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山智咲

      陆离要出海的消息,如他先前叩开仙门一般,转瞬便传遍了整个郡城!

      郡城的各大家族乃至凡俗百姓都惊了,竟然真有人放着拜入黄庭道宗的仙缘不要,远赴海外!

      便是连郡城玄武观的观主都亲自上门来劝,不过亦是无功而返。

      “这陆家小子,脑子坏掉了吧,竟然要出海?!”

      楚府内,楚青嫣正在给楚丘山沏茶。

      楚丘山笑道:“好在与他退了婚,什么十三岁叩开仙门的天才,狗屁,海外凶险,只怕他这一去便回不来了!”

      “爹爹说的是,那陆离不成气候。”楚青嫣娇声道,心里也很是开心。

      陆离自然不知晓这两人背后的议论,此刻他已然处于一艘大船之上,与猴子离开大乾,远赴西牛贺洲。

      “五千里外,我这辈子,还从未出过海呢!”站在甲板上的陆离远眺这西海壮阔之景色,不无感慨的道。

      以陆家的财力,为二人提供一艘海船自然是不是什么大事。

      “都是托你的福分,不然俺只怕又要躲在船舱最底层了。”猴子笑道。

      却见这猴子一袭锦衣,头戴貂帽,一副富家公子的打扮,不过其人脸上一脸金毛,怎么看怎么有些不伦不类。

      猴子此刻还不是日后那个身经百战的齐天大圣,如今一心求仙得道,心思极是单纯,几日相处下来,与陆离已然颇为熟捻。

      “只是俺有一事不明,陆离你明明有仙门可入,如何要与俺远赴重洋,求仙问道?”猴子有些不解的道。

      在他看来,陆离家中有修行之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拜入仙门,没必要与他一起上路。

      陆离笑了一笑,道:“仙门虽好,奈何不得长生,拜入又有何用?”

      “是这么个道理!”

      猴子点了点头,道:“不得长生之法,算得什么仙门?!”

      这厮这话让寻常人听了肯定是会骂大言不惭,毕竟能入仙门修行已然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如何还挑三拣四的?

      但是猴子此来,求得正是长生,他眼下可没想着什么法力道行。

      事实上,当初他也存了拜入黄庭道宗的心思,只是听闻黄庭道宗也不得长生后,随即便没了念想。

      “五千里外,不知这海船要行多久。”陆离问道。

      那猴子答道:“以俺的经验,少说也得一月,但求莫遇风浪,不然你与俺便惨了。”

      这猴子漂泊十载,自东胜神洲千万南瞻部洲,随后又来西牛贺洲,对于海事颇为熟悉。

      “一月……”

      陆离点了点头,自他前世今生,还从未在旅途上待过一月的。

      好在他可以修炼家传青玉诀,吸纳灵气,巩固修为,倒也不担心无聊。

      晃眼之间,便过了半月,这一日天朗气清,陆离正在船上,听着这猴子讲其人一路求仙所遇趣事,陡然间!

      唳!

      一声鹰啼划破长空,陆离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浑身上下升腾起一股莫大的恐惧之感!

      “快看!快看!”

      那猴子却是一脸兴奋的指着天空,只见远处一道金光风驰电掣而来,停在那里,却是一只足有十余丈大的金色神禽,通体宛如黄金铸就,根根金羽犹如利剑冲霄,一双鹰目之内,更是透露出无尽残暴凶戾,分明便是一只金翅大鹏鸟!

      “波旬,滚出来!”

      那金翅大鹏鸟口吐人言,长啼一声,连空间都在震动,一股难以想象的庞大法力自其体内激发而出,瞬息席卷方圆万万里地界,陆离和猴子当即便被压趴在地,动弹不得!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声放肆大笑声陡然自远处传来,随后红光一闪,那天际,多了一尊身材高大面目威严的男子来!

      这男子生的极其俊美妖异,穿一袭血色长袍,眸子中生有血色重瞳,杀气滔天,让人莫敢直视!

      只听他道:“金翅大鹏,你拦住本王作甚?!”

      “你在西牛贺洲肆意释放血神子,屠戮神魔妖鬼,奉如来法旨,请你回转修罗界!”金翅大鹏鸟喝道。

      “奉如来法旨,本王没想到,这才多少年,那般高傲的金翅大鹏鸟,如今竟然对佛门如此俯首听命?”

      那波旬猖狂笑道:“大劫开启,正是神魔应劫之时,如来又凭什么管本王?!”

      “放肆!”

      那金翅大鹏鸟冷哼一声,双翅一振,已然化作一道锋锐无匹的金色神光直奔波旬而去,那金光过处,连空间都被撕出一道大口子。

      波旬狂笑一声,亦是化作血光迎上,一时之间,天地之间,尽数都是佛光与血光交织。

      法力余波,卷起千重巨浪,整个大海都在涌动!

      那一艘海船,在这巨浪之中犹如一页扁舟,不停的被抛起落下,抛起落下,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是支撑不住,轰然散架!

      好在陆离早已经修炼出了法力,可以隔空御物,紧紧控制着一片舢板,与猴子二人心惊胆战的待在其上。

      说来也奇怪,那法力余波席卷无数万里,却硬是没有一星半点落在两人身上,每次都是差之毫厘、险之又险的被二人躲了过去。

      两人耳边不停的响起金翅大鹏鸟的长唳与那波旬的嘶吼之声,也不知道这一场大战斗了多久,谁胜谁负,这动静终于停歇。

      海面恢复平静,阳光洒落,早已然被海水打湿浑身的陆离和猴子心有余悸的站起身来,看着彼此,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欣喜。

      “好险好险,多亏有这猴子……”陆离心中想到。

      没有猴子这个幸运儿,只怕他老早便死在这场殃及池鱼的争斗中了!

      那猴子却是喃喃自语道:“这便是神魔伟力吗?”

      两人各自思虑之间,陆离却是眸光蓦然一变,只见得他那识海之中的玉牒,其上却是出现了两行字:

      【金翅大鹏鸟(可抽取):咫尺天涯、无量佛光、法天象地、天眼通……】

      【阿修罗王波旬(可抽取):血神子、血影神光、七情六欲、法天象地……】

      金手指,激……激活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