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视频火星破解版游戏

      在营口东风医院的一间病房里,四个女病人瑟瑟发抖地挤在一起,一个长发男子坐在病床上,举着一支长杆猎枪;陈利明和毛君竹各自带了两个人닾在病房外,隔着门与里面的人对峙긤起来。

      这名长发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要找的歹徒之一。就在깐十几分钟前,他们从医院那里得知这个人名字叫做袁刚林。

      多 陈利明他岅们到了医院,原本圳是不想打草惊蛇的。

      可是当毛君竹在走ί廊的导诊台晚查询病人名单的时候,这个长发男子从病房里走了出㚮来。

      他见到䵸了毛君竹,迅捾速有所警觉,闪身进入了就近的一间病房。

      遲 根据前台护士所说,这个长发男子在半个月⺝前入住东风医院,刚进医院就要求医院飡给他准备一个单间,并且存进了许多钱。

      医院当夜的䐘值班医生发现他受的伤是枪伤,心דּ里当然有所怀疑;可是袁刚林却告诉他,自己是周围山林的猎户,不小心枪支走火造成的,让他不要报警,并且给私下给他塞了一千块钱。

      医生拿了钱,自然不会多嘴,连夜给袁刚林包扎处理之后,就让他在医院⢇住下了。

      袁刚林的伤看起来吓人,可是并不严重,只不过是皮外伤,经过几天的治疗完全达到了出綡院标准。可是这个人非常奇怪,就是不离开医院,而是给足了住院费,包了医以院一个单间,就在这儿住下了。直到陈利明和毛君竹他们找到这里。

      陈利明看见那人闪进病房,心道:“不好!”

      他向毛君竹使了个眼色,两个人掏出了枪,让其他队员跟在身后,不要往前冲。

      他们刚靠近病房门口,就听见袁刚林在里边喊道:“外边的警察,听着!病房里现在有四个女的,我手头有一支枪,你们还想让她们活命,就赶紧撤离出去!”

      毛君竹刚才明明看到袁刚林是空手죊在走廊里闲逛,并没有看见衯枪支,所以有些不信。“我不管你是谁,有没有枪,我们只是来了解情况的,你赶快出来,不要伤害到其他人!”

      “砰”的一声枪响。

      陈利明和毛君竹吓了一跳,可是这事蹊跷了,袁刚林怎么会凭空变出一支枪来?

      几声尖叫打断了他们的思路,病房里的病人慌乱起来。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病房安静下来。

      走廊鷀里的病人、医生、护士都躲得远远的,只剩下这六个警察在病房外与里边的人仅仅隔着一简陋的木门对峙。

      陈利明调整了一下情绪,语气轻快地说道:“里面的哥们儿,咱先聊几句。你把病人伤了,对你没好处。你多伤一⸴个人,你的罪过大一分,还不如放下武器出来跟我们谈一谈!”

      㶵“没什么可谈的!年你们撤了我就走,保证不伤害任何人!”听袁刚林的声音不像是本地絤人,倒更像是黑龙江一带的。

      陈利明闭了闭眼,换了个话题,“哥们儿,你叫什么名字?咱交换一下名字吧!我叫陈利明,是营口市公安局的民醑警,本来就是来找你데了解情况的。现在你反澜应这么大,让我们很难做啊!”

      袁刚林突然笑出声来,“你小子倒是敞亮,一下子就把自己名字报了!行,我也不跟你掖着藏着了,我叫袁刚林,黑龙江人,最近来贵宝地讨个生活。我现在遇到点麻烦,不想和你们警察打交道,所以你们赶紧撤,㹩保证病房里的四个人啥事都没有!㓔”

      “那不行,我们撤了,你再把人伤了,我不吃亏了吗?”陈利明笑嘻嘻地讨싓价还价。

      “你要信不过我,那我也没办法。”袁刚林的语气听起来也很轻松,并没有什么过激的情绪。

      陈利明心中有了计较。看这人的反应,恐怕她不是新手或者嫩瓜蛋子,而是有过前科的,否则反应不会这么镇定。

      毛君竹用口型无声的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陈利明抬手,示意他平复一下谶情绪,并没有说话,而手头上却拨通了高梁的电话。

