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冠希艳照门bt

      半日之后。

      陆晨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

      这修真界的器灵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厉害,虽然非常的人性化,有一定的智能。但其实也就那样,根本不会像人类一样思考,讲话方式还受主人的影响。

      “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叫我船老大,要叫我主人。”

      “明白,主人。”

      “说话的方式要简明扼要,风格要像我一样。”

      “明白,主人。”

      “很好。”陆晨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道:“你刚刚说,可以用化灵妖火摄取各种灵材中的五行精华,然后再补充足够的灵力之后,就可以修复灵船。”

      “回主人,化灵妖火能化解万物,榨取灵物的灵力和五行精华。根据主人说的,破云舟应该是被长期冰封之后灵力流失殆尽,船上的灵纹和阵法没有损毁,只要补充足够的五行精华和灵力就可以修复。”

      “太好了,需要多少灵材。”

      “因为我沉睡太久,不知道损毁情况,需要修复后才知道。”

      “哦,那就是不限量了。”

      “是的。”

      “我%¥*#%......”

      接下来,陆晨回到自己的灵船中.

      然后把他藏在海中的高品质矿石和剩余的灵石都运了过来,价值差不多一万多灵石左右,全都扔到了乾坤神火炉中。

      但是

      也就是火焰烧得更旺盛一些,提炼的五行精华修复了两个部位的灵纹,还有一些裂缝。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于是

      陆晨不得不回到了之前的挖矿生涯,在附近海域开始了起草贪黑的苦逼挖矿生涯。

      不对

      连起早贪黑都算不上,因为不管天黑还是天亮了,海底都是黑的,什么都看不到。他只要精力一恢复,就驾着灵船到处采矿,只要有灵性就行,多少全都要了。

      时间在慢慢流逝

      破云舟的灵纹也一点一点被点亮,船舱中的海水也全都排了出去,千年来积累的各种杂物也被清理了出去,破云舟整个暴露在陆晨面前。

      直到这时候,陆晨才发现这破云舟的强大之处。

      灵船全长1500多米,高阶防御阵法5座,攻击灵宝2件,船头有顶级的避水珠,龙骨为十万年聚灵神木......

      总之是上天入海都畅通无阻。

      后来陆晨问了青垣,才知道破云舟巅峰时是九品高阶灵宝。

      是碧羽门一个叫破云的炼器宗师耗时百年炼制而成,炼制的灵材虽然不是最顶级的,但都是精心挑选的,是呕心沥血之作。

      另外

      陆晨还在破云舟上找到了十几具尸骨,都是碧羽门的修士,他在岸上找了个风水好的地方埋了。还有很多法器和盔甲,不过灵力早已流失殆尽,大部分都无法修复了。

      让陆晨惊喜的是

      他在最深沉的船舱中,找到了数十具他梦寐以求的机关傀儡,其中有几具灵力竟然还没有流失殆尽,修复以后实力堪比武灵级别的修士。

      要知道

      他一直以来最想要的就是机关傀儡。

      不但能完美发挥他游戏天赋的道具,不用像驭兽那样考虑吃喝拉撒,携带起来也方便,有储物法宝还能到处带着走。

      总之好处太多了。

      不过陆晨没那么多灵力修复,只能先用灵石保养着。

      ......

      这天

      陆晨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破云舟中,把好不容易采到的矿石扔到乾坤神火炉中,然后直接瘫软在船舱中。

      “青垣,灵船修复得如何了。”

      “回主人,今天修复了两处裂缝,船身灵纹修复约一成,还是无法航行。”青垣回复道。

      其实陆晨从地图上能看到,但是他还是有些不死心,想看看能不能航行了。

      最近海里采矿越来越难的。

      很多高阶的海兽从其他深海迁徙了过来,都非常危险,他个个就遇到一头海兽,如果不是时刻看着地图,差点就被盯上了。

      所以不是长久之计。

      “算了,小命才是最要紧,还是先回城里去吧,反正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修复的,”

