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app最新下载网址

      这是一片奇怪的黑夜,天上星光稀少,月亮绝无,但是你可以看见周遭的一切。

      地上杂草遍地,稀疏的树影下,有一个狂客在醉酒舞剑,前一刻如醉酒一般踉跄后撤,下一刻却龙骧虎踞,咄咄逼人。

      这个狂客身上,透露着一股藐视一切万物的狂妄,又有着求而不得的寂寥、萧瑟。

      也许是察觉到了有人在偷看,也许是兴致所起,他手中葫芦往嘴里倒了一大口酒,然后狠狠地扔向高空。

      手中宝剑冷光大盛,舞的更是狂野不羁,“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颠,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一曲狂傲的词调吟诵完毕,从他手上的宝剑上分化出一道道剑光,这些剑光很是驯服,时而如同士兵列阵,时而如同百川归海。

      当分化到极致,酒剑仙已经被无尽的剑光剑气包裹。不多时,天地间出现一条剑气龙卷,那摇头摆尾的狰狞模样,好似下一刻就要肆虐天下。

      不知何时,这些剑光渐渐稀疏,酒剑仙再次露出身形,他手中剑已消失,唯余头顶一把巨剑凌空横卧,剑尖直至前方。

      “御剑伏魔!去!”

      那塞乎苍溟的巨剑,瞬间由极静转至极动,转眼间脱离了人的视野捕捉,消失不见。

      当目光狠狠地拉向前方,却看见那长剑已经不止飞出了多远,也不知它的目标在哪,所过之处,虚空破碎,万物重演洪荒。

      “轰隆隆!”御剑伏魔的余波传来,乾坤震颤。再看酒剑仙,他居然看也不看那巨剑。

      只是一个劲儿的仰着头,望着自己的头顶上空,一颗酒葫芦姗姗来迟,落了下来,酒剑仙一把抄在手中,葫芦倾倒,汩汩清亮的酒液倒入他口中,一滴不洒。

      痛快的喝个饱,莫一兮不舍的停下葫芦,笑了笑看向这边,“小鬼,看懂了吗?”

      说完,整个人如梦幻泡影一般,居然消失不见了。

      “我……看懂…你大爷!”

      刘虾迷迷瞪瞪的醒来,开口就骂。教就教吧,居然还玩儿梦中传道!你当我是李逍遥啊,一学就会?

      可能是酒剑仙这一直戳的太重了,他捂着脑门一阵呲牙裂嘴,疼痛难忍!

      “啊!师兄醒了?”耳边传来不离的声音,让刘虾心暖不已,还是这家伙贴心。自己都被打晕,每次都是不离守在身边。刘虾闷闷的想着,为啥他不是个女的呢?

      “啊呸呸呸!”感觉自己思想不对头,刘虾赶紧抹掉这个念头。

      “嗯嗯,醒了,有水不?我渴的不行。”

      “好,你等一下。”不离说完,就去拿水。

      刘虾还在回味自己梦中的经历,剑舞得那么潇洒霸气,整个人的气息却那么哀伤萧瑟,你也就这样了。

      酒剑仙如果在跟前,刘虾倒是很想对他来一句:就这?

      不过,这传道授业的方式也挺不错,刘虾稍微回忆一下,那幅画面还很清晰的在脑海存留着,估计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忘了。

      ……

      无量山顶,蜀山弟子们默认的禁地,那庞大恢弘的无量观里,居然传来一阵争执,这就很稀奇了。

      “师兄,一定要这样吗,就没有别的办法?”

      “该知道的,你已经知道,不该知道的,你不需要知道。”

      一个老神在在的话音传出,气的酒剑仙一阵牙疼,最烦这样的,每次跟他交流,他就跟你一个劲儿的神神道道打机锋。

      瞧这给你惯的!显摆你入道了是吗?

      “那这群弟子呢?你这样提前透支他们的潜力,摧残他们的道心,让他们以后怎么办?”

      这整个蜀山上下,最桀骜莫过于酒剑仙,最心慈也莫过于酒剑仙,他实在不忍这群小鬼被这样折腾。

      “师弟,我跟你说过,这蜀山将有一劫,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鲤鱼跃龙门,跃过去的,可以留下培养。

      若跃不过去,干脆下山,免得以后在蜀山劫起时,做无谓的牺牲。”

      此话一出,酒剑仙无话可说,他烦躁的挥了挥胳膊,就差喝酒忘忧了。

      如果真按这位掌教师兄所说,淘汰一些天资差的弟子,确实能减少牺牲。

      “我不跟你说了,你爱咋咋地!”酒剑仙说完就要跑,这个无量观他就不爱来。

      “唉,越执着,越求不得。师弟,你什么时候才学会放下啊!”那人看着酒剑仙的背影,幽幽一叹!

