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然狮子与猎狗

      叶尽染将手上的手套摘下,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她的眼神瞥了一眼医药箱,里面有着一些消炎用的药片。

      叶尽染拿起药瓶,看了一眼上面每一片的毫克数量,然后从里面倒出来了几片,用磨药的小工具,将药片磨成了药粉。

      她将药粉均匀地洒在绵片上,根据厉庭深背后的伤口,小心翼翼地覆盖上去。

      药粉的作用,比酒精要轻很多,厉庭深觉得后背传来了一阵温暖。

      叶尽染用纱布包裹住厉庭深的身体,好让绵片都贴合在厉庭深的伤口上,却又给伤口留出一定的呼吸空间,让其不要发炎化脓。

      最后,叶尽染用棉布胶条,将纱布固定住,这才算是大功告成。

      她将手上残留的药粉轻轻拍落,她从床上扯起一条毛毯,轻柔地盖在了厉庭深的后背上。

      春天的温度,在阳光没有充足覆盖的房间里,还是让人有些发寒的。

      叶尽染分明的看到了厉庭深身上已经起了一片的鸡皮疙瘩,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可是自己觉察得到。

      她对厉庭深,太过于熟悉。为他处理伤口,更是一件熟悉的事情。

      “小心点,别着凉了。”叶尽染转过身去,留给厉庭深一个背影。

      她将注意力转移在医药箱中,收拾着里面被自己弄乱的瓶瓶罐罐。

      不知为何,叶尽染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颤抖。

      是那种微微地颤抖,是肌肉发出紧张的战栗,虽然不影响她的动作,可是叶尽染明白,心里的波澜是永远掩盖不住的。

      就像这双手,她无法控制。

      她紧紧地握住拳头,又再次放开,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缓解手部肌肉。

      “染染。”厉庭深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这件事情,父亲不让我查,不过今天过后,我会查清楚的。”厉庭深将叶尽染剪破的衣服捡起来,随手扔在了地上,他走到房间的衣柜旁,在里面翻找着衣服。

      要查什么呢?

      是厉庭深和靳雪茹的爱情故事,还是自己黯然神伤看病的故事?

      厉庭深没有说明白,叶尽染也不想问。

      总之这几天,叶尽染已经是精疲力尽,她没有转过身,而是在医药箱里,故意弄出一些声音来,好像自己正在忙碌,无暇分心。

      “你刚受了伤,还是别太累着了。”叶尽染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说出了一句关心的话语。

      她没有办法,阻拦住自己的关心。

      厉庭深从衣柜里拿出来一件衬衫,抖开衣服,正要往身上披,就感觉到胶布与伤口都有撕扯,叶尽染余光看到了他的动作,忍不住开口制止:“你别这样,伤口会被挣开的。”

      她丢下手上的东西,靠近厉庭深,对他伸手:“把衣服给我吧,好吗?”

      厉庭深手中捏着衣服,看着叶尽染,沉默了许久,才将手中的衣服交给了她。

      如果这个时候不妥协的话,怕是一会儿叶尽染看到自己的伤口,又要伤心难过了吧。

      此时虽然没有外人,但是他也需要在叶尽染面前遮掩住自己的情感,他想做一个冷面的郎君,可是只要看到叶尽染那泪眼汪汪的双眸,自己就会立马缴械投降。

      很难拒绝她。

      叶尽染将衣服撑开,给厉庭深穿上了衬衫,他被包扎的身躯被衣服遮掩起来,从外面看,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厉庭深身陷险境,自己为他包扎的时候,首要的一点,就是要看不出来。

      这么多年下来,叶尽染也修炼出来了这样的本事,总之是比一般的护理人员,还要专业。

      厉庭深走向门口,他没有去转动把手,他知道:现在的门是打不开的,但是外面一定有人在等着。

      他反向敲了敲门,对外面的人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外面的时间静止了片刻,并没有人回应厉庭深,他再次敲门,反而听到了厉东升的声音:“着急什么?在家里就一时一刻都待不住?”

      门“咔哒”一声,锁被打开,厉东升的那张脸出现在门口,他看着厉庭深胸前交缠的纱布,冷哼一声,对叶尽染道:“亏得你手快,医生来了,染染,你跟我出来。”

      说完,他又瞥了厉庭深一眼,道:“你就不用再看医生了吧?”

      言下之意,一是厉庭深的伤口已经让叶尽染包扎完好,不需要在浪费自己的医疗资源;二是这个医生,是专门为叶尽染请来的,自己不适宜跟在一边。

      叶尽染先是看了看厉庭深,见对方丝毫没有反对的意思,她擦了擦手,向门口走去。

      门外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影晃动,身形倒是十分陌生,并不是之前一直给厉家看病的私人医生。

      更何况,这名医生是冲着自己来的,大概,是厉东升从哪里找来的心理医生吧。

      叶尽染甫一到门口,厉东升就扭头就走,跟在他后面的医生从上至下打量了一眼叶尽染,也紧随其后的离开。

      那一眼,看得叶尽染很不舒服。

      门得以打开,厉庭深自然也打算离开这里,他的脚步还没有迈出门口,厉东升声音又一次的响起:“看好少爷,今天一天是别想离开家一步了。”

      厉庭深的脚步也就停留在门口。

      他知道这个家里上上下下的人,没有一个不停厉东升的话,自己就算强硬了,也无济于事,他看着门口盯着自己的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年轻人,吩咐道:“给我找一台电脑,我需要办公。”

      随后,就转身进了房间,坐在了床上。

      门还大敞着,可是自己还是出不去,不过,倒是可以看见叶尽染离开的背影。

      这几天,她好像又瘦了,裙子包裹住她细小的身躯,裙角又散开一朵花的模样,她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牵牛花,柔柔弱弱地不经风吹雨打。

      “对不起啊,染染。”厉庭深看着叶尽染的背影,小声的呢喃着。

      他心中有万千的抱歉,可是不能直接对叶尽染说,只能自己一个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