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免费看视频

      “公子怎么会有如此奇特的观念呢?”柳如是知道传统的男女观念绝对是对男人有利的,像陈坚这样甘愿将自己的地位降到和女人一样的水平,实在是有点过于奇葩了,柳如是不能不好奇。

      “这个与在下从小接受的教育以及个人对于人的认识有关。”陈坚道,后世确实是这样的观念,至于是不是真的做到那就另说了。

      “哦?公子可否说得详细一点?”柳如是不仅好奇陈坚的这种观念是怎么来的,更希望了解一下陈坚从小接受的是什么样的教育,因为这样更有助于更深入地了解陈坚这个人,毕竟都要做夫妻了,能够更多的了解自己的男人不会有什么坏处。

      “在下从小被师父灌输的就是人人平等的观念,当然,不是绝对的平等,而是最基本的人格上的平等。也就是没有人天生就高人一等或是低人一等,没有人有权利随意侮辱他人的人格,限制他人的发展空间,甚至剥夺他人的生命。而人人平等当然不止限于男人,同样也包括女人。就个人对于人的认识来说,女人虽然相对男人而言天生就更为柔弱,但这不能成为被歧视的理由。人类文明发展已经上万年,早已不是体力至上的时代,男人能做到的事,女人也基本都能做到。如今这种男权社会早已经发展成为了一种极度畸形的状态,女人的权力被极大地限制,使得整个社会浪费太多的生产力。不过,这些假大空的道理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说了也没有太大的意义,还是说回现实好了。如今在下在草原上也算小有成就,至少半个草原由在下说了算。对于男女平等,在下以为可以从我做起,也就是在我的治下开始慢慢推行。事实上在下早就开始在这样做了,比如纺织厂,毛线作坊等等这些比较讲究心灵手巧的工作,在下都会让女人来做,做工就能拿工钱,有工钱自然就能为家庭做贡献,这个世界是现实的,贡献越大,地位自然而然的就会越高,所以,在如今的草原上,很多妇女在家里的地位都已经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在男女平等上也算是迈出了一小步。今后随着更多的女性走上各自的工作岗位,为各自的家庭做出更多的贡献,女人的地位必定会得到相应的提高。这些只是开始,以后在下还会尝试让女人走上更重要的教书育人之类的岗位,让男女平等向更纵深的方向发展。”陈坚表述了一番自己的理论和初步的实践,还有自己未来的规划。

      “真的吗?公子真的会让女人去教书育人?”对柳如是来说,只有参与教书育人才能从根本上提高女人的地位,毕竟尊师重道嘛,要是女人能为师,自然就能受到尊重,地位自然也就高了。

      “当然是真的,在下生平从不对女人说谎!不过呢,姑娘也应该知道,要教书育人,必须要有足够的知识储备,不然只能是误人子弟。所以,一般的女人当然是不可能成为教书育人的师者的,除非像姑娘这种才名远播的女人方有可能。”柳如是能问出这个问题,肯定是对这方面有想法,陈坚当然会顺着她的想法回应了。

      “奴家真的可以吗?”柳如是有些底气不足地问道,虽然对自己的文才比较自信,但能不能做到的决定权可是陈坚的手上。

      “姑娘莫非有意于此?”陈坚要正式确定一下。

      “嗯,奴家愿听从公子的。”说完柳如是还有一丝羞怯,因为这话可还有一点点的歧义。

      “好,非常好!姑娘可知在下指名要娶你的根本原因吗?”陈坚转移话题道。

      “奴家自是不知,也一直对此很好奇,公子能为奴家解惑吗?”柳如是当然不会知道陈坚这个穿越者的花花肠子,对此也一直很困惑。

      “很简单,就是因为姑娘的才名。”陈坚道。

      “此言何解?”柳如是不解,自己的名声能传到草原去?怕是吹大了吧?

      “如今草原上人口倒是越来越多了,可要么就是连汉语都不会的蒙古人,要么就是大明移民过去的破产农户,说穿了,数十万人绝大多数都是文盲。在下从小就听师父常说,知识是第一生产力,知识改变世界,可想而知,一个文盲占绝大多数的地方,想要有什么太大的发展根本是不可能的。就拿在下治下的集宁来说,在在下的有生之年,有在下罩着,现在这种蓬勃发展的势头还有一定的保障,不至于迅速衰败下去。但在在下百年之后,这个文盲占绝大多数的地方有谁能撑起这一片天地?当然没有。所谓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既然预见到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未雨绸缪就是必须的。又所谓百年大计,教育为本,要避免因为在下的亡故而导致大好的发展局面戛然而止,唯一能依仗的就是教育,只有通过教育将在下脑子里的东西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方能实现大好局面的可持续发展。而要最大限度地理解在下脑子里的这些东西,文盲显然是不行的,因此,大规模的扫盲运动势在必行。不仅如此,所谓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对青少年及儿童的教育更是重中之重。但是,蒙古草原一向都被认为是蛮荒之地,读书人自然是没有几个愿意去的,那么如何解决师资力量就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毕竟教育可是需要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来做的。既然读书人不愿意来,那么在下就只能另辟蹊径把主意打到女人的身上了。在下素闻柳姑娘才名远播,早有打算前来相请,但在下与姑娘素不相识,自然不便冒昧相请,因而一直未能成行。直到今年在下帮了当今皇上一点小忙,也算是与皇上攀上了一点交情,才厚着脸皮运用了请求皇上赐婚这样的下作手段。在此,在下还要为此向姑娘告一个唐突之罪呢!”陈坚可真是忽悠死人不偿命,明明就是自己贪图美色,却要装出一副为数十万人的前途命运着想的样子,真是够不要脸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