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衰全集漫画

      第47章洪记奶茶店

      警车内发生的事情陈长青不知道,更不知道未来香江鼎鼎有名的传奇警察居然会给他这么高的评价。

      或许是因为发自内心的尊重,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之前曾经上过警校,不过以陈长青的性格?

      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太在意。

      毕竟现在才九四年,他才刚刚发力,没人知道香江回归的那一天他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不过当陈长青达到了一定高度后,现在他做的很是看似无聊的事情,说不定就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而在同一时间,被一群警察赞不绝口的这位陈先生却一脸无奈的坐在一家奶茶店里。

      “哟?今天不吃烧鹅了?”

      开口的这位是这家洪记奶茶店的老板,就是带may第一次来梧桐街的那家奶茶店。

      虽然临近中午,不过店里的生意却很一般。

      老板闲着无聊,站在前台捧着手机玩俄罗斯方块,粗大的手指让陈长青不由的怀疑对方是否能按对键,不过在看到陈长青的那一刻,却不由阴阳怪气起来。

      虽说来的时间不长,但毕竟百乐游戏城就在这,所以陈长青多少听过一些街坊邻居的传闻。

      陈长青经常买的那家烧鹅店和洪记奶茶店的关系很差。

      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陈长青也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当年那家烧鹅店就在梧桐街做生意,但后来不知道怎么了两家就闹翻了。

      烧鹅店的老板也是有脾气的人,直接就在梧桐街对面开了一家店。

      按理说作为一条街的邻居,再加上整条街都是对方的,自己不应该去买烧鹅店的烧鹅,但问题是人家做的烧鹅味道是真的好。

      不咸不淡,汁水充足。

      配上他们家秘制的酸梅酱,酸中带甜,清香诱人,完美的中和了烧鹅的油腻,并且激发出那股独属于烧鹅的美味。

      陈长青对吃没什么讲究,但却不得不承认这家店的烧鹅是真好吃。

      不过对于奶茶店老板的阴阳怪气?

      陈长青却并不生气,反而感觉老板还挺可爱。

      毕竟以他的财力,想要搞垮一家烧鹅店还是没有问题的,别看这条街名义上是菠萝仔的,可实际上的主人却是眼前这位。

      不说别的,九四年香江坐拥一条街,而且还是祖传的,陈长青就不信他没几个有能量的朋友。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烧鹅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所以他也不生气,而是自嘲打趣的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店都被砸了,一个人怎么吃得了一只烧鹅,况且烧鹅吃多了太腻。”

      “老板,给来一盒蛋挞,我要刚出炉的,别拿上一炉的糊弄我。”

      老板翻了个白眼,粗壮的手臂将身后的烤箱打开,熟练的从里面拿出一个个奶香四溢的蛋挞:

      “就知道你嘴刁,什么好吃吃什么。”

      陈长青笑了笑没答话,其实他不认为自己嘴刁,不过他的确知道哪家的东西好吃,哪家的东西不好吃,在这一点上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自己。

      只不过看着和蛋挞一起送过来的那杯凉茶,陈长青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我没要凉茶。”

      老板扭头看了陈长青一眼:

      “凉茶清火,这杯算是我送你。”

      看着桌面上的凉茶,陈长青不由的感觉很有意思:“老板,能不能给我换杯牛奶?”

      老板扭头看了陈长青一眼,装作一副凶狠的模样:

      “不能,而且店里不准抽烟。”

      虽然很凶,但怎么看怎么感觉有一股掩饰的味道。

      不过陈长青却很喜欢这种氛围,他来这里本来是想要问问奶茶店老板,他认不认识厉害的修表匠。

      虽然may送自己的劳力士不值钱,但怎么说也是心意。

      陈长青不想扔,但也不能戴着一块坏表,所以就打算问问见多识广的奶茶店老板。

      但没想到跟奶茶店老板聊了两句整个人居然感觉轻松不少,所以便没心没肺的说道:

      “你这样可是会失去我这位顾客的。”

      姜还是老的辣,站在收银台的奶茶店老板看了陈长青一眼,那小表情要多嚣张有多嚣张:“整条街都是我的,你以为我在乎你一个?”

