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直播软件下载ios

      薛澜的话让孟蔚然一愣。

      现在的局势很明显, 孟蔚然也已经仅剩下一丝血皮,此刻只要一枪刮过就可以轻易将他带走。此刻他出去卖一波换薛澜的输出位倒是有机会换对方一两个人,可如果换成薛澜出去……

      “等下我突出去, 集中火力打unknown。”时间无法多做解释,薛澜斩钉截铁的说道:“信我。”

      此刻的薛澜面上已无半分往日的内敛与怯意,那份笃定竟让闻者不自觉的生出了一种信服感。孟蔚然竟不自觉的按照他的吩咐在掩体后小心藏好自己的位置,亦将原本对准医疗兵的枪转向正欲借势强行突破的邓锐秋。

      此刻段闻峥的屏幕依旧是一片灰白。

      他的眸『色』略沉,目光正落在身侧的屏幕中的游戏界面上, 随着exist的视角卡在unknown的身上。

      画面像是在此刻被定格, 直到在某一个临界点,在邓锐秋忽然将枪口微微偏离一个极小的角度时, 像是于重重险阻中出现的一个突破口,薛澜当即自掩体后侧身而出, 将火力猛然对准邓锐秋!

      几乎是第一声枪响的同时,另一侧掩体后的孟蔚然也将枪口对准邓锐秋,将枪口的火力瞬间集中爆发!

      这一瞬的集中火力太过凶猛, 邓锐秋只有一瞬的不察, 血线就跌破红限值。

      他身边的医疗兵第一时间过神来, 忙补上护盾后迅速启动回血技能。

      邓锐秋迅速提枪还击,可前一秒还刻意弹出身体的人却在他套上护盾的瞬间缩回了掩体后,他的子弹也只堪堪擦过掩体的边角, 竟未伤到那人分毫。

      偏偏这个时候, 他的护盾刚刚消失, 另一侧未留心的掩体后又是一阵急枪,直接将医疗兵刚刚补起来的血瞬间再次清回红限值。

      屏幕瞬间被一片暗红晕染,邓锐秋低咒了一声,不得不跟医疗兵一起躲进了身后的掩体。

      可他却不曾想到, 刚刚暂避的薛澜却在这时再次冲出掩体!

      他想借着掩体回血,薛澜又怎么会给他留下这样喘息的空间,向邓锐秋和同队医疗兵躲藏的掩体突进而去。

      “搞什么?!”

      邓锐秋完全无法理解薛澜想做什么,此刻他就算血线低,可他有掩体遮挡、身边还有可以恢复治疗的医疗兵,薛澜凭什么觉得他可以这样横冲直撞突过来?

      邓锐秋直接切断了自身的回血针剂,一边嘱咐医疗兵继续回血,一边架枪向那道横冲而来的身影开火。

      “她这是怎么回事?”周看青不可置信道:“是因为没有转机,所以不好好打了?”

      温衍微微皱起眉,视线越过重重观赛者的身影落在薛澜身上。

      齐思雨和苏一语等复活,都已切换到了薛澜的视角,和站在他们身后观战的学员同时捏了一把汗。

      薛澜这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靶子……想吃邓锐秋的枪子给孟蔚然创造输出机会?可是这样即使换掉邓锐秋,残血的孟蔚然根本无力再回天,这怎么算都是左右僵持的死局。

      只有段闻峥,正侧身凝视着薛澜的游戏界面,他的面『色』虽然带着与往日不同的一丝阴郁,但此刻的目光却带着笃定而平缓的坚信。

      薛澜的目光似一汪沉寂的深潭,像是蕴含着坚不可摧的力量,在众人或担心、或猜疑的目光中,在邓锐秋加足的火力下,竟当真左右闪避中每一次都险象环生的避开了邓锐秋的子弹!

      可即便一次两次惊险避过,前路漫长,他又怎么可能每一次都这样幸运?

      就在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薛澜身上的时候,藏匿在岩体后的孟蔚然将全部火力集中到了意图迅速将薛澜带走的邓锐秋身上!

      两房交火只在瞬息之间,一切就已成了定局!

      系统提示:weiran成功击杀了unknown

      在一震惊叹的低呼声中,邓锐秋面『色』灰败的一拳砸在键盘上:“加血啊?!加血呢?!”

      “在冷却。”身侧的医疗兵沉声回答。

      “狙呢?!在干什么?看戏吗?!”

      邓锐秋的话音未落,在游戏中短暂驻足的薛澜耳边似听到一声轻微的枪响!

      这似蛰伏了许久猛兽的蓄力一击找准了薛澜的动势,又偏偏在这个时候才选择开枪——

      就是掐断了他所有的进途与退路!

      避无可避。

      最先察觉这般困境的温衍也不由得面『色』一凛!

