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别急老师今晚随你弄

      街道两侧如织的人潮,沿路叫卖的贩夫走卒,还有那一个个青衣长衫的俊俏公子摇扇放歌,呈现在骆永胜面前的每一刻,都如同是那副曾经看过清明上河图活过来一般。

      骆永胜瞪大了眼睛,每走一步都恨不得从身边经过的人身上看出些什么,但得到的唯一反馈,便是过往路人厌恶的表情,他的靠近,只会让这些人掩住口鼻快速离去。

      他的身上太臭了,脏兮兮的一个乞丐,怎么配得上出现在比清明上河图更加生动瑰丽的画卷之中呢。

      没有隐蔽的摄像设备,也没有耀武扬威到处说戏的导演,更没有打扮到花枝招展的流量鲜肉,出现在骆永胜眼中的每一个活生生的人,都在按照各自的人生轨迹自然的踏出每一步。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即使骆永胜早在几日前就已经知道,但这一刻才彻底的选择接受这一事实。

      一个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的事实。

      穿越!

      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一千多年前的赵宋王朝。

      这个在历史书上被称之为‘北宋’的时代。

      咸平二年,公元999年。

      依骆永胜有些浅薄的历史的知识,实在无法通过咸平二年这简单空泛的四个字就迅速理清眼下这时空的一切,他不是魂穿,是整个人仿佛被时空生生从现代硬塞进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一般,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陌生。

      骆永胜不会写毛笔字,不会说古言,甚至连基本的打招呼的方式都不懂,但好在,没人会跟他计较。

      谁跟一个乞丐计较礼仪啊。

      没人想当乞丐,但骆永胜却不得不当乞丐,他也想穿的衣着靓丽,也想读书习字去考个功名,好让自己在这个时空活得更体面和更有尊严一点,但仅仅一个户碟就断了骆永胜所有的希望。

      于这个时空而言,他骆永胜只是一个陌生人,是一个不速之客,他没有证明自己身份的任何东西,所以称之为流民。

      流民是没有人权的,哪怕他今天被人活活打死,这边当地的官府都可以不问,因为查无此人,谁会去替一个流民操心劳力。

      留给骆永胜人生前唯二的道路只有两条,一是卖身为奴,二是行乞苟活。

      前者胜在稳定,只要地主老爷给口吃的就不会饿死,后者胜在自由,每一条阴冷潮湿、暗无天日的窄巷都是他骆永胜的家。

      当然,还有一条每个人走投无路之下都有的退路。

      那就是暴力犯罪!

      落草为寇,打家劫舍,杀他人而活自己。

      不过骆永胜暂时还没有这么个打算,因为自打来到这个世界,他已经饿了三天,期间只喝过水和侥幸偷了别人行囊中一个又干又黑的馒头。

      所以那所剩无几的体力也不足以支持骆永胜有什么非分的念想。

      现在的他只想活下去,活着,才有资格去做梦。

      做乞丐又如何。

      “若你已身在深渊谷底,那你人生未来的每一步,都是在向上攀登。”

      这倒不是骆永胜有多么的励志和乐观,而是骆永胜自知,此刻的他除了乐观没有第二种选择。

      一如他穿越来前的前世,在起家之初甚至还不如乞丐呢。

      毕竟今日做乞丐的他总好过负债累累,债主逼门不是。

      “就是,这鞭子抽的有点疼啊。”

      骆永胜寻了一个巷口,靠着那春雨过后冰凉的青砖墙体,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左肩的位置,疼的一阵龇牙咧嘴。

      这是今早进城的时候被一个骑在马上的驿卒给抽的,原因是骆永胜走的慢了,挡了驿卒的路,这一鞭子便是教训。

      “行行好吧,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

      每逢巷口有人经过,骆永胜都会喊一声,但别说是要到一口吃食了,连一个铜板都没有。

      唯一要到的,就只有一个家丁装扮的小厮吐出来的痰。

      “果然啊,社会底层之间的欺凌更甚之。”

      抹去衣服上的秽物,骆永胜苦笑一声,继续埋头他的要饭工作。

      “新来的吧。”

      这个时候,一双破烂的草鞋出现在骆永胜的眼前,几根破烂混脓的脚趾散发着刺鼻的臭味,饶是骆永胜自己周身上下已经够臭的了,也差点被这股子味道顶一个跟头。

      抬头,是一张同自己一般无二脏兮兮的老脸。

      “嘿,这还能遇到同行。”

      看到了老乞丐,骆永胜显得很开心,挪挪屁股让出一个位置:“来坐,咱俩一道兴许能要到点。”

      “在这要?”

      老乞丐环顾一圈,露出一丝不屑的笑:“这里可要不得什么,一看你就是刚做乞丐没多久,不懂里面的门道。”

      被人嘲讽连乞丐都做不好,骆永胜倒也不恼,所谓隔行如隔山,自己确实是两世为人第一次行乞,不懂有什么丢人的。

      当下又谦逊的招呼老乞丐坐到旁边,兴致冲冲的问道。

      “老大爷目光如炬,一眼就能看出在下外道,厉害,佩服。”

      先拍上两句马屁,见老头脸上露出洋洋自得的微笑,骆永胜趁热打铁的追问道:“敢问老大爷,这行乞该如何才能要到吃食和钱财啊。”

      本以为老头会侃侃而谈,没想到老头还端起了架子,脸上装模作样不说,末了嘴里挤出一句‘技不轻传’。

      什么时候这乞讨都成了手艺,当的起一个技字了?

      骆永胜心里有些好笑,但也知道所谓教出徒弟,饿死师傅,乞讨虽然低贱,但到底也是能填饱肚子的一条路。

      而能够填饱肚子,在这个时代,就是不得了的事情。

      犹豫了一阵,骆永胜伸手入怀,掏出一个还有些温热的馒头递给老头,倒把后者唬了一下。

      “哪来的?”

      “之前过街的时候偷的。”

      老头接过馒头三两口吃下肚子,可把骆永胜看得眼都直了,咽了好几口唾沫。

      这个馒头打偷来他可一口没舍得吃,打算等到实在饿得不能行的时候吃半个,现在为了从老头这学个手艺,倒是给贡献了出去。

      吃完了馒头,老头舒适的靠在墙壁上嘿嘿一笑。

      “这行乞啊,你得会挑时候和地方,你看这里,到处都是臭水沟子和一尺巷,说明住的啊大多都是普通老百姓,这普通人哪里有余力施舍咱们。

      你得往城里头走,找那些宽宅大院连一起的地方去要,都是豪富,有时候公子小姐什么的出门,为了在友人面前讨个面子装个慈悲心肠,随手也就会赏点吃的下来。

      还有啊,你得多留心长长耳朵,谁家有个婚丧嫁娶的红白事就赶紧凑上去,喜事咱就去道贺,捡点好听话说说,找点闲碎事干干。白事呢咱就过去磕头,连磕头带哭丧,人本家也会给赏点东西,懂了不。”

      骆永胜听得眼珠子都瞪圆了,他哪懂这些啊。

      这可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还没等骆永胜开口道谢,老头伸手拍了拍骆永胜的肩。

      “看在馒头的份上,俺呢也拉你一把,吴员外搬了新宅子,旧宅要打扫出来,找几个干脏活的苦娃,你跟我一道去吧,还能混个澡洗洗身子。”

      说罢了话,老头起身拍拍屁股就走,身背后的骆永胜慌忙爬起来,跟在了老头身后,就这么,一老一少俩乞丐,出现在了扬州城的大街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