      “外面的警察,那个叫陈什么明的,怎么不说话了?你们撤还是不撤呀?”没等陈利明说话,袁刚林倒是等不及了。

      “我说这么办,你让里面的病人跟我们说句话,免得佅他们现在有个好躝歹的,我们又不知道,到时候你也吃亏,我们也吃亏。”陈利明大声喊道,是给里面的袁刚林听,也是쬨电话里的高梁听。

      “等着!”袁刚林懒洋洋地喊了一句。

      不大一会儿,一个尖利的女声从里面传了出来,ཋ“我叫刘玉文,是东风医院的病人!”

      㡓得,他这一闪身,竟然还躲进了女病房,这下子更麻烦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又‷从里面传了出来,“我叫王桂香,是东风医院的病人。现在我们有四个ꃉ妇女在病房里,还有这个小伙子,我们都没事!”

      傫 “大娘,你介绍的挺清楚啊!”这是袁刚林戏谑的声音。

      赵鸿和刘思宇在陈利明的身后皱紧了眉头。

      现在病房里有一个犯罪嫌疑人ύ,四个被挟弝持的女病人;外面是六个警察;其他病人和医生已经让毛君竹的同事们疏散到楼外……也就是说,整个环境中只有他们这十一个人。

      薄薄的一扇木门,现在就是两个世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畲双方僵持不下。

      “我说陈什么明,你快着点!我看这个大娘快要不行了!”袁刚林不耐烦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着什么急啊?我问了医生,这间病房里都是肛肠科的病人,死不了人!你照霍顾好大娘,别吓到她就行!”陈利明的态度更是漫不经心,就好像里边的病人完全不重要似的。

      这时候最开始那个尖利的女声突然崩溃了,“你们这群废物警察,还不赶紧救我们,还在磨叽什么呢?”♉

      “啪啪”两声耳光。

      尖利的女声像是被突然掐断了一样。

      “一个大老娘们儿,话怎么那么多?奻”袁刚林的声音非常不耐烦。 挵

      陈利明叹了一口气,“你不要伤害病人!都是女同志,謾你打她们,也不像个大老爷们펟儿该干的事。咱们有话好好说!”

      剣 而䝪这时候,X刘思宇已经进入隔壁的蜻病蘝房,想从阳台上转过去。可是北方天气冷,랕房子大都把阳台封死了,所以这条路也堵死了。

      刘思宇从隔壁病房出来䗸,冲着陈利明无奈地摇了摇头。

      营口东风医院是一栋三层小楼。他们现在在第二层鍥病房区,第三层是院长庝室和医生办公室,訤第一层是门诊大厅。这所私立医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时候,李乐峰带着二中㴗队的人从楼梯上来了,脚步很轻,没有说话。他向陈利明比了个手势,指了指楼上,不做停留,直奔三楼。

      陈利明明白,他们应该是想从三楼向二楼攻进。现在这时节天气还有些凉,医院里的窗户没有打帚开,但好在都已经换成了铝材推拉窗。如果处置得及时且妥当,他们会从窗户攻进,打袁刚林一个措手不及。

      “我说,꜐袁刚林,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枪?刚才我在走廊里,可没看见你拿枪啊!”陈利明又开口说话,和袁刚林闲扯起来,把他的注意力转移过来,把时间留给三楼的李乐峰他们。

      袁刚林倒也直肠子,把自己这点事原封不动地倒了出来,“我猜到你们迟早有一天会找到这樂里来,这把枪我早就藏在这间病楌房了,只不过这几个老娘们儿没发现!”说漬罢,他得意地大笑起来。

      “你的布局挺深呐,委屈你了!”陈利明也笑出声了,他看了看高梁发来的短信,接着问道:“你和田园、田野兄弟俩啥关系啊?”

