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龙果视频破解

      “这……是怎么回事?”

      手掌从女人头顶上移开,眼看她幽幽醒来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想也不想地,文炳直接一记手刀将她重新敲晕。

      “问出什么了吗?”

      徐伊景一直在留意办公室内情况,一听到动静就急忙冲进来,眼神灼灼看着文炳。

      “事情有些古怪……”

      给了徐伊景一个模棱不清的回复,没有着急解释,文炳踱步走出房间。

      对于如何处置这些军人,徐伊景显然很有经验。

      抽出皮带和鞋带,把他们手脚或正或反,甚至和其他人手脚一道捆绑起来。

      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要说这些人有伤在身,就算毫发无伤也不可能轻易挣脱。

      枪支军刀等武器码放地整整齐齐,几乎堆成一座小山,放置在他们够不到的地方,弹匣更是卸下来被徐伊景打包起来直接带在身上。

      果然术业有专攻,换成其他人,绝对没办法做到这么干脆利索。

      自己借助心火影响他们心志倒是勉强可以,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巡视一周,文炳在一片哼哼唧唧中找出个最安静能忍痛的家伙,也懒得去问对方名姓了,直接将他拖进办公室,把刚才在女军官身上做的原样炮制出来。

      恐怕,自己在这些人眼中和魔鬼也没什么区别吧。

      “不太对劲。”

      没有理会这个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面孔扭曲的可怜家伙,文炳再一次收回手掌,沉思起来。

      这些军人气血充沛,筋骨坚韧,更难得在于有股子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杀气,放在新罗,已经算是难得的精锐了。

      绿之家里面主要还是现实世界中失败的可怜虫居多,几个试验过的人或者怪物,除了恶意满满的崔允载,没有人意志强过刚才那个军人。

      当然,因为欲望更重更杂,换成他们被感染的话,恐怕也不如车贤秀能坚持那么长时间。

      但,无论如何,他们尚且处在普通人的范畴之中。

      那个女军人则不然。

      平心而论,她意识防线比后面的男兵还要稳固,但对现在的文炳来说也不算什么。

      然而,当文炳突破后才发觉有些诡异。

      正常人、被感染者、怪物心相世界各不相同。

      前者就是一道“自我”意识,被感染者分化为二,一个表层人格,一个代表欲望的心魔,不断蛊惑主人彻底舍弃自我。

      但,心魔本就是扎根寄居自我而生,真当被感染者对欲念完全屈服化身怪物。

      两者不会重新聚合为一,而是会同时破灭,只剩下最后一道残破的执念勉强维系着生不如死的凄惨状态。

      女军官和三者情形都不相似。

      看着和普通人无异,然而内里却另有乾坤,有一层淡淡黑雾将心相世界整个笼罩起来。

      黑雾流露出来的情绪并不强烈,但却似有灵性,一察觉到文炳这个“外来者”入侵,立刻就要凝聚起来。

      文炳尚不清楚其底细,自然选择退却,然后再去其他军人身上试验看看这是个例还是普遍情况。

      现在就看对方知不知晓自己体内有这种东西了。

      “有点儿意思。”

      女军官眼中的茫然不似作假,最起码文炳眼中如此,他忽然轻笑出声。

      没有道理地,但是本能告诉文炳,自己应该朝这个世界的真相迈出了一大步。

      既然如此,那就值得冒上一回险了。

      ————

      “我们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吗?”

      诊所已经被远远抛在了后面,徐伊景忽然开口,声音中满是不甘。

      依着她的想法,那些人显然知道南相原等人的下落,一直追查下去,迟早能够发现什么,就这样撒手实在太过可惜。

      “没用的,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我们遇上的不过只是一支战术小队而已,能够战胜他们,多少也是有些侥幸在里面,想潜入对方大本营,又哪有那么容易。”

