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美人喂奶

      我趴在床上,双手拿着手机。

      六班,烁希:地理卷子要做四套,星期五返校交。

      学习委员:还没做的举手。

      班长:有几道题太难了。

      体育委员:加一。

      杜倩:加一,我太难了。

      学霸:那个瓜哇岛的气候特征很简单。

      子夏晒出图片,跟表弟在吃干火锅,洒了调味料的土豆切片交错平躺,烫熟了的肉放进辣椒里入味,隔着屏幕的香气跑出来。桌上放着未开的俩瓶酒。

      (他应该是横着手机照的,吃的真好)

      某同学:在那里哦?

      子夏:老火锅店。

      杜倩:那家还不错,我们一起吃过。

      班主任:一天想着吃,作业记得做撒,有复印件的同学尽快交给我,我好登记上去。

      杜倩:老师,我户口在老家。

      班主任:你咋不把你人留在老家。

      烁希:老师,下周上几天的课程。

      班主任:上面还没通知,你们记得少出门哈,社会上最近有人在打架。

      班长:知道了。

      我对过往的感觉像似初恋,保留了童真的快乐。太真实了反而不真实,让人当成傻子,但是,真实的东西那不是从想象中得出来的吗?我舍不得什么,去以身涉险的经历。我名叫烁希,与父亲住在十六区街巷的六楼里,早晨的阳光偶尔照在被褥上,叫醒了我。窗外是上下邻居挂着的衣服,活像吊着一条条五颜六色的腊肠,楼与楼间隔甚小,竹竿都能碰到。我洗漱好,换上一件去年买的生日礼物,洁白雅致的裙子加上一双精致高跟鞋,回到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一定很好看。我想做一位漂亮的新娘,拖着长长的婚纱,携着父亲的手走向花环的殿堂、庄严的教堂,白马王子就站在前面,帅气的注视着我的模样,人们扬起嘴角看着我登场。烁希呀?你又多想了。我被人画上眼影,打上腮粉,涂上口红,当做一个娃娃被披上了袈裟,顶着布和他走到父亲跟前缓缓跪下,鞭炮噼啪作响,新郎新娘拜堂,送过礼的客人们喜笑颜开,急着要新郎的红包,急着新郎把酒倒。一叩首,拜天地,二叩首,拜父母,三叩首,夫妻对拜,毕!送入洞房。

      父亲边夹菜边说:“小希呀,七区那边有花会,你可以去玩玩,还有志愿者活动。”

      “哦,我知道了,”烁希正有打算。

      一排排紫荆花树装点着暗淡的街道,各种喜食花蜜的昆虫成群结队的赶来,商店的生意兴隆,游人举起手机拍照。花瓣娇柔可爱,一片片纤细连接的手指,变成一朵朵舞蹈家打开的手掌,夹杂在树叶间,反复点缀成梦幻的天堂。子夏无聊坐在地上,玩着幼稚的弹珠。

      “....嗯?你在这这儿干嘛?”烁希心跳加快。

      “我咋知道你也在这儿,死肥婆!”子夏无端生气。

      “你说什么?你才是死猪头!”

      “死肥婆!”

      “死猪头!”

      烁希躲在树后不理他,过了一段时间,她靠着树偷望,发现子夏不见才松了口气,莫名一头撞在胸膛上。

      “哎哟,疼死我了,”烁希眯着眼睛。

      “你这小坏蛋,叫你不听话,”子夏摸摸烁希的头。

      “什么啊,是你蛮不讲理的...”

      “如果我不讲理,就不请你吃火锅了。”

      “不嘛,人家还想吃的呢...”

      “注定长成死肥婆吧。”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俩人又开始吵嘴,一路上不觉累,把阿婆的饼吵软吵硬,把游戏机上的人换来换去,把衣服的款式变大变小,惹得店主不知道该怎么好。

      “呐,拿着!”子夏把装有白色裙子的袋子给烁希。

      “没想到还是我技高一筹哦。”

