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看片网站

      传送所导致的失重感就像是一个巨人狠狠的用拳头在捶打你的肚子和脑袋,然后把你抛在了半空当中,当你预备好摔得头破血流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到地方了。

      李星渊抱着席梦娜跌跌撞撞的从传送的蓝光当中迈出,即便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但时间间隔的太久,况且他始终很难适应这样的感觉。

      在夜晚清凉的冷风吹在了脸上,带来了草地与泥土的气息,蟋蟀和知了的声音传进了耳朵,李星渊才终于站稳了脚步。

      他们出现在了烂尾楼区附近的一处河岸的堤坝上,四周无人,只有路灯熏黄的灯光寂寞的打在地面上。

      他看向了被他抱在怀里的席梦娜,精灵少女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看上去年纪不大的精灵少女露出微笑的时候带着一种很单纯的美丽,和她在烂尾楼当中展现的那种如同要一口气烧干净整个世界的灼热感完全不同。

      ——直到两秒钟之后,李星渊才意识到少女并不是在对着自己微笑。

      巨大的声浪带着高温的冲击波从他的身后传来,把他的耳膜几乎震裂,身体也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同样摔在了地上的少女不在意的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看向在夜晚当中如同燃烧起来的火炬般耀眼的巨大建筑。

      在确定离开了烂尾楼的第一时间,席梦娜立刻用手机引爆了在烂尾楼各处雕琢预备好的爆炸符文。

      那些在烂尾楼的结构关键处设置的符文一起爆炸的威力,足以将整个楼宇烧成灰烬。

      她的眸子当中倒映着火焰,让她的微笑也变的格外危险起来。

      “去死吧,艾露西雅的蠢货们。”

      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的李星渊哑口无言,席梦娜却不以为意的扭过头来,向他伸出了手。

      李星渊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了少女的手掌,借力站了起来。

      “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吧。”

      席梦娜在武装直升机撞击地面而产生的第二次爆炸声中说道。

      “已经一起经历了生死,还不打算告诉我真正的名字吗?”

      面对一个刚刚炸掉了一栋大楼和无数艾露西雅士兵的家伙,这个时候缄口不言才是正确的做法吧?

      “李星渊。”

      李星渊移回了看向那大楼的目光。

      那在火焰当中的钢铁巨人正在发出巨大的哀泣声,火焰点燃了火焰,整个烂尾楼区都已经烧成了一片。

      “魔网骇客,李星渊。”

      在对视了一两秒之后,席梦娜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嗯,真奇怪。”

      席梦娜挑了挑眉毛。

      “你用法术进行了测谎?”

      李星渊好奇的问。

      “啊不。”

      席梦娜把自己的手机在李星渊面前晃了晃。

      “你的隐匿法术已经解除了,我把你的脸上传到了警方的数据库里稍微核对了一下。”

      李星渊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果然已经失去了那层薄薄的黑雾。

      他看了眼一脸无辜的席梦娜,毫无疑问,这家伙绝对不是合法进入警方数据库的。

      这也难怪,毕竟她似乎提前便预知了这场针对魔网骇客的行动,甚至还反过来给那些抓捕她的士兵设下了陷阱。

      如果不是李星渊的误入,她本可以优哉游哉的站在像这样的地方,直接引爆符文的。

      想到这里,李星渊对于席梦娜升起了一丝的感激。

      “你在警方的数据库里有很高的保密等级——以我目前的权限,竟然无法查看。”

      席梦娜放下手机,半开玩笑的说。

      “我不会中了艾露西雅政府的苦肉计吧?”

      虽然是开玩笑的口吻,但李星渊切实的感受到了空气当中的温度微不可查的开始升高。

      “如果我不帮你的话,你就已经死在那里了。”

      尽管在强弱对比当中处于劣势,但李星渊还是强硬的回应。

      “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是需要艾露西雅政府付出这么多士兵的生命也要得到的?”

      席梦娜的眉毛一紧,然后又慢慢的松弛开来。

      “哈,也是——反正你已经接受了那个APP,就算是政府的人又能怎样?”

      想到了那个古怪的APP,李星渊来了些精神。

      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样奇特的加密算法和系统架构,几乎和任何一个他接手过的民用级别的法术程序都完全不同。

      其复杂程度就算是在李星渊曾经有机会接触过的某些军用系统当中,都算是顶尖的。

      “那个APP,到底是什么?”

      无论是杀死席梦娜·欧文的那个任务也好,还是作为奖励的一次性传送术也好,都透露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再这种地方讨论这些事情的好。”

      席梦娜轻点了一下手机的某个按键。

      “艾露西雅的士兵很快就会搜查到这里——我知道一个不错的酒吧。”

      李星渊在她的身后,看到一辆无人驾驶的红色摩托正在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疾驰而来。

      在前世还没有完全实现的技术,在这个世界上通过魔法就轻而易举的坐到了。

      那有着夸张的红色龙骨般前头和大灯的摩托在二人面前来了一个帅气的漂移,尾气吹到了李星渊的腿上,在车辆自动熄火之前,摩托还鸣笛了两声,像是在炫耀自己的车技。

      作为现代骑士精神的延续,在这个世界当中,有很多人会选择摩托这样的载具出行。

      但老实说,这样外形夸张的摩托一般和精灵少女这样的人一点都不搭配,不过这辆摩托和席梦娜并列的时候,却有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为什么不呢?”

      李星渊在经历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之后,也难得的想要喝一杯了。

      席梦娜坐上了摩托,重新打火。

      龙骨一般的摩托发出了巨龙一样的吼叫声。

      席梦娜瞥了李星渊一眼,示意他坐上来。

      “——头盔呢?”

      虽然知道这么问很傻,但是李星渊还是问了出来。

      席梦娜报以了嘲笑的眼神。

      “好吧好吧。”

      骑摩托车不带头盔可能是李星渊这一晚上所有触犯的法律当中最轻的一条了。

      给一个死刑犯加上拘役的刑罚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星渊坐在了席梦娜后面,他能感觉到摩托车发出了一声抱怨般的低沉声响。

      他开始想念自己家里限号的那辆老爷车了。

      当席梦娜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欢呼,猛地一踹摩托车的发动装置的时候。

      这份想念,开始变的越加刻骨铭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