      可就在所有人都觉得一切已被这一狙定局时,exist的角『色』身上却突然迸发出一道暗涌的流光。

      那是——

      一切都发生在顷刻之间。

      那道“定局之枪”竟就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隐入那片光晕之中!

      “草?!”

      “卧槽?!!”

      “护盾芯片?!”

      整间训练室瞬间一片沸腾。

      薛澜之前在与温衍solo的时候就使用过护盾保住了一天命,如果说那时有可能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那此刻就是真正堵住了在场所有觉得他当时不过是“凑巧”人的嘴。

      而在所有人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时,他却已经只身冲入方才邓锐秋藏身的掩体,一举将藏于其后的医疗兵一波带走。

      这一系列动作完成的快准狠,训练室内再次爆发了一阵感叹的喝彩声。

      薛澜却稳稳的卡好角度躲好,在这片刻的喘息间用掉了临时回血的针剂。

      exist:上高点。

      孟蔚然迅速绕后,与薛澜完成汇合。

      “那个方向。”

      薛澜目光凝在远处狙|击手有可能藏身的地方,肃穆的沉声道。

      那个方向,前后有两个掩体。

      而狙|击手打法极稳,刚刚那样的形势竟也只打出了一发子弹,薛澜可以大致判断子弹来的方向,可那样前后的掩体,却让他无法判断那人藏身的位置到底是哪一个。

      两个点或许不难『摸』,可一旦『摸』错了点,就等于再次将自己和孟蔚然拉到了敌方的枪口前。

      “或者分开过去。”孟蔚然在地图中标好两点后低声道:“你去a点,我去b点。”

      如今他的血量已然恢复到接近百分之二十,就算他无法解决掉那个狡猾的狙击手,至少可以帮薛澜创造机会。

      薛澜却在打血中凝视着那一枪打来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那个狙击太过谨慎了。

      如果他刚刚有开两枪,薛澜有自信自己就可以分辨出他的位置,可在刚刚那样紧迫的环境下仅凭极远的一枪,薛澜实在无法确定对方躲藏在哪。

      无论是他们两人一人去吸引注意亦或是突去不同的高点,他们两名残血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都极为冒险。

      可在无法判断敌方到底躲在哪一个高点的情况下……

      “b点。”

      段闻峥压低的声音自小队麦中传出,薛澜的视线下意识随着他的话落在高处的掩体。

      “你看到了?”齐思雨亦低声问道。

      “猜的。”

      “……”

      “如果是我,我会选那里。”

      这样以自己的行为模式来推断敌人的躲藏点毕竟太过大胆和冒险,齐思雨和孟蔚然都不自觉的皱起了眉。

      毕竟如果人不在b点,他们就等于是将己方两人完全暴丨『露』在敌方的枪口下。

      等人复活的时间是一定来不及的,因为复活的时间虽长,可两方复活的时间其实是相差不多的,只要对方的狙执意撤退,他们是绝不可能强行将人留下的。

      这一切的思量与抉择仅在薛澜回血针剂的分秒时间。

      “等人复活……”齐思雨启唇:“或者蔚然你去吸引……”

      他的话还没说完,薛澜便在地图中打下信号对孟蔚然示意:“走。”

      原本还在犹豫的孟蔚然听到指令,立刻肃穆的架枪跟了上去。

      齐思雨不可置信的看向那道原本温软、此刻却满面坚毅的身影,一时间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薛澜带着孟蔚然一同坚定的向b点绕进。

      他们这样的动作立刻引起了观战众人的惊疑『惑』。

      孟棋收回落在转播屏的视线,侧目看向角落那道身影。

      “他们怎么……”周看青不可置信的低呼道,目光惊讶的转向温衍。

      温衍的目光正『色』的定在转播的屏幕上,眺过游戏界面内补给站的画面,落在那道动作干脆利落的身影上。

      段闻峥的眼底同样映刻出此刻薛澜正前进的坚毅动作,他的目光似随意散落,可原本搭在座椅边的手却不自觉的攥紧。

      薛澜带着孟蔚然一同突上b点高地,在众人紧张的注目下,蛰伏在最后一处掩体之后。

      齐思雨的考虑不无道理,如果敌方狙不在b点,他们极有可能会在瞬间输掉这场比赛。可薛澜却宁愿这样冒险一试,是因为其他两种选择都有极高的风险被对方逐一击破,更是因为……

      他信段闻峥。

      此刻,他们突进成功就会一局拿下此局比赛的胜利,可一旦失败,两人就会同时暴『露』在地方狙丨击手的视线范围内。

      这样如同博弈一般的赌丨局让观战者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薛澜的目光也紧紧的定在标记点的掩体。

      他微微调整耳麦,极低的气音在此刻的静谧中传入孟蔚然的耳中——

      “冲。”

      下一瞬,两人同时冲向那块掩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