      “额...我只是不想跟你争,”子夏背直直的离开了。

      烁希在厨房生火,呛得咳嗽,脸都熏黑了。

      “你说,那个叫烁希的孩子是那里人啊?”南媳妇说道。

      “像南方吧,脸不胖,像北方吧,她不是穿着短裤吗?”南仁德想到。

      “那女孩呀,多留她住几日,她是个好孩子啊!”南婆婆夸奖。

      “前些日她用神奇的东西帮我们煮饭呢,过去,我们只能用能量石煮饭,”南俞生说。

      几人巴望着软绵绵的白米,舍不得吃,几盘色味俱佳的菜更是绝配,估计,合欢镇上无人做得。

      “这是我按照家乡的菜谱学的,口感还不错,多吃点,”烁希夹了一些菜给南俞生和南婆婆。

      “姑娘,你...可以教我吗?”南媳妇不好意思。

      “嗯。”

      “你只需要煮饭时控制火候和搅动米饭、通气等,菜的味精取自海边的海带提取物,你们这里是没有的,你可以去咸水湖盛水,再用我做的桶对水进行过滤,然后放俩个铁球搅动一小时,放在太阳下晒干析出白盐,虽然,不够纯净,但是,也是可以吃的。”

      “姑娘...”南媳妇似懂非懂。

      “我们这个镇呀,有一个神话,就是镇外洛林深处有一棵神奇的树,它会实现任何人的愿望,”南俞生闭眼道。

      “老头子,你都几年没伐木了,竟说些无理取闹的话,”南婆婆生气道。

      (那不是校园的合欢树吗)

      “老爷爷,它在什么地方呢?”

      “传闻这样讲的,你要找它,必须去三重山上寻找仙灵草,拿着它就能找到神树了,”南俞生摸胡子。

      “谢谢老爷爷,我得即可出发,因为我要许愿回家,我等不及了!”

      “孩子莫要慌,三重山上分别为南、北、西、三座,住有一位很凶的神明,一路上困难重重,你把粮食带去,这是地图,拿去吧,”南俞生把抽屉里的黄纸给烁希。

      “那我走了,你们要保重!”

      “再见姑娘,再见,”南家人送别。

      洛林的树木粗壮,叶子遮天盖地,传来咆哮声的洞穴:“你说什么,那些蠢货被干掉了?”独眼王生气道。

      “是的,大王,”独眼兽肯定。

      “那群野蛮人建起村子开始,我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一定得摧毁他们。”

      “大王,他们人数众多,必要时嘛...可以借助纳古亚的力量,”独眼兽小声说。

      “你是叫我向它屈服吗?”

      “不是,大王!我们还可以去三重山偷仙草,向神树许愿,这样您就所向无敌了。”

      “把你的手下叫来吧,”独眼王出洞。

      “是的,大王,”独眼兽叫来几十只休息的同伴。

      “什么声音?”烁希蹲进草丛。

      独眼王佝偻下头,盯着草丛外的树木,发现没了动静就走了。烁希吓得喘气,根本动弹不了。

      三重山以西的金顶上,神明绮云正在训练四个徒弟:“左脚不要放下。”

      “师傅,你这不是折磨我们吗?”椿说道。

      一根竹条打在右腿上:“下次再遇到魔兽,为师不会救你们了哈。”

      “就算遇到魔兽,脩(xiou)哥哥也会救我的!”

      “椿说什么,脩你重复一遍,”绮云手拿尺子。

      “唔...师傅,我会练好武功的!”脩的脸颊掉下汗水。

      “算你认真。”

      “椿妹动凡心了?”秋笑笑,腿上的痛忘掉一干二净。

      “秋姐你嘀咕什么呀,”椿跳过来碰她,秋又碰回去。

      “好啦,你们再动,师傅就气炸了!”夂看着师傅。(zhi)

      绮云用尺子刷刷的打:“全部加一个小时,再动,今天晚饭不许吃!”

      “这...”脩一听到灰了心。

      “再坚持会儿吧,”夂的背心湿透了。

      “都怪我,”椿看着师傅走开了。

      “不怪你,椿妹,我们山下玩去,怎么样?”秋诱惑的样子。

      “怎么,你还嫌我不够惨吗?”

      “听说,山下有很多蘑菇呢,还有萤火虫。”

      “那...我们快走吧,”椿放下脚跟秋跳过屋檐,踏踏的下山了。

      “喂,你们不怕师傅生气吗?”脩看着俩人的身影不见了。

      “你管不住她们的,待会儿准出事,我们练一会儿就下去带她们上来,自然就瞒过师傅了,”夂说道。

      “那就这样吧。”

      烁希跟踪独眼王来到西山下,忽然听见了说话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