      文炳摇摇头,难得地有些虚弱。

      徐伊景默然不语,她当然清楚,这支小队首要目的是为了生擒,而非射杀,又被文炳窥破了行藏失去先机,结果一步慢,处处被动。

      如果换成现在的开阔环境,让对方尽情展开火力,文炳凭借感染后的超强再生恢复力或许还能逃出生天,自己是肯定不行的。

      也是因为这样,才选择了放过这些俘虏,只是取走部分作为战利品的枪支弹药。

      否则,他们已经从监视器上看到了自己两人的真实长相,又知道和南相原有所联系。

      顺藤摸瓜下去,不难查出更多,到时候,两人甚至公寓内其他人,迎来的就是大举报复了。

      虽然目前外界环境来看是整体通讯断绝,但那只局限在普通人这一层次,军方既然继承掌控了新罗大部分权力,一旦发动起来,还是十分恐怖的。

      只是,实在是不甘心啊。

      “好了,你也看过平板,女军人也加以证实,这诅咒并不是全然无解,只要挺过十五天时间,感染者就不会再变成怪物,而是成为特殊的进化者,南相原兄弟吉人自有天相,应该能够挺过去。”

      拍拍摩托左右两边满满当当的袋子,文炳宽慰她道。

      认真算起来收获也不少,诊所当中收集的药品以及武器如果利用好了,足以保证所有人都能安全从大楼里面离开。

      当然,最有价值的还是女军官透露的消息。

      政府和军方早在怪物潮完全爆发之前就发现了其中问题,并且召集了大批自愿或者非自愿的感染者进行试验。

      南相原应该就是其中一员。

      不过他有些特殊,是从研究者变成了被人研究者。

      试验可以说成功,但也可以说是失败,成百上千条人命中,存活下来的,不过只有一起病例。

      所谓十五天,应该就是他彻底摆脱怪物化的时间。

      零和一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一个是“无”,一个是有。

      从医学角度而言,按理说只要有了第一个成功案例,剩下的无非就是加以验证,摸索出规律就是。

      很搞笑,大概是军方的手段太过粗暴吧,实验体很快就逃出了实验室里面。

      军方这些日子来,除了日常地维护治安。

      其实主要做的就两件事。

      第一,派出人手去将实验体重新抓捕回来。

      第二,研究继续进行,搜集更多的对怪物化有一定抵抗能力的个体作为备用,希冀着里面能够再出现一个成功例子。

      这么一想,文炳抢占的那一步先机多么重要也就可以理解了。

      徐伊景也就罢了,自己如果被发现属于他们口中的“特殊感染者”,下场决计不会很好,立刻就是被送进实验室的命运。

      不过,现在嘛。

      文炳轻笑一声,自己打斗过程中由始至终没有使用过超出人体界限的能力,譬如变化出触手什么的。

      充其量不过是力气大些,速度快些,更耐打些而已。

      唯二知道自己特殊之处的一男一女两名军人,现在也无法随随便便说出自己的秘密。

      要说帮助人类解决这场末日危难的话,文炳其实也不吝于贡献份自己力量。

      但如果是作为实验用小白鼠一样被关在笼子里面抽血研究,生死都不能自主的话那还是算了。

      组织,尤其是军队这种,一旦掌控权力的话,可是十分冷酷无情的。

      想到这里,文炳脸色不仅沉重几分。

      作为添头的男人没有什么问题,关键在于那个女军官。

      文炳并没有完全祛除她意识当中的黑雾,愈是紧逼,黑雾就越发凝聚,到最后攒为一团,给他感觉,居然和自己惯用的心火有些仿佛。

      如果不是内里相对“空虚”,缺少了主人的意念,文炳真要怀疑军方里面还有类似于自己能力的人存在。

      这也越发促使他本能不愿和军方牵扯上更深关系。

      另外,文炳也不怎么相信他们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毕竟,这不是简单的细菌或者病毒传播变异感染的问题,而是根植于人类内心欲望。

      甚至,对于他们的十五天说法文炳也是嗤之以鼻。

      人心复杂,欲望千千万万,是人就有所不同,又怎么可能有统一标准。

      只要心意足够纯粹,也许十来天,甚至短则三五天就能够直接跳过感染阶段。

      最起码,文炳觉得自己应该用不了那么久。

      “那么我们接下来是要去……?”

      “消防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