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老日志列表

      红日东升,普照大地。

      躺在床上的林克忽然睁开二眸。

      随后。

      慢慢起床。

      人表情疲惫不堪,脸色有些苍白,眼袋浮肿,眸光暗淡,整个人有点无精打采,浑身只觉无力虚脱之感,仿佛昨夜与女人大战过三百回合一样,被人敲骨吸髓,营养能量都被吸走了似的。

      “好累,好困。”

      “我这是怎么了?”

      林克神情十分困惑。

      他堂堂一个劲力贯身的武人,体魄强健,气血充足,一觉醒来,理应精力充沛,生龙猛虎。

      可现在居然会出现这种虚弱现状,实在有悖于常理。

      让他一时摸不着头脑。

      视线移向纸张纷飞一片杂乱的地板,眸光思索,昨晚是有阵风吹进来将这里吹乱,但为何自己会没有一点点反应?

      什么时候自己警觉性居然这么差了?

      巨大疑问浮上心头。

      林克觉得自己真的非常有必要去趟医馆看看。

      人强振作精神下床。

      先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打套《心意拳》。

      接着。

      再练了练腿功,舒展筋骨,活血通络,将一夜的疲乏和劳累驱散。

      顿时。

      人气血涌动,神清气爽,排除那股病怏怏气息。

      又恢复到往日之神态。

      面色红润。

      眸光锐利。

      气势不凡。

      做完这一切后,林克才洗漱一番,快速吃过早饭,便去巡捕局上班。

      升任队长一职的他,还没来得及适应新职位,对此没有足够的经验,所以显得比较繁忙,有很多公事要处理。

      很快。

      来到巡捕局。

      一步入大厅,就有巡捕站起来纷纷恭敬向他打着招呼。

      “林队,早。”

      “队长,这是最近辖区发生的案子。”

      “队长,办公室都清理干净了。”

      “...”

      满脸讨好笑容像只跟屁虫似的方辛,一路屁颠屁颠跟在林克后头,谄媚道:“师兄,我现在给您办公室打壶热水。”

      林克瞥了眼他,微微颔首。这马屁精的那点小心思,他还会看不透么?

      果然。

      一见林克同意,方辛当即高昂着头颅如大雄公鸡,眼神挑衅的扫过众人,以示自己才是队长贴身恩宠心腹。

      随后。

      人迈着八字大步喜笑颜开的去打热水。

      大伙看着那是一个羡慕嫉妒恨,这小子有什么好得瑟的,不就一马屁精嘛。

      心中不屑的同时,莫名有些酸溜溜的。

      要知道,队长是有权力安排底下巡捕的具体工作。

      比如最简单的排班。

      与队长关系亲近的巡捕,通常都是上白班,事少轻松还安全。

      毕竟光天化日之下,暴力事件还是少见的。

      不像晚上,活多熬夜还危险。

      有时候追歹徒,追着追着,万一追进阴森黑暗巷子里,很容易就被歹徒同伙趁机暗中偷袭刺死。

      直到第二天,才有可能被路过的行人发现尸首。

      是以。

      绝大部分巡捕为了排白班,都会争相讨好队长。

      当然。

      这只是其中原因之一,还有更深层面的考虑在里头。

      咚!咚!咚!

      鞋踏黑漆木板楼梯的林克,走上二楼,顺着干净整洁的走廊,来到右手边第五个房间门口,开始掏出钥匙开门。

      咔!

      扭转黄澄澄钥匙的声音。

      门扉大开。

      入目处。

      陈设简单,装饰普通。

      依然还是之前王恒办公室的风格。

      人步至办公椅边,一屁股坐下柔软舒适的椅子,这才有功夫思考近日自身状况。

      首先。

      是不是身体出什么问题?

      比如练功练得走火入魔,亦或是不知不觉中了某种毒药,迷药。

      以至于自己出现严重幻听,睡眠质量不好的情况。

      其次。

      自己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症?

      这一切很有可能是潜意识在作怪。

      自己可能认为自己晚上是堂在床上乖乖睡觉,其实睡着之后,自己的另一个人格掌控身体后,又爬起来急色匆匆的到烟花柳巷场所狠狠发泄欲望。

      还是一夜战七女的那种!

      “莫非我本性其实是个色中饿鬼?”

      林克神色狐疑,目光难以置信。

      哒!哒!

      食指有节奏地敲击桌面。

      他不觉得自己是个好色之徒。

      自己虽是气血方刚处于荷尔蒙旺盛青春期的猛男,但压根不会如此过度放纵自己,顶多来个双飞活动下筋骨就足矣。

      不至于。

      一副强健勇猛体魄玩得第二天都能虚脱无力的地步吧?

      这里头肯定有古怪!!!

      为此,林克陷入沉思当中。

      恰时。

      方辛提着热水壶,轻轻叩门,顿时惊醒了他。

      “师兄。”

      他一边微笑,一边走来,主动往林克茶杯里添水。

      “我看师兄好像是遇到什么难题了,有困难可以和师弟讲嘛。”

      “万一我可以帮得上师兄的忙呢?”方辛察言观色道。

      闻言,林克心头一动。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

      一个人思考终究是没头绪,还不如找个人来帮忙参谋一下。

      “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他最近遇到一件怪事......”

      林克目光微闪,将昨日所发生的情况细细道出,但说辞中的主人公却是换成了朋友。

      结尾。

      又补充问句:“你觉得这会是怎么一回事?”

      坐在对面五大三粗汉子的方辛,拧眉听完后,沉吟道:“师兄,你这朋友该不会是出现幻听了吧?”

      “噢?你也这么认为?”林克喝口开水,“但我那朋友练武有成,不该出现这种情况才对。”

      “师兄,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凡事都有例外,不如让那朋友去医馆看看。”

      “你有推荐的医师人选?”

      “嘿,巧了。我家附近就有个老医师,医术十分精湛,附近的街坊邻居有什么头疼脑热都去找他,包准药到病除。”

      “最主要是,他还喜欢研究各种疑难杂症,之前妙手回春治好过别人的难治之病,着实传出一些名声,引得官商名流纷纷闻名而来,都是找他看病的,简直太适合你那朋友了。”方辛一拍大腿洪声道。

      林克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真有你说的那么神?”

      “那当然!师兄,我怎么会骗你?”方辛语气信誓旦旦。

      “好。”

      “那就走吧。”

      林克站起身,向方辛打声招呼。

      方辛顿时一脸懵逼,眼神茫然,呆呆问道:“师兄,走啥?”

      “我才刚进来,容师弟坐一会吧。”

      林克没好气的拍了拍他肩膀,沉声道:“带我去找那个老医师。”

      话完。

      当即人转身就走。

      这莫名其妙的举动,直把方辛看愣住。

      他眉头紧锁,自言自语道:“不会.....师兄.....说的朋友....就是他自己吧?”

      思及此。

      人吓得直打了个寒颤。

      连忙追上林克步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