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三级片

      张宇生看了他一眼笑道:“什么藏不藏獒的,还不是一条小狗。”

      只有几步路的距离,他来到藏獒身边蹲下不管它发出什么声音,伸手拍了一下它的说道:“养不熟啊,才一个多月不见,长本事了?”说完随即瞪了藏獒一眼。

      藏獒被张宇生拍了一下后,立即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趴下身去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委屈。

      宋杰倒是不怎么在意,先前他也奇怪,为什么他的阿雷见谁都吠,当然除了自己和家人不会吠,毕竟从小养到大的嘛。

      除去家人和他自己,就剩下张宇生它不会吠,在他面前更是奇怪的像个乖宝宝。

      江易整个人都傻眼了,心里喊着,“这TM的什么情况?”

      张宇生惋惜的摇着头道:“还是个宝宝,没血性跟着狗没什么区别。”拍了拍它的头后站了起来。

      跟宋杰道:“明年开春带它去我那一趟,让它进山开开荤,不然照你这样养下去,它会失去野性的。”

      宋杰点了点头。

      江易一脸懵逼的问道:“什么开不开荤,阿杰,你不是每天都大鱼大肉的伺候着阿雷嘛?它每天都开荤…”

      他还没说完就被宋杰打断道:“将哥说的开荤,跟你说的开荤不一样,别整的好像自己是专家似的。

      将哥所说的开荤,唉…反正跟你说你也不懂。”心里想着,万一阿雷跟野兽搏斗不敌的情况下被反杀的情景,一想到这里,宋杰很是心烦。

      江易张了张嘴,但瞧宋杰好像情绪不对,也识趣的闭上嘴巴。

      张宇生看出他的顾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随你吧,开不开荤取决于你。”

      上山战斗洗礼这事情,难免都有受伤的情况,他也不敢跟宋杰保证说什么不会受伤的,他倒是敢保证能做到保命,毕竟他有空间灵水,至于受伤的话,肯定是会的。

      但有些话该说得说,不该说心知就行,有些事能做就做,不能做就别强求。

      三人好像心有灵犀似的,没人开口说一句话。

      过了好一会。

      江易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连忙接起电话聊了几句后,跟他们说了句,然后离开了。

      江易走后。

      他才开口道:“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

      张宇生点了点头,“没事愣在这里干嘛,不冷啊,冰天雪地的,走去吃饭。”

      “等会再去吃,我先带你去个地方。”宋杰神秘一笑,拉着阿雷把它赶上后排座位后,招呼着他上车。

      上车后,张宇生也没问去哪,宋杰也没提,俩人就这样一句搭着一句的聊着。

      一个多小时车程。

      宋杰驱车载着他来到花卉市场,找了个地方停车。

      俩人也肚子饿了,随便找了家羊肉泡馍馆,每人点了两碗羊肉泡馍,而张宇生的加量。

      一边吃宋杰一边给他讲解着近年花卉市场盆栽的行情、走势顺带也分析了一下利润。

      说近年来,古玩市场前景不好,假货更是多的数不胜数,想要捡漏更是难,自己没有本事和运气加成,基本把市场逛几遍都是遇到假货。

      加上这几年好的物件几乎近被淘尽并且造假技术高超,连许多老前辈都常常打眼,所以要想在古玩市场上淘到一件好物品已经很难了,如果淘到了,那就说明你祖坟冒青烟了。

      古玩虽然不行了,那些个富豪就把目光投向花卉盆景,当然哪些富豪也不是傻,也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在里面。

      一般不是植株不是有些分量和来历,又或者一些年份久远的珍贵树木,即便它没有外观没有造型,但起码也有几千年的时间会使它出名,而且也会受到不少消费者的青睐。

      一般不只是要品种好,外观造型奇特也能买上个好价钱,运气好遇上个不差钱又喜爱的主,价钱方面翻几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植株造假的可能性较小,毕竟是植物的品种不难辨认,好比哪些黄金、毛料,黄金都可以造假,毛料也是可以造假,但赌毛料不开你往往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翡翠,那玩意也很难辨认。

      再一个就是,什么翡翠、金石啊,富豪都玩腻了,翡翠如果不开出个帝王绿什么冰种、糯米种那些他们看都不看,黄金更不用说啦,投资黄金还不如投资钻石。

      老桩植株的话,也有不小的捡漏,不同人眼里可就有不同的构型,能培养修该不一样的形状。如在大多数眼里植株扑的形状大众也不新奇,会有不少人忽略。

      而有些人却能根据其长势,加上自己奇特的思想构造,想像出以后奇特瑰丽、寓意,精心的培育和多加改造造型,以低价买进,经过一段时间培养修改成形,再次销出,这便算是不小的捡漏。

      当然不是任老桩植株修改后都会提升价值,一株自然成型的老桩肯定比经过人工雕琢、改造的要有价值的多。

      人工的往往只是适当修剪来增强观赏性、增加价值,但是一株不经任何雕刻就能体现一种奇特寓意的植株更值得收藏。

      所以人们在培育时,能少量人工修改就少量人工修改,尽量保持其原生态,这样能抹去人工改造的痕迹,也能增加其价格,当然修剪和炒作必不可少。

      经过近几年不少富豪青睐,花类盆景非常畅销,价格倒是不贵,一盆也就百来块钱,有的甚至十几块钱一盆。

      宋杰的意思他懂,意思就是投资风险不大,比如买入五百株,每株我们以一百买入,也就五万块钱。

      如果这五百株里面自己多加细心培育下,培育出一两株有价值观赏行的盆景,不当能回本,而且还能大赚一笔。

      即使培育不出也没关系,多加照顾、修剪较据观赏性的盆景也能小赚一笔,当然前提还得能销出下,而且不会培育,或者在培育同时植株死了或坏了也就亏了,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张宇生也觉得可以投资一下,跟宋杰说了去上一下厕所,顺便把单买了,到洗手间把钱取出十万块钱,然后把剩余的钱放到空间里面。

      出来后问一下他吃饱了没有。

      宋杰点了点头,下意识回了一句“够了,饱了”再喝了一口汤起身要去买单。

      “走了,单我买了。”张宇生抓着他手臂说道:“我不是说了我请客嘛?”

      “好吧,不过说好了,下次我请。”

      张宇生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拎起蛇皮袋和宋杰一起走出羊肉泡馍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