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装A级一片

      与此同时,三号楼里。

      若月佑美与樱井玲香两人拿着手电筒与摄像机一前一后探索着,前者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害怕的情绪,只是稍微感到有些紧张罢了,而后者则几乎跟隔壁楼的白石麻衣一样,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了若月佑美的身上。

      “阿诺,我说——”若月佑美抿了抿嘴唇,侧过头对旁边的樱井玲香无奈道:“玲香你这样我真的很难行动啊,话说这里应该不可怕吧,虽然暗了点,但是明显有很多人来过的痕迹,一点也不像那种专门吓人的鬼屋,没必要这么害怕吧?”

      “不不不。”樱井玲香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废气冲天:“当然可怕了,多少恐怖电影里的场景就发生在这种晚上来废弃学校的时候,这种时候当然还是要小心为上了!”

      “可你也这太小心了吧!虽说不可能,但万一真遇到危险,你要我背着你跑吗?”

      “万一遇到了危险,月月你难道要抛下我不管吗?”樱井玲香可怜巴巴地看着抱着的亲友。

      “呃...那倒是不会。”若月佑美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算了,就继续这样吧,不过你好歹帮我照一下,我们这样找磁带速度还是太慢了。”

      “嗯~我就知道月月对我最好了,不会放下我不管的~”樱井玲香满意点头,随后一脸雀跃的以笑摸狗头的姿势摸了摸若月佑美的脑袋,拿起手电筒照向前面。

      两人就这样像在两人三足比赛般继续搜寻。

      ......

      四号楼,白云山俩人正行走在走廊。

      依旧是白云山在前面开路,而高山一実跟在后面。

      但没走多久,白云山就听到了轻微的呼喊声:“救救我...救我...救命啊...”

      声音来的不太真切,仿佛是虚无缥缈的幻觉,却令人毛骨悚然,白云山停下脚步听了一阵,但无法分辨具体的方位。

      “怎么了吗白云桑?”高山一実见白云山忽然停下来,不解问道。

      “没事,继续走吧。”

      白云山摆摆手,然后继续前进。

      “救救我...救我啊!救命啊——”

      声音逐渐清晰,一股阴寒的气息则笼罩在了走廊,仿佛气温一瞬间降低了好几度,令人感到不适。

      月光渐渐清冷明亮,走廊上仿佛出现了一股淡淡的雾气一般,幽森寒冷。

      白云山紧了紧衣服,不过好在他的身体素质在魔鬼训练大法之下已经达到了平常人两倍的标准,加上本就是冬天,衣服穿的并不少,这点寒冷倒还没有太大的感觉。

      不过马上他就想到一件事,回头看了眼高山一実,关心道:“高山?晚上你穿着裙子,不冷吗?”

      高山摸了摸头笑道:“还好吧,而且天气也没有多冷啊。”

      “是吗?”

      白云山随口说了句,便没再多问。

      而这时,呼救声则更加清晰了起来。

      “救命啊...救我啊..求求你救救我吧...”

      白云山歪了歪脖子听了会,声音的来源似乎是走廊左边的矮墙外围,但他瞥了眼那里,一片空旷,什么都没有。

      忽然,声音消失了,而随之消失了的,还有骤降的气温。

      呼救声,雾气,寒冷,仿佛一瞬间被某种力量剥离了,刹那间消失不见,仿佛之前只是幻觉。

      “什么意思?网络不好掉线了?”白云山心里吐槽了一句,稍微靠近了下走廊外围的阳台,但并没有直接看向那边,而是拿着摄像机拍向了那里。

      依旧什么都没有。

      就在他转过身准备离开时,楼下却忽然有人叫了一声:“白云桑!你们好了没有?”

      白云山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而是指了指走廊外的楼下,看着高山一実一脸淡定道:“喂高山,好像有人喊你。”

      “有吗?我怎么没听见?”高山一実一脸懵逼。

      “真的有,我怎么会骗你。”白云山一脸诚恳。

      高山一実:“......”

      但高山一実依旧是有些害怕漆黑的楼下的,往后缩了缩,显然不敢去看。

      “算了,我帮你看看。”

      白云山回过身去,双手缓慢的抓住水泥矮墙的边缘,作势要把头探出去,看看楼下有什么人。

      但是......这货这个姿势就这样做了十秒,却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呃...白云桑,你不是说楼下有人在喊吗?为什么站在那里不动啊?”高山一実忍不住询问道。

      “嗯——我是想,如果真的有的话,我该说些什么呢?”白云山一副沉思的表情。

      “这种时候根本就不应该想这些东西吧!随便问候一下就行了吧!”

      “好主意。”

      话还没说完,这家伙就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头探了出去,面向了楼下的声音来源,然后飞快的说一句:“晚上好。”

      只不过...那里什么人都没有。

      而与此同时,一张流着鲜血的可怕鬼脸却凭空出现在走廊外下方的空气中,鬼脸惨白狰狞,五官扭曲,七窍都布满了黑红色的污血,牙齿锋利的好似野兽的犬齿,牙缝中似乎还能看见隐约的碎肉,让人毫不怀疑这一口就足以撕咬下一大块的血淋淋皮肉,将人撕咬成碎片!

      他就正对着白云山脸庞下方,仿若刚才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

      而在白云山的脖子上方,走廊水泥扶手的水泥墙处,两只惨白的手臂从中伸出,瘦长且骨节诡异的手指长着锋利的黑色指甲,杀气腾腾,鬼气森森,令人不寒而栗。

      但这些......白云山都看不到。

      是的,因为这货是闭着眼睛探出去的,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探出去之后又马上以更快的速度将头缩了回来,就好像在玩打手背的游戏一样,使得那两只本来欲要把白云山推下的惨白鬼手甚至都来不及做什么动作,一时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干嘛,看上去有些尴尬。

      而鬼脸也表情僵硬的呆在了那里足足有半分钟,随即扭曲的脸庞上似乎浮现出了某种被戏耍了的情绪,看上去恼火与憋屈非常。

      “嗯...似乎什么都没有,看来刚才是我听错了。”白云山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灰尘,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道:“不过刚才总感觉有人在看我,你说会不会是这里的女鬼见色起意,刚才我把头探出去的时候想偷亲我来着?”

      “呃...不知道。这里应该没有鬼吧?”高山一実无语的表情说道。

      而听见这段对话的鬼脸的表情则又明显扭曲了一分,最终与上方的惨白鬼手一同消失在了空气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