      收拾了一下之后,陆晨回到了自己的灵船中,踏上了回城的路。

      一天之后。

      陆晨回到了位于海边的关卡。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关卡竟然已经撤了,而且从地上的残垣断壁来看,应该是走了很久了。

      于是他踏上了回月神都的路。

      可是没走多久,他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一路上一个人都没遇到,到处都是战斗的痕迹,很多营地都被损毁了。

      他吓得赶紧停下脚步。

      然后从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绕路,地图更是不敢关闭,辗转了七日才回到月神都的边界地带,躲在一个山林中观察情况。

      发现月神都整体很平静,人员往来还很正常。

      这才进城。

      然后来到了四海阁找月芸。

      只是陆晨没料到,月芸一看到他就惊讶的拉着他道:“陆公子,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晨很不解的问道。

      月芸一看陆晨后知后觉的样子,很惊讶的问道:“你不知道最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陆晨看月芸的眼神,马上明白发生了大事情,于是就编了个谎话道:“我先前不是去挖矿嘛,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找到一处矿坑,于是这三个月一直窝在那里挖矿。”

      “老天保佑,你运气太好了。”月芸松了口气道。

      接下来

      月芸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详细说给陆晨。

      原来陆晨下海没多久,海边就发生了一件大事,可能是之前把近海的海兽杀狠了,从深海来了一头强大的玄兽境的鱼妖。

      带着数万海兽杀上了陆地。

      一路上是见神杀神,见人灭人。

      岛外来的几个第四境的修士联手都不是对手,只能勉强挡住。

      后来通过不断的退守,直到月神都边界才借助阵法打伤了鱼妖,打退了袭击。

      不过人族这边也是元气大伤。

      然后火氏一族乘着这次大乱,有些不甘寂寞的跳了出来,火月国那位太上皇凭借三座护国剑塔,想抢回被外岛那些宗门抢走的地盘。

      然后这一打又是两个月。

      整个月神都打得鸡飞狗跳的,死伤无数,后来各人占据一片地盘,火氏一族则占据着内城。

      对峙着。

      “还好你没回来,不然就麻烦了。”月芸拍着胸口后怕道。

      “那现在城里不是很混乱?”陆晨问道。

      “可不是!”月芸一脸愁色道:“各大宗门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都有些不甘心,都不想从火月岛退出,每天争来争去,生意根本就没法做。我都一个多月没收入了,手下的人都快吃不上饭了。”

      月芸这么一说,陆晨进来的时候也发现了,偌大的四海阁连人都没有几个,招待的侍女都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

      一脸愁色的聊天。

      说起做生意,陆晨马上想起一个人。

      他的商业帝国的奠基人啊。

      于是赶紧问道:“月芸姐姐,你最近有没有看到丘思意姑娘,他好像也在做生意。”

      “思意大家,我没有见到啊?”

      月芸奇怪的看着陆晨。

      陆晨这才想起丘思意一直是易容做生意的,也不知道近况如何了,现在形势这么混乱,还是有必要去找一找。

      接下来,陆晨和月芸聊了一会,然后就准备告辞。

      “月姐姐,我还有点事,我先告辞了。”

      说完陆晨就打算离开。

      “你先等一下,陆公子。”月芸赶紧叫住陆晨。

      “怎么,有事?”

      陆晨问道。

      “那个...”月芸看着陆晨,犹豫了一会才一脸为难道:“我想说的是,一开始和你说的那种兵甲,能不能再商量一下。”

      月芸这么一说,陆晨才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况。

      从一开始陆晨就知道,月芸接触他,而且还不停的帮助他,都是为了手中的合金钢。只是陆晨有些不确定,月芸到底要这么多的合金兵甲做什么。

      合金钢性能虽然不错,但毕竟只是凡铁炼制的,和好灵材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月姐姐,你真的很想要那种兵甲?”

      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了,陆晨发现月芸不是坏人,所以想直接问情况。

      “是的。”

      月芸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你能出什么价格?”

      “任何代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