      陈长青很无奈,他下意识想要从口袋里掏出烟,不过看着奶茶店老板警告的眼神,已经抬起的手不由的缩了回去:“好吧,你是大佬你厉害,对了,老板认不认识厉害的修表匠?”

      已经是中午,店里开始忙碌起来。

      熟练的将打包的蛋挞,牛角包装好,老板疑惑的看着陈长青:

      “你要修手表?”

      陈长青喝着凉茶,嘴里则是奶香四溢的蛋挞。

      他刚才发现一件很奇妙的事情,蛋挞和凉茶的搭配居然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稍微有些遗憾的就是蛋挞必须要是刚出炉的,否则奶香的浓郁就会被凉茶霸道的味道给盖住。

      见陈长青吃得很开心,奶茶店老板也就没打断他。

      美食这东西是需要品的,味觉的冲击给人的刺激是最强烈的。

      他明白陈长青现在的感觉,这种纯粹的吃是一种纯粹的享受。

      而等陈长青吃完最后一只蛋挞,已经送了七八波客人的奶茶店老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而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陈长青,他随手从旁边抽出一张餐巾纸递了过去:

      “你刚才说要修手表,这方面我认识的朋友不多,只有一个水平不错,但他要价不低。”

      接过餐巾纸,陈长青擦了擦嘴角的蛋挞残渣:

      “虽然我钱不多,但修手表的钱还是有的。”

      这话还真不是谦虚,九十年代香江一条街,不敢想象二十年后香江房价起来之后会有多富,陈长青这四百万看似很多,可跟眼前这位老板比?

      他这点钱真不算什么。

      奶茶店老板点了点头,他从收银台找出一根笔:

      “地址我写给你了,就说洪记老板让你来的,应该会给你便宜不少。”

      陈长青接过老板递过来的餐巾纸,只不过看着上面的地址名字却不由的愣住:

      “这地址……”

      奶茶店老板不解的看着陈长青:

      “怎么了?”

      虽说香江是一座岛,可实际上在某些地区却隔着水道,就比如尖沙咀和湾仔区。

      奶茶店老板所说的地方就在湾仔区,距离会议展览中心不远。

      巧的是这位技艺高超的修表匠和may现在办公的律师所很近。

      陈长青今天下午本来是有事的,他和之前的装修队联系过,双方协商好明天就准备动工,还有就是进货的问题,不过这次不用找黄志诚,因为他之前已经和海关的人谈好了。

      但巧的是,修手表的地方和may工作的律师所很近,这让他心中不由萌生了一个想法:

      “老板,还有多少蛋挞?”

      “你想干嘛?”

      “我全要了,还有九杯奶茶和一杯红枣奶茶,再来一盒香芋包。”

      “红枣奶茶要不要加红糖?”

      “谢了老板,但尽量别太甜了。”

      一盒六个,一共18盒蛋挞,十杯奶茶的分量也不轻,还有一盒香芋包。

      要说重?

      其实真不重,主要是东西有些多,拿起来太麻烦。

      陈长青在店里扫了一圈,然后在角落里看到了一个写着“洪”字的黑木箱子。

      虽然有点沉,但大小刚刚好,所以便抬了出来:

      “老板,东西太多,这箱子借我用用。”

      正在做奶茶的老板闻声抬头,恰好看到陈长青单手将箱子抬起,这让他眼里不由闪过一抹精光,甚至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但片刻后?

      似乎想到了什么,老板低头看着自己不复刚猛的双手,嘴角不由多了几分自嘲:

      “拿去吧,你要喜欢就给你。”

      陈长青翻了个白眼:

      “我要这东西干嘛?”

      老板表情一僵,他咬了咬嘴唇,目光黯淡中带着几分苦涩:

      “也对,反正没什么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