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slive直播平台

      江琦骏可不想和辉夜提及他和早美舞香的事情,那可是他的黑历史。

      所以他选择了转移话题:“说起来,这段时间你都在忙什么?”

      自从上一次在道场见过面之后,两人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面了,虽然每天都会用手机联系,而且频率还蛮频繁的,但是总让江琦骏有一种时间过去了很久的错觉。

      而且他也很好奇辉夜正在做的事情。

      辉夜有些犹豫,像是在考虑该不该和江琦骏说。

      江琦骏看出了她的顾虑,说道:“不想说也没有关系,我也未必能帮得上你什么忙。不过能让我知道的话,我会安心一点。”

      “你很担心我么?”

      “算是吧。”

      辉夜好看的双眸渐渐弯起,笑盈盈的。

      比起第一次见面时,那几乎满溢出来的沉沉死气,现在的她真的变了许多,至少表情比以前丰富了不少。

      她在江琦骏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屁股微微挪着,向江琦骏靠近了一些,说道:“这段时间也没在忙什么,只是忙着继承亿万家产。”

      江琦骏:“……”

      这话说得就让人来气,最可气的是这居然是真的。

      老凡尔赛了。

      辉夜开了一句玩笑之后,收敛了脸色,神情变得严肃了一些:“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联系律师,将父亲留下的现金全部取了出来。你见过装满一万日元的手提箱么?像是这样的箱子,这几天我已经送出去好几个了。”

      “送出去?”

      “不单单是钱,还有父亲留下的生意,我也正在交出去一部分,换来极川会组内一些人的支持。”辉夜平静地说着,“都是一些中立派,他们为的无非也只是更多的利益,那些想把我赶出去的人能给他们的利益,我就能给更多,他们也就愿意支持我了。”

      江琦骏疑惑道:“这么简单么?”

      “具体操作起来肯定比说得要麻烦,不过只是简单说说的话,就是这样。”辉夜冷笑了一声,“更何况,我给了他们很多,可有些人总觉得能从我这里获得更多,人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

      “所以你父亲一直想摆脱极川会的吧?你这样做的话,不是让这个目标更远了么?”江琦骏有想不明白的地方,“其实我不明白,你父亲已经把极川会一大部分资产给洗走了,从法律上来说这笔钱已经是你的了,和极川会也没有关系,干嘛还得交出去一部分?”

      “江琦,事情没那么简单的。我不是父亲那样的人,他能守得住这笔资产,但只凭我还做不到。”

      辉夜很是罕见地承认了自己的不足。

      风间玉之留下的又不只是钱,现金反而是占比最小的一块,更多的还是一些固定资产,像是地产、公司、投资之类的东西,那不是仅凭一个人就能守住的东西。

      江琦骏没经历过这样的事,估计这辈子也不会经历,也没法去想象,只能是感慨了一句:“真复杂。”

      辉夜点头道:“是啊,如果在这方面,有个人能来帮我的话就好了。”

      她故意说得很大声,眼神似是有意似是无意地投向了江琦骏。

      江琦骏有些无语:“你看我做什么?我都说了,我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你别对一个高中生期待过高啊。”

      “将来呢,大学学个财经类或者企业管理之类的专业怎么样?你不是总是吹嘘说自己学习好到考东大都手到擒来么?”

      “为什么我的未来都要被规划成为你服务的形状?说真的,最近我很想未来的时候去非洲大草原拯救野生动物。”

      如果不用担心家庭方面的顾虑,也不用考虑经费的话,他还真想这么干。

      他摆了摆手:“将来的事情,就交给将来的自己再说吧,说这些还太早了。”

      辉夜脸色浮现出一抹遗憾,但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过深,继续说回了正事:“其实刚刚说的都不是现在最紧要的,真正要紧的是父亲生前安插在极川会其他组内的暗子,几乎每个组都有,包括你之前提过的小田切嗣所在的小田组。小田组的若头就是我父亲留下的暗子。”

      一个组的若头,基本上也就是下一任的组长了。这就是当卧底当到二把手?

      江琦骏想起了“三年又三年”的梗,忍不住乐了。

      不过风间玉之也是个人才啊,居然在自己的组织里搞无间道这一套。

      辉夜疑惑地看着他:“这有什么好笑的地方么?”

      “不是,我只是想起了高兴的事。”

      “什么事?”

      “我邻居家的猫生了。”

      “?”

      辉夜更加疑惑,不明白邻居家的猫生了和他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的。

      江琦骏见她不懂这个梗,自己笑了一阵也觉得没意思,悻悻地说道:“好了好了,说正事。这些人可靠么?万一给你假消息怎么办?”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是小田组的那位若头,是可靠的。”辉夜笃定地说道,“因为那是我父亲带到极川会的人。”

      “华夏人?”

      “嗯,但是他的身份只有我父亲知道,极川会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风间玉之在入赘风间家掌管极川会之前,本就是东京都华人帮的领袖之一,身边有一些心腹带到极川会来也很正常,不够直接当暗子投到其他组倒是没想到的事情,估计极川会其他组的人都想不到。

      江琦骏问道:“那你接触过他了么?”

      “嗯,不过如果真的是小田切嗣与那些韩国人做交易的话,那么他把这件事埋得很深,至少那位若头都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只是提起了最近小田切嗣确实有经常带人出去,神神秘秘的。”

      辉夜最近几天,看来真的做了很多事情啊。

      这本就不是一个女高中生应该面对的事情,她能有条不紊地做到这份上已经很好了。

      江琦骏越来越理解“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句话是个什么道理了。

      “啊啾……”

      辉夜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用手捂着口鼻。

      她在披在身上的外套里摸索了一阵,找到了江琦骏的手帕,侧过身擦了擦鼻子。

      让身子骨这么弱的辉夜大半夜的在公园里吹冷风,还真是有些为难她了。

      江琦骏多少还是有一些自责的,所以也就没拿那句“美少女不会流鼻涕”这句话揶揄她。

      他站起身,对辉夜说道:“今天就先这样吧,要我送你回去么?”

      “事先声明,我可不会傻到跟你从这里走路回我家。只有愚蠢的女人才会觉得这是浪漫的事情。”辉夜婉拒了,“另外我现在不住在品川区,地方离这里还挺远的,我会让家里的司机来接我。”

      江琦骏说道:“那我陪你等车吧。”

      “就这么想和我多独处一会么?”

      “那我回家了。”

      ……

      江琦骏最终被辉夜一把拉住袖子,陪她等到了她家的车来了,她才松开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