      “田野是田园他弟弟,我跟田园熟,跟田野不熟。”袁刚林似乎也不把陈利墓明放在眼里,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这点经历说了出来。

      袁刚林不是营口人,而是黑龙江人。他和田园是ↆ监狱的狱友,他几年前就出狱了。出狱后,他在自己的老家生活了几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反而处处被人歧视。当他听说田园已经刑满释放,他干脆放弃家里的生活,到营口来投奔田园,准备找些营生。

      巅正巧,他刚到了营口,就赶上툞田园、田野兄弟俩鱱和街面上的混混王成安正在商议,准备干票大的。而袁刚林的到来,让他们的力量更加的增强了!

      袁刚林原先就是因为抢劫罪被判处入狱,所以对犯罪这一套的쑢门路特别清楚,当然和他们一拍即合。

      陈利明皱起了眉头,可是语气依然轻松,“不对吧?你说你们只有四个人,我可知๳道,那晚是五个人啊!”

      袁刚林嘻嘻一笑,“看来你们了解ꊕ得挺清楚的。那晚一起干活的确是五个人,不过还有薼一个人,我猜你们一定查不到!”

      “你说你这人,说都说了,还说半截藏半截,图什么?”陈利明觉察出袁刚林的情绪十分反常,有些慌神,但是语言上还是要稳住他。

      毛君竹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十分担忧地看着陈利明。

      刘思宇也明白过来了,附在陈利明的耳边,悄声地说道:“他是不是想同归于尽?”

      “有可能。”陈利ꊊ明轻轻地点了点头,用最低的声音ꘉ告诉他们,“做好最坏的打算!”

      “哗啦”一声,似乎是铝材推拉窗被打开的声音。

      “不许动!”听声音是杜志春。

      陈利明对着毛君竹使了个眼神,一脚踹开了木门。

      六个警察涌了进去,除了陈利明和毛君竹二人,剩下四名警察每个人看准一个女病人,用身体护住。

      “砰”的一声,陈利明开了第一縜枪,打中了袁刚林的胳膊,只见他手ྷ中的长管猎枪掉在了地上。

      杜志春从窗外跳了进来,扑了上去,一把袁刚林压在身下;朱智和何双从两侧包抄过来,拿出手铐将袁刚林反铐住。

      陈利明看他们制住了袁刚林,这才收起頰手枪,腾跍出精神看了看病房里的病人,好在没人受伤。

      陈利明把长管猎枪拣了起来,里面ှ只剩下一发子弹了。他心里松了一口气,事情没有到最坏的结果,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好的。万一这一发子弹射出去,ꮓ无论是谁的伤亡,他们都承担不起!

      杜志春三㽈人把袁刚林架了起来,陈利明这才看清这个长发男人的脸。

      袁刚林的年纪不算大,四十多岁,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看来是在以前獸打劫的时候留下的;他的眼神比较狠戾,看起来并不像是能被田园摆布的人;尤其㎭在刚옒才与警察僵持的这段时间,他看起来是把一切事情交代清楚,可是他的궡思路却是非常周全的。

      不过现场一片混乱,还不是审讯的最好时候,陈利明和杜志春简单交代了几句,就让他先댃把人带回站前公安分局。

      手机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没有电了,他伸手最向刘思宇,“把电话给我,我给梁子打个电话!”

      刘思宇正在打电话,听到他这么说,就把电话递了过去,“我也在给梁子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高梁听见陈利明的声音,赶忙问道:“情况怎么样?”

      陈利明松了一口气,“人已经抓住了,老杜带走了;现场没有人受伤,四个病人现在情绪比较稳定。튪一会儿我们留在现场做份笔录就好了。”

      “这个人也是当晚矿场劫案的歹徒之一吗?”高梁再确嵾认一夽下袁刚林的身份。

      “应该是。听他的意思,他是田园的狱友,这次过来是投奔田园讨生活的,没想到却赶上了他们谋划抢劫案,干脆参Ꙑ与其中。”陈利明把袁刚林对他讲过的话复述给高梁听。

      筽 高梁听完,松了一口气,“也好,现在老杜他们回到局里去找立伟,把这个人的头发和那辆吉普车里的ꐙ头发拿出来做好鉴定和比对。”

      “是的,这些事都已经交代完了,你ꡏ就放心吧!”陈利明笑着说,“倒是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高梁在电话里冷笑一声,“甭提了,田家这哥俩真的是大能耐没有,小聪明不断,这下子算是把自己作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