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婬史台湾三级在线观看

      尽管那天夜里,谢广元没有看清对自己下死手那人的脸,但光凭气息他便知道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

      那种高山仰止的感觉他曾真真切切的体会过,仇满洲那种存在似乎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他顷刻间灰飞烟灭。

      “你不是仇满洲!但是...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谢广元无比戒备的问道,浓郁的死气在他身边迅速凝聚,他已经做好了随时给对方雷霆一击进行反制的准备。

      “放松些,我不是来跟你打架的。”阴影中的青年说的话很轻巧,但他瞳孔中抑制不住的血丝,将他的杀心暴露无遗。

      已经死过一次的谢广元自然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但他也不会放过这种让对方以为自己相信那些空话的机会。在猎人胜券在握准备收网的那一刻,正是他逃出生天的最佳时机。

      “为什么?”谢广元故布疑阵开始和面前那个危险的年轻人兜起圈子来。

      “哦?居然先向我提问,既然这样,我们真得好好算算我们之间的这笔账了。”易的语气有些轻佻,似乎根本就不把谢广元放在眼里。

      “我承认,那一夜的事情我多有得罪,我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那个贱——那个女子,她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你何必对我步步紧逼!”谢广元巧妙地偷换概念,似乎将自己置在了占理的一方。

      “这么说来,我是不是该晚一点出手,等你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以后再杀了你呢?”易并不为之所动,他知道撬开这种人的嘴不是一件易事,长夜漫漫,他有的是时间看他耍花样。

      “...”被易的话戳中要害后,谢广元明显的语塞了,不过强大的求生欲让他的思维疯狂运转着。

      “小子,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那一夜的事情如果你还不满意,我自断一臂向她赔罪,你可满意?”谢广元一计不成便开始示弱,准备求和。

      “好啊,但是要我亲自动手。”嘴上应允下来,但易的心里止不住的冷笑着,就他来说,即使头掉了恐怕也能再长出来一个。当然,对这种前所未见的生命体,易也是颇有兴趣,所以也乐得看他表演。

      “...好吧,自作孽不可活!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但是,大丈夫在世言而有信,你要说到做到!”谢广元不放心的说道,并且还刻意在“言而有信”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我这人向来说话算数,哪一只手,你来决定。”明明是在说这种残忍的事情,而易的语气就像是逛街买菜一样自然,更是令谢广元又忌惮他几分。

      谢广元一咬牙,伸出自己的左手,颇有几分壮士断腕的“悲壮”意味。易看破不说破,异常配合他的表演,淡蓝色的光华在易身旁流转,冰寒彻骨的气息瞬间缠绕上谢广元的左手,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蔓延到他的左肩。

      在他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疼痛的时候,与身体失去连接的左臂,就像一具易碎的瓷器摇晃着坠落下来,变成一个闪闪发光的冰晶。

      直到这时,谢广元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那种快被他忘却的疼痛此刻在他的精神海中撕扯,肆意的蔓延。他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易,对方却耸耸肩,意思很明显——这是他自己提的要求。

      强忍着疼痛,谢广元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告辞!”,便转身准备离去。结果身后的声音却依依不绕,鬼魅一般的钻入他耳中。

      “我有说过,让你走了吗?”冷冰冰的质问就像一把未开刃的钝刀,一直在他身上摩挲着,割开他的肌肤,一层一层击溃着他努力构建起来的防线。

      “你!怎么,要反悔么?反正我烂命一条,可你还年轻,背负上这样的骂名,我看你日后如何是好!”谢广元先声夺人,几乎已经是在强词夺理的在批判易了。

      “你和小雪之间的账算完了,是不是该算算我的了?还有我师傅...小蝶,以及离城二十万百姓的账,我们还是坐下来一笔一笔算清的好些。”

      听到易的这番话,谢广元的精神海中划过一道闪电,他终于知道面前这个人为什么对他穷追不舍,为什么这么“好说话”...是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想让自己活着离开!

      “神经病,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有病去看医生,又不是没有好的。”谢广元虚张声势的说道,将一切情绪都迅速的整理好,没有露出一丝破绽。

      “看来你的记性不太好啊,干脆这样,我帮你一下。”说完易神色一冷口中吟唱道。

      “风萧萧兮易水寒——断魄!”

      说罢,谢广元的右臂在一瞬间便失去了生气,像个冰雕一般砸在地上,再次粉碎成一粒粒细小的冰晶。

      即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那种难以言喻的疼痛依旧让谢广元无法承受,更让他惶恐的是,被那股冰蓝色光芒覆盖后,自己的双臂根本无法再生!