      ……

      无量山脚下,刘虾又跑来练功,他觉得如果排除某个闷棍界的扛把子,这里就是他的福地啊。

      没看仙风云体术就是在这练成的吗?至于那位不讲武德的阴人大佬,修行路上的考验磨难而已!刘虾表示,这都不是事儿。

      看着远方的湖面,刘虾轻轻从树冠上落下,然而却没直接落在地上,他凭虚御空,带起一溜紫光,往湖面滑落而去。

      刘虾已经在这儿,练了好半天仙风云体术了,原本朝阳紫气还没蜕变成真元,不足以支撑他这么长时间折腾。

      但谁让他开挂之后,神魂强大呢,连带着修炼继续的朝阳紫气也是别人的好几倍。量大管饱就是这么任性。

      刘虾落在湖面上,双手并指如剑,缓缓用朝阳紫气收摄着自己的身形,小心翼翼的在湖面上行走。

      一步,两步……当他再也没没有翻车入水的预兆时,他禁不住放声大笑,这不就成了嘛。想当年,酒剑仙不知道在这一关,掉进湖里,喝了多少自己的洗澡水。

      他在湖面上轻盈的行走,痛快的飞奔,终于玩儿够了,才慢悠悠回到岸边,心里美滋滋。

      上辈子有人借助各种各样的道具,才完成了那个“水面行走”的魔术,自己现在很轻松就实现了,以后请叫咱:远景魔术刘大师!

      刘虾回到湖边,吃点东西喝点水,休息了一会儿。终于歇够了,他回复了精神,站起身拔剑,下面继续修炼剑法。

      自从酒剑仙装的一手好叉,把自己练御剑伏魔的场景印在刘虾脑海里,他就一直在琢磨这招御剑术。

      说真的,这御剑伏魔的前摇时间不算短,而且那一道剑气龙卷,让刘虾莫名的有种久违的熟悉感。

      他仔细回忆了很久,终于记起来了,这可不就是魔兽世界里,兽族剑圣的大招——“剑刃风暴”吗!

      这么歪歪的一想,刘虾登时热情更添了三分,魔兽啊,几代人的回忆呀!这情怀不亚于,撸啊撸在九零、零零后心中的地位。

      于是在引气峰将泥丸宫塞满朝阳紫气后,急冲冲的来到湖泊,就为了修炼这招御剑伏魔。

      御剑伏魔,名字叫的响亮,在整套御剑术中,这修炼难度也是数一数二的,远在八方荡魔之上。

      最关键的是,刘虾没有将朝阳紫气凝成真元,他的心念之力出不了泥丸宫,也就无法御剑飞行。

      但是所幸酒剑仙传授了他这一招,也连带着传授他一点小法门,心念之力无法主动出泥丸宫,但可以少量的附着在朝阳紫气上,虽然无法御剑,但可以少量的控制,由朝阳紫气转化出的剑气。

      这就比较牛掰了,普通的江湖高手也能发剑气,但是只能在被直来直去的甩出去。

      可刘虾这个就是,可拐弯、可变向的巡航导弹啊!学了这个,他能在江湖高手中横着走了。

      什么王欢,什么林天南,什么拜月教徒,对付他们,刘虾表示洒洒水啦!

      飘了,刘虾飘了!他甚至都想找天选之子李逍遥,来一场友好的切磋了!

      刘虾晃了晃手中佩剑,三年了,还是没习惯这把长剑。由奢入俭难啊,他好怀念朱耀剑在手的日子。

      那时候他快乐,朱耀剑也快乐。黑虎那个憨货也还在身边,会使剑的飞虎剑侠,就问你怕不怕!!

      刘虾回忆起和黑虎,在山洞里一起同居的日子,脸上不由自主的挂着笑荣。越发英秀的脸庞都都柔和起来。

      唉,还是赶紧练功,早日取得下山资格,去看看黑虎吧,离开黑虎的第不知道多少天,想他!

      这么想着想着,刘虾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扑通一声,这平时鸟不拉屎的地方,突然传来这个声音,让他心里不禁发毛。

      转头一看,嗬,这不是大前辈吗?看着他硬生生的摔在湖边的鹅卵石地上,刘虾都替他感到疼。

      这醉醺醺的样子,手里胡乱挥舞的酒葫芦,你还真是次次都刷新高人的出场方式啊!

      莫一兮醉眼惺忪的看了看周围,嘀嘀咕咕的道:“唔,我怎么到这来了,咦,刘虾小鬼,你居然也在这,来陪我喝酒!”

      “师叔,我是来蜀山当道士的,不能喝酒!”刘虾婉拒道。

      “切,道士?!我看人很准的,你那点心思,能逃过我的眼睛?”酒剑仙抿一口酒,眼睛斜视着他,哂笑道。

      刘虾闻言沉默一下道:“师叔,你喝醉了,眼神儿不好使的,说不定看人的时候还有重影!”

      “放屁!我眼神好的很!哎,不说这个了,跟我喝酒,喝高兴了,我再教你一招御剑术!”

      “要不咱换一个,你收我为徒咋样?”刘虾欺负他喝的烂醉,忽悠道。

      莫一兮听到这,居然眼露精光,呵呵冷笑:“嗯?小鬼奸诈!敢拿话哄我,我看你是不想好了啊!”

      “嘿嘿,不行就不行嘛,干嘛吓人呀!”再次拜师失败,刘虾摸了摸鼻子,讪笑一声。

      自从你传我剑术以后,我都以为,我有李逍遥的待遇了!

      “也不是不行?”

      “真的嘛!?”这大腿终于肯松口了?

      “嗯,真的!你求我啊!”

      “弟子求师叔收弟子为徒!”刘虾大喜,赶紧跪下磕头恳求。

      “不行,不收!哈哈哈哈!”酒剑仙哈哈一笑,残忍的拒绝了他,整个人都消失了!

      刘虾僵跪在地上,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