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重复率过高怎么办

      崔裴牙初听阿奇询问的第一反应,是义无反顾地答应。

      哪怕花很多钱。

      哪怕借债。

      他发自肺腑地想去照顾老的老、小的小的那仨人,尤其是俩无辜又可爱的孩子。

      答应完之后,崔裴牙冒出一身的冷汗。

      真是义气上头了。他要是为此借钱,冯欣莉会怎么想?尤其是甜心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冯欣莉会不会多心,认为他不在乎甜心而陷甜心于贫穷?

      正在崔裴牙疯狂撕裂、徘徊之际,只听阿巧的声音微弱传来:“哥哥,你跟崔叔叔说了出国费用由品牌方提供了吗?”

      “哦,我是不是还没有说?”

      电话这头的崔裴牙,已经开始静心微笑了。

      太好了!

      出国需要办护照之类的常识,崔裴牙了然于心。

      米兰时装周,国际四大(米兰、巴黎、纽约、伦敦)著名时装周之一。

      在四大时装周中,米兰时装周崛起的最晚,但如今却已经独占鳌头。米兰时装周上,会有上千家的专业买手看展,也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专业媒体前来报道,被公认为是世界时装设计和消费的“晴雨表”。

      服装设计师工作的品牌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品牌,从前主做女性服装,后来扩展为涵盖男子服装在内的成年人服装,十年前,他们开始在秀上放一部分儿童时装。

      前来走秀的儿童,大多不是专业的,而是全世界知名度很高的明二代们。

      他们天生自带镁光灯,从小被专业团队精心打理,无论衣着还是衣品,无论心态还是心理,都能从容应对时装走秀。

      自小生活在闭塞小山村的乡野小姑娘阿巧,能胜任这样顶级的走秀吗?

      崔裴牙的护照还没有办,已经开始担心起阿巧了。

      ……

      2月20日,恰逢除夕前一天,阿巧、阿奇、奶奶、胖乡长、副县长、魏翻译、摄影师他们一行人辗转至云海城,与崔裴牙汇合后,8个人在品牌方接待人的带领下,去了机场,坐飞机飞米兰。

      米兰时装周名字里虽然带有“周”字,事实上,一年举办两次的它,每次历时约一个月左右,时间并不固定。冬季约在2、3月,夏季约在7、8月。每次有大大小小将近300场走秀。

      阿巧他们参加的,并不是小秀,而是顶级品牌的大秀,最为瞩目,甚至有不少人以拿到邀请函为荣,不惜专门为它飞一次。

      由于无知者无谓,下定决心有生之年务必要鼓起勇气亲眼看一回世界的阿奇奶奶,穿得很本色——墨色斜襟盘口大衫,黑色长裤,裤腿本想束在袜子里,同行的人都说太土,于是这种一下,像时下年轻人一样将裤脚挽了个小边,折了起来。

      阿奇奶奶的头发,已经近乎全白,梳得溜光水滑,挽了个小髻在脑后。同行的有人劝她染个黑发,被她拒绝了。

      她生得高大,自有一种稳健,常年劳作,身材匀称而矫健,这般打扮之后,竟是在乡村里和谐,到城市里也不落尘,出了国,依旧不俗。很跟得上环境变化。

      胖乡长和副县长可就不一样了,他们在县乡的时候,显得精神抖擞、山青水绿;到了大城市就显出两分乡气,出了国,简直显得局促。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摄影师感慨道。

      魏翻译对衣着啦、影响力啦统统不感兴趣,他只想看一看,吃一吃。整天傻乐傻乐的。

      崔裴牙出发前,责任心爆棚,做好了操心付出的心理准备;出了国才发现,一切都被品牌方的小助理安排得明明白白。他几乎是混吃混喝混玩的典范。

      阿奇很不习惯地穿着量身定做的礼服,帅出了天际。但他因为紧张而很好地掩饰住自己的兴奋和羞涩,反而显出矜持与稳重。

      他紧遵出国前礼仪师的叮嘱,昂首挺胸,坐有坐姿,站有站样。还别说,真的像是个矜贵的小公子哥。

      阿巧就更妙了。

      她的眼睛,因着心中的好奇,变得晶亮极了,仿佛里面蕴藏着无数的小星星。她披着如绸缎般光泽的头发,穿着品牌方为她准备的新衣服,从鞋子到袜子,从打底到外面,焕然一新,与她的萌童气质相得益彰。

      她像是个从未见过臣民的新公主,羞而不涩,静中透着好奇,恬然而立,自成一派。

      起初,只有过来与她同来的摄影师对着她拍照,很快,成片的镁光灯偷偷对准了她。有人交头接耳,询问她来自何家何户,是谁家的爱女?

      没有人知道。

      这增加了她的神秘。

      直到服装设计师的助理,把她带到秀的后台。

      那场谋杀无数菲林的童装秀,第一个出场的是阿巧,最后一个压轴的也是阿巧。她由服装设计师本人亲自牵着手,在众人的欢呼和鼓掌声中走到秀台的最前中央。

      服装设计师说了什么话,没有人给阿巧做翻译,她听不懂,但看到,所有的长枪短炮,忽然朝咔嚓咔嚓拍起来。镁光灯骤闪,她无师自通,强睁着没有闭上眼。

      她幻想台下坐着她的爸爸妈妈,因此,她露出天使般的虔心笑容。

      没有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她就出现在各大媒体、美博主的官方社交媒体上,很多人称呼她为“纯净小公主”。

      原计划秀后第三天就回国的一行人,因为广告商的临时介入,推迟到了秀后第六天。算起来,新年过完,已经年初八了。

      别说阿奇奶奶,连崔裴牙也搞不定广告商的商务合同,还是一家从上海来的文化公司,嗅出其中的商机,提议由他们先签下阿巧,再由阿巧授权他们去谈商业广告。

      阿奇奶奶一脸狐疑:“他们想让巧儿干什么?”

      “拍广告。”

      “拍什么广告?”

      “当然是儿童服装广告了。可能还有儿童珠宝、手袋之类。”

      “不会……要求脱……”崔裴牙犹犹豫豫,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

      “不会!我们承诺连泳装都不拍!”

      生怕阿巧不肯签约,上海的文化公司话很好商量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