      那种感觉就仿佛硬生生的将自己的灵魂斩断,谢广元再一次意识到死亡距离自己依然这么近在咫尺。

      “够了!住手!”谢广元喘着粗气怒吼道。

      “想起来了没?如果没有的话我再帮你一把就好了。”易的笑容落在谢广元眼中仿佛就是恶魔的微笑,一点一点抽离他眼中的生气。

      “不要那么自以为是,你以为你是谁?审判者?够了,莫非你要说你还在秉承着伪善,在审判罪恶?不要开玩笑了!”谢广元嘶吼着,显然触动到了他内心的悲楚。

      “我谢广元,堂堂正正的一名边防军官!就这么草率的被仍在我誓死捍卫的土地上,有人在乎过我吗?一个谥号的虚名,能带来任何改变吗?”

      “是,我现在确实不人不妖的,我也想过拥有第二次生命,兴许是上天为了让我完成自己未竞的志愿...可是人类又是如何对我的呢?”

      “诅咒我,排斥我,只因为...我不再是他们的同类。多么现实的一幕,我就这样被自己守护的百姓驱逐出去...”

      听到谢广元的低语,易显然也有所动容,只不过是因为他是从未在人类社会中感受过温暖的孩子,对于这种为信念而抛头颅洒热血的人,他的内心不免有几分敬重。

      “我对谢广元的故事并不感兴趣,如果你的故事讲完的话,那么接下来就讲一讲瘟尸的事迹好了。”

      易的话直接撕开谢广元的伪装,刚才的话绝非需要,那份压抑在心中的委屈也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现在的他早就不是一个单纯的存在。

      听到易的质问,谢广元无力地垂下自己的光头沉默不语。

      “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我对人类这一族群没有任何认同感,但是——”说到这易的语气一滞,八年前的末日景象在他脑海中闪过,张讼的释然,小蝶的遗憾...

      “你们在那一晚夺走了两个我至亲之人的性命,这笔账,是不是该好好算算呢?”

      恐怖的威压瞬间从易的身上爆发出来,瞬间将谢广元的身影压垮在地,直接将他本体的虚影逼了出来。狰狞、丑陋、肮脏...这才是是谢广元如今的真实模样。

      “不是我...不是我...”谢广元明显的被这一幕震撼住了心神,口中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眼神也开始涣散起来。

      “说说吧,究竟是谁在幕后主导着一切,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说出来,我给你一个痛快的解脱。”易冷冷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谢广元似乎从方才的混沌状态醒转过来,语气也开始松动。

      “这一切,都是张家的那个贱人和四皇子之间的交易,我只是个跑腿的小角色罢了...”

      随着谢广元的低语,那段被尘封八年的往事在这旷辽无人的夜色下,娓娓道来。

      听完谢广元的讲述后,易隐隐感觉似乎遗漏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他随口问道。

      “按理说,就你这水平放在八年前给四皇子提鞋都不配,你又是怎么牵的线呢?”

      “哼!我如今的实力十不存一,还不是星殿的——”突然,谢广元张大了嘴巴,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同时神色万分惊恐。

      淡蓝色光芒迅速流转回到易的身前,将他层层护住。

      “还不老实是么?这么喜欢表演的话,我还可以陪你玩下去。”就在易话音刚落,谢广元虚化的身体出现奇异的变化,逐渐形成一张无比陌生的面孔。

      即便看不清他的五官,丝毫不影响他透露出自己睥睨天下的气势,而整团虚影的气息也与刚才有了天壤之别。

      “你是谁?”易率先发难质问道。

      “哦?你在问我啊。我是谁?这个应该是你的师傅,冥龙道人该问的问题,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有些模糊的声音分辨不出性别,听在耳朵里又让人感觉嗡嗡作响。

      “是么。”易眯缝起眼睛毫不避让地迎上对方打量的目光。

      “一斩心灵、二斩肉身、三斩执念——斩三尸成道!”易毫不客气上来便将自己最强的圣龙道打出。

      三道散发着溟朦色彩的光团将虚影团团包裹,不时地有一道道淡蓝色长剑斩出。周围的树木顷刻间化为飞灰,地面也承受不住这股威压开始不停地向下崩塌。

      很快虚影就被彻底绞杀,只是易的表情依然十分凝重,显然对方的气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旧存在。

