,留下一封信:“合理的教育应当是启发青年的思想,使他们能对宇宙和人生的法则有正确的把握,然后配合着各时代的环境,培养他们服务于人类、国家的能力”。在离开中央政治学校的同时,江希天宣布脱离国民党。留下了蒋校长思考宇宙和人生的法则。

      江希天之后进入北大哲学系,期间广泛涉猎哲学、政治、经济、英语等知识书籍,但是他最终发现在这里读这些书籍也没有办法帮助到抗日,于是他决定走出书斋,投入到现实的抗战中去。随后他开始为北平的《世界日报》、天津的《益世报》等多家报纸撰写新闻通讯。他洗练的文笔、独到的视角引起了天津《大公报》的注意,最终在近日和天津《大公报》达成了合作。

      江希天开朗热情,善交朋友,聪慧敏锐。他听完吴殿昌和王雨生对付可乐的简单介绍,心里清楚这个年轻人绝对不会仅仅是一个外方代表,事情不会是表面上这么简单的,否则天津《大公报》的高层不会这么看重他,一定要在给自己设的饯别宴上请上他。

      江希天含笑和付可乐打招呼道:“我听说付先生不久前刚刚从德国回来,这实在是让我羡慕,我也一直想出国去开开眼界。”江希天事先是从吴和王那里知道了一些付可乐的情况的。

      付可乐笑道:“江先生你要是想出国,日后机会一定会有的。《大公报》以后应该会与时俱进,不单报道国内的新闻,也要多报道国境之外的新闻,到第一线去报道。”

      吴殿昌和王雨生两人相视而笑,他们都还不知道《大公报》有这样的安排呢,不过二人倒也觉得付可乐的说法也是有一些道理的,未来有机会了不是没有可能去尝试。

      江希天却不知道内情,还真以为这就是大公报的发展规划了,大喜道:“这样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坚持认为,真正的新闻,一定要亲身去经历,下笔才有力量。”

      付可乐赞同道:“的确如此,真实是新闻的第一要素,非身临其境不能尽得。我想知道江先生是怎么想到要去西南采访的?”

      江希天正色道:“日本人狼子野心,灭我中华的企图不会停止,中日之间必将有大战,一场全面的大战。一旦中日开战,沿海的一带必不可久守,抗战的大后方肯定在西北、西南一带。因此,我认为很有必要先对这些偏远的地方进行考察和研究。”

      付可乐惊讶道:“江先生好高明的见识,我此次陪护的汉斯将军,德国前陆军总司令,德国著名的军事学家,他对中国未来抗日战争的看法也有和你相似的内容”

      江希天大感兴趣,问道:“真的啊,他具体是什么样的看法呢。”

      付可乐答道:“如果中日战争爆发,他有两个大概的估计,一是中国可能要据守四川,二是战争将长期进行。我认为这两个估计都是很可能发生的,尤其是汉斯将军作为前任德国军事安全总顾问,之前对蒋校长是相当有影响力的。”

      江希天听得频频点头。

      接下的谈话,气氛一直很好。付可乐对西南西北的历史、天文地理、民族习俗、稿件的通讯传递、红军的高明战略、战术等等都发表了相当有水平的看法。

      以江希天的博学多才,都对付可乐的深不可测的知识面感到惊讶。真是应了那句话,你所知道的东西越多,你能接触到的未知面也就越大。至于吴殿昌和王雨生二人,他们是早就领教过付可乐的妖孽了,已经有些麻木了。

      这次的见面,让江希天对付可乐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都想不到自己会对一个复兴社特务处的情报官员,产生这样一种欣赏感,不过他想想自己也曾经是国民党党员,也就释然了。

      众人尽兴而归,江希天也将踏上一段让他留名青史的艰难旅程。

      付可乐此行还另外有收获,天津《大公报》的吴殿昌社长和王雨生主编正式委托他,将天津《大公报》接受到的读者第一批捐款,总计1100银洋转交给天津医疗救护戒毒所,用于物资采办、扩大规模和增加医护人员。

      付可乐接受捐款后,随即郑重表示,天津医疗救护戒毒所对于《大公报》读者热心捐款的每一分钱都由衷感谢,会合理安排使用,有始有终,有据可查。并由《大公报》将善款使用的详细情况公之于众。

      次日上午,举行本次天津精武体育协会成立之,武术健身锦标赛的女子组的两场半决赛。

      对阵情况如下:唐云(唐氏太极拳)对阵马文真(功力门),厉书晴(唐氏太极拳)对阵郭蓉(峨嵋拳)。

      女子组半决赛第一场:唐云(唐氏太极拳)对阵马文真(功力门)。

      唐云,今年21岁,河北顺平县人,唐氏太极拳传人,“天下第一手”、“武圣”之美称的唐录的女儿。唐录生前,在他年过半百的时候,就轻松击昏挑战的俄国格斗家彼得洛夫,花甲之年,击败日本天皇钦命大武士板垣一雄,古稀之年,又一举击败日本5名技击高手的联合挑战。

      马文真,天津人,年仅13岁,4岁习武,功力门传人,功力门门主“霸州马”马小春的女儿。大赛并无报名之年龄限制。马文真能自四人的小组赛中以第一名出线,也证明了她自己的实力。

      唐氏太极拳,又名八卦太极拳,由唐云先生独创。诸多武林名家评价:唐氏武学,博采众长,深思沉酿。拜武当、参少林;取形意、合八卦、证太极。据易品道,推陈出新,卓然独立,俨然武学之昆仑。

      功力门武术的起源没有统一的意见,一说始于明朝永乐年间,另外一说起于清代嘉庆年间。功力门由“霸州马”马小春在天津、北平一带传承下来。

      马文真以13岁的幼龄,能够从小组赛出线已经是极为出色的成绩了。如今虽然碰上堪称中国武术界女子第一人的唐云,这是她在今日比赛前就已经知道的情况,她也一点不气馁,上场后还是全力以赴去争胜。

      马文真长得非常可爱漂亮,她将自己拿手的飞虎拳,绵掌拳、形意拳等等一一使出,有模有样,精彩纷呈,让台下的观众们不断鼓掌叫好。今天虽然只是举行两场女子锦标赛的半决赛,观众数量居然不比昨日的少多少,场地基本上还是站满了人。

      唐云的武功远胜于马文真,对手小姑娘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让她颇为赞许,就不想太过打击于她,所以也乐意和她多过上些招数。

      因为双方的实力的确有着无可逾越的差距,最终唐云还是在马文真明显气力不支的时候赢下了比赛。

      女子组半决赛第一场结果是:唐云(唐氏太极拳)胜马文真(功力门)。

      和男子比赛期间相同,一场比赛之后暂停15分钟。休息时间之内,杜新五评论道:“你现在还不是她的对手”。付可乐听了一愣,有些不服气。他之前在德国受训的时候,搏击的水平已经是遥遥领先同班同学,这段时间又得到杜新五和霍冬阁两位武学宗师的精炼。他不认为自己会敌不过一个女子。

      杜新五又道:“她父亲可是天下第一手,她的家传内劲非同小可,已经小成,武者的世界,有无内劲是最大的区别之一”。何谓内劲?神气合一而已。随着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神、气耦合愈为协同、有序,内劲渐纯。故内劲是习武者身心有序协调达致中和时,机体产生的一种潜能。

      付可乐听了若有所思,然后问道:“那我该怎么练习内劲呢?”

      杜新五不再理他,心中在骂他,不懂就来求我啊,难道还要我求着正式收你小子为徒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