      死气迅速汇聚,再次凝聚成一张模糊的人脸,他再次开口道。

      “我们会再见面的。”语气之中充满着不屑与嘲讽,就像是一只巨象在与蚂蚁对话般可笑。

      “风萧萧兮易水寒——乱神!”恐怖的淡蓝色光芒在一瞬间将虚影所在的位置撕的粉碎,连带着附近的一切全部肢解成肉眼不可察的微小粒子。

      那股气息轻而易举的远遁而去,不慌不忙的态度,似乎根本就没把易放在眼里。易沉吟着,脑海中开始搜索关于“星殿”的记忆。

      一声闷响出现在耳旁,易才注意到面前有一具残破不堪的尸体,多半是从空中跌落下来的,此刻已经摔得几近粉碎,一直以来追查的线索再一次断掉,好在还是有所收获的。

      就在他准备离去时,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打乱了他的计划。

      “站住!”奔袭而至的人显然十分焦急,人未至而声先到。易不予理会,自顾自的转身离去。

      谁知,一张凭空出现的淡黄色网横在他离去的路上。对于这种出身于世家的大族子弟,易可提不起一丝一毫交流的兴趣。

      没有体会过人情冷暖,入眼处皆是繁华的文明盛景,跟这种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在跟你说话,给我站住!”尽管长途奔袭让他气息有些不稳,但他惊人的身体素质此刻完全彰显出来。

      “何事?”易没有回头,背对着他问道。

      “为什么行凶杀人?”充满稚嫩的正义口吻,高高在上的审视话语...一切的一切,都让易感觉可笑至极。

      他知道来人是谁,也知道他身后的家族,二人年龄相当,身世境遇却千差万别,所以,真没什么好说的。

      易不可置否的笑笑,一道淡蓝色寒芒一闪,淡黄色的网就像一张破布般被撕碎,随后他便悠然的准备离开。

      “秘技——铁锅炖!”一本正经的声音配上不三不四的名字,瞬间让易的脚下一僵,在他停息的片刻两道明黄色光芒自上而下将他整个人罩在其中。

      这种程度的秘技于易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又是几道淡蓝色光芒闪过,形状类似锅盖的明黄色屏障再次分崩离析。

      “如果你想玩的话,建议去和你家大人;如果你想找死的话,大可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没必要来找我麻烦。”易不咸不淡的声音更是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早就看你不爽了,是男人的话过来单挑!”陈师行无比耿直的说道。

      “...无聊。”扔下一句话后,易再次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顺便还向后扬起手臂,伸出自己的大拇指向下指了指,意思不言而喻。

      “就当是...为了小雪儿!别以为你做的很高明,那个一直好死不死的躺在房檐上偷窥的,就是你吧,变态!”

      本来无心计较的易听到这话,真的停下脚步,气氛瞬间冷冽起来,不过他调整的很快,一边继续迈开脚步,一边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好啊,既然你想逃就逃吧,原来你只是个藏头露尾的小人而已。反正小雪儿已经接受我了,我还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这辈子非她不娶了!”稚嫩的话语裹挟着青涩的誓言一并喷涌而出。

      显然他的这番话戳中了易的痛处,他缓缓的转过身,面无表情地审视着面前这个人年轻人。

      “你是不是真的以为,顶着陈家的名讳,这世上就没人敢杀你了?”易的这句话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味,他身上的恐怖杀气惊的陈师行下意识倒退了半步。

      陈师行很快也镇定下来,因为,他是故意在激怒面前这个人,只要能拖住他一会,再一会就足够,陈师行心里默念道。

      随着易一步一步的逼近,陈师行开始缓缓的后退,一直到他的后背顶在了一棵树上,他才发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了。

      “怎么?想要杀人灭口?”尽管内心十分紧张,陈师行嘴上依然不依不饶的嘲讽着,显然不想自己落了下风。

      “你还不配我动手。”易毫不留情的打击着他的自尊心,当然他说的也是事实。

      陈师行的嘴角突然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随后突兀的跑向易,挥起拳头直奔易的面门而去。

      这么弱的吗?易不禁扶了扶额头,尽管这是个脑子不太正常的世家子弟,易还没有那么小气要去和他计较,只是轻轻一脚将他踹飞,好让他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弱。

      预料中的打击感并没有出现,易感觉自己这一脚似乎踹在了棉花上,没有任何力的反馈,然而那个中二青年却以夸张的轨迹倒飞出去,脸上挂满胜利者的笑容。

      “砰!”伴随一声闷响,陈师行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几乎在同一时刻,另一道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她的浑身上下散发出的神圣光辉,即使月亮在她面前都会黯然失色。

      “住手!陈